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杂格咙咚》


□ 王 力

  不久前,倪海曙同志送给我一本《杂格咙咚》。我和他认识二十多年,我不知道他有这样大的文才。
  书中分为七个部分:(1)杂格咙咚集(诗歌、戏曲、小说、寓言);(2)苏州话诗经;(3)长安集(唐诗的白话改写);(4)楼台会(梁山伯与祝英台);(5)拉·封丹寓言诗;(6)拼音小集;(7)冰花小集。占篇幅最多的是苏州话诗经、长安集和拉·封丹寓言诗。我也最爱读这三部分。你看他翻译成苏州话的《诗经·王风·君子于役》第一章:
  
  抗战结束又要内战,
  陆里一日俚好回转?
  鸡晓得进棚,
  太阳晓得落山,
  牛羊晓得归栏,
  阿毛笃爷为啥还弗转来?
  牵记啊,
  牵记熬我哉!
  
  又看他翻译成为普通话的杜甫《月夜》诗:
  
  今夜州的月亮,
  她只能一个人在房间里看。
  孩子们这时候一定已经睡着,
  可怜在他们的梦里,
  还不会有沦陷的长安!
  在秋夜的露水中,
  她那乌云一样的头发一定湿啦;
  在清冷的月光下,
  她那白玉一样的手臂也一定冷啦。
  哪一天啊哪一天,
  我们可以双双倚着窗帘,
  月光照下来,
  是两张没有眼泪的脸?
  
  这那里是翻译?这简直是海曙同志的创作!如果让别人翻译,不会翻译得这样好的。
  海曙同志自己的诗也写得很好。我摘录一首出来,让大家共同欣赏:
  
  烛
  
  做人应该象蜡烛,煎熬到底一条心。那怕黄昏夜晚滴落仔几化辛酸泪,总要使面前背后再呒不弗光明!
  
  读了《杂格咙咚》以后,我有两点体会。第一,译诗,无论是今译古,中译外,外译中,都应该以意译为主,不要求字字对译。字字对译,反而不能把原诗的神韵表达出来。第二,写诗,要着重在形象思维。不但标语口号式的诗不成其为诗,抽象说理的诗,就诗的意境来说,也不是上乘的。
  
  (《杂格咙咚》,倪海曙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一九八一年八月第一版,1.60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