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解读东巴(散文)


□ 蔡晓龄(纳西族)

  作者简介:蔡晓龄,女,纳西族。有著作多部出版。丽江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教师。北京电影学院访问学者。鲁迅文学院第十二期少数民族作家高级研修班学员。

  ◎蔡晓龄(纳西族)

  人的标志是精神生活。它不仅是标志,而且是风格。

  在群体中,个体所占的位置和所起的作用是不一样的。首领与普通成员、决策者与附庸、扶持者与被扶持者、男人与女人、强者与弱者……个体的差异千差万别。在保证群体物质占有的能力表现方面,所有被选择出来的首领们都有大致相同的秉性。他们都具备该有的敏感,攫取权力的能力,决策力,攻击力等。但是,人群有形而上的需要。虽然个体与个体之间有明显差异,但作为同类,他们遇到的精神世界中的重大难题大体相似。于是,在触及到人群精神命脉的时刻,某些有特殊禀赋的个体所起的特殊作用开始显现。可以这么说,精神生活的需要使某些个体得以脱颖而出,他们被选择,被安放到指定位置,去代表人群解开他们灵魂中的谜团,寻找生存的答案。应该说他们不是直接解决衣食问题的人,但哪怕是在原始社会,他们都是超越于一般人群的特殊分子,他们被捧举着,高高在上。使命感降临他们身上。信仰的需要造就了他们的优越与辉煌。他们被视为神的化身,或神的使者。在原始人群中,这种人的地位甚至高于酋长。他们不仅有义务向众人解释生活中发生的种种现象及其来龙去脉,还决定着所有的重大事件,甚至决定一个成员的生与死。

  原始人群离开了巫师———精神生活的导师,简直就无法生存。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群中都有他们活动的痕迹。他们指导人们的信仰,引导着精神生活的方向,消除着生存带来的恐惧、焦虑、怀疑、虚无,帮助人们澄清自己的精神世界,更有效地生存。这些被叫做巫师或桑尼的人,身上往往有特殊功能。他们看星象,卜卦,解剖过去,预言未来,借助种种神秘仪式制造奇迹,其手段和效果往往大同小异。

  在今天广大的山区,巫师仍有不可代替的作用。在整个金沙江河谷,羊肠小道贴在峡壁半中央,与外界的交流被割断,不少人活到古稀之年,连几十里外的县城都没去过。这里的巫师被叫做东巴。巫师们的职能很复杂:如果有人生病,他们会到病人家主持某种仪式驱赶邪魔。有不少人亲眼看见他们把烧红了的犁头扛在肩上,或者用刀划自己的舌头。当某家人发生了人员失踪、牲口难养之类的倒霉事时,人们会请东巴预测失踪者的去向,判断其是否还活在人世。如果有人长病不起,东巴会替人做一种抓生替死的把戏。在我们童年时期的记忆里,一定有无数让人痴迷心悸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禁忌。即使到了今天,老人们仍然嘱咐家里的小辈在晚上听到叫自己名字时千万不能答应、走夜路不能朝后看、久病不愈要喊魂、不要轻易从坟墓旁扬长而过、三岁以下的孩子能看见另一个世界、不说不吉利的话……一切的一切,植根于对未知的恐惧。他们全感性全直觉全想象地理解生活中的种种东西,以半神话的方式去解释、印证它,从而使自己沉浸在现实与理想的交界地带,在二者间自由地穿越出入。神性是地域文化孕育的产物,它衍生神话,衍生文学,衍生哲学,扩张恣肆的想象力。它唤醒激情,唤醒庄严,唤醒牺牲与照耀,放纵灵魂裸奔。在更高的境界,正常中的反常,反常中的正常,没有什么是非区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