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光如此轻盈(外一篇)


□ 古清生


新年一月,北京的烟尘天又来临,天空一片昏黄,接近大地的周边,则呈墨灰色,能见度极低,午时,天现铁锈色,如同固态。天气干燥,易咳,眼角发涩。我有两个朋友感冒发烧了,我没不适之感,却是莫名郁闷,这天气,时光仿佛浑浊。
我一位教书朋友,二十四日下午打电话来,请我看《天鹅湖》,是莫斯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涅米罗维奇·丹钦模范音乐剧院芭蕾舞团在人民大会堂演出,据称票价五百元。我不想出门,正在整理《旅食天下》稿子,我说我不去看,朋友说必须看。想了想,急忽忽赶去。从地铁天安门西站出来,就见大兵围了绳圈,仿佛戒严。我从绳圈外转过去,拿票,存包,进入门厅,有一长队等着安检。安检严过机场,拿出钥匙、钱包、手机和打火机等装入筐子,人从安检门走过去。我顺利通过,正欲取物进去,女安检员看到我的钥匙链上有一个小灯,这是美国一朋友寄来的一个锂电池的小马灯。女安检员问我这是什么,我说是一个灯,她让我拆开,我拆开她看了,才让我走,陡然的恐怖气氛搞得我的心情有点糟,它是一盏小灯,绝不是一颗手雷。
我的票是二楼一区十一排二十三号,执着票往里走,俄式水晶吊灯悬着斑斓华光,踏着绵柔松软的红地毯穿过大厅左转登上二楼,《天鹅湖》已经开演。从明亮处进来,视觉不适,见尚有空座,便找一处坐下。看了一节,再对号找到位置。
熟悉的柴可夫斯基的音乐。莫斯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涅米罗维奇·丹钦模范音乐剧院芭蕾舞团的《天鹅湖》是他们的独家经典版本,按柴可夫斯基的音乐排序结构,世界上已有多家芭蕾舞剧院采用他们的版本,这个版本尤适于中国观众审美心理:爱情战胜恶魔!这是一个光明的结局,它抹去了原《天鹅湖》的悲剧色彩。
可爱的白天鹅,华丽清幽的舞台背景,舞步随音乐跳动,那些白色的精灵,轻盈灵动,极快地引人进入世外天鹅湖,音乐弥漫,群舞与独舞交叉,熟悉的音乐,熟悉的剧情,是在华美精微欢快与轻盈的舞步节奏中,一个纯洁而永新的境界呈现。心情渐入宁静,随了音乐去,随了时光之水,随了白天鹅之舞,轻轻的波伏。追光灯,舞步与造型,掌声响起,节奏舒缓或激昂,行云流水,无可挑剔的舞姿,此是极美胜境。舞步雕刻的艺术境界,细微的极端,浮水而出的白天鹅,遥想的悠远与清纯,纤尘无染。已经飘离了冬季,已经出离了北京,心在天鹅湖,生命脱离尘世,进入轻盈的时光。我感觉,天鹅湖营造了一个伟大的幻象,它或许是春天,冰凌已经溶化,清水柔波,万物充满生机。一个爱情的种子,飞过洁羽的空间,化成不朽的音符。
人类文化的沟通密码,便是在王子齐格费尔德与奥婕托爱情的纯洁天空诠释,它源于柴可夫斯基一八七六年创作的四幕芭蕾舞剧《天鹅湖》,如此的轻盈时光,会在心中永久驻留。

老酷其人

老酷长得是节俭的,尤其面部,肤色有点深,像其老家宁夏的贺兰山色,因此眼白就突出,他爱勾着脖子用眼白看人。左看,右看,他就把人看进他的瞳仁里去。老酷与我一样,居京卖文,交际间口气中等偏傲,今次在通州文化沙龙喝酒,他背了一包小说来,免费派发,人手一册还略剩余,他的用纸张印刷的网络小说《有多少爱可以再来》,实际他先取名是乱来的,出版社规范书名,纠正了他的疑问式,而作肯定式,他一点脾气没有。
老酷据说会心理医疗,未问其是否无照行医,他能加重患者病症我是不相信的,能够疗治他人心疾则我是不相信的,因为他最会哼哼的宁夏花儿,那调儿有点悲。心理这个东西,你是要给人喂自信药,老酷这一点超差。比方说酒桌上,我说我的杂文是可以的,他却说不行,他说谁谁排第一,谁谁又排第二,他排到第三了,最后将我排第四。在中国能够将杂文写入前四名,本也是应该心花怒放,敬他一杯,但老酷把他的哥们顶起俩到一二的位置,他还占个第三,让我殿后做第四名,这多少也自私了一点,哪怕你第一,我第二呢,反正也无人追究。见我不悦,老酷赶紧补救,抬手搁我肩上,说我是中国第一自由撰稿人,这样找平。不过,说我第四这事记住了,第一我没有记住,我心想你也网络小说呢,回来不慎把床板坐坏,随手拿本书去垫,恰好是老酷的小说《有多少爱可以再来》,才留意封面上还有一行字:最幽默,最火爆的手机彩信小说。当即后悔,没在沙龙酒桌上看清这行字,否则,你老酷还手机小说!好歹你也是个成年人了,怎么弄这事物?又错过了一次羞辱老酷的机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