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海固的山水以及种子


□ 刘汉斌

刘汉斌

  馒头山

  同化村,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不仅小,而且很穷。其小,就连在“西海固”的地形图上也难以找到其准确的位置;其穷嘛,只要提起“西海固”,人们立刻就会联想到光秃秃的山梁,风起沙扬的黄土地,一面坡的青瓦房,还有衣衫褴褛的“老庄稼”,除此而外,委实再找不到一些值得在世人面前夸耀的东西来。

  今天,我要纠正一下人们在认识上的滞后,这是曾经的苦难景象,是悲苦的历史。然而,即便是历史中的景象,在土生土长的山里人的心里,还是有着许许多多颇让人动情的东西。只要是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农村孩子,大都一定有过一段或长或短的放驴的经历。那时候,家里穷得上不起学,村上的娃娃们只有吆喝着牲口上山。

  我喜欢在秋天里放驴,秋天的山坡,颇显丰腴,牲口常常沉浸在消受嫩嫩的野草的幸福里,不跑不闹,恰是我们过足玩瘾的时候。玩累了,就索性平躺在山坡的草地上看山,一眼望去,山连着山,绵延起伏,一直到很远处,模糊了,隐隐约约还是山。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同伴中,大一点的,把眼前的山就当成了一个个硕大的荞麦面馒头,早已空瘪的肚子,被似乎飘着麦香的馒头撩拨得咕咕直叫。整整一天了,我们的肚子早都空了,牲口也吃饱了,就吆喝上牲口急匆匆地往家里赶。

  山大沟就深,我们的村庄,和毗邻的村庄一样,都是三面环山,沟口朝北开,庄院大都集中在南山下,人们喜欢叫某某垴,诸如同化垴、马建垴、屈家垴、梁家垴、白虎垴等等。而且,村与村之间,大山是明朗的交界,以山顶为界,一座山同时属于两个村庄。秋日里,草旺驴肥,缓过乏劲的牲口,开始骚情,吃饱了肚子,就相互叫唤着追赶,这些自不用管。可是这些畜生却偏偏追赶着出了界,这种事情,在放驴的孩子眼里,可是头等大事,维护交界的权威,口角自是难免。此类种种,现在想来,总归是有趣的事。

  大概是九岁,兴许是十岁,村上来了两位年轻的教师。因了这两位年轻教师的到来,我才从父亲极不情愿的眼神里挣脱出来,放下牲口,走进了村里的学校。

  我开始上学的那一年,夏粮破天荒地丰收了,父母心里高兴,天天让我背着雪白的白面馒头上学,这成了我童年时代最为幸福的事情,

  盼望下雪,几乎成了我心中最大的一个愿望,喜欢和我最要好的同学隔着教室的玻璃窗看山。在马建中学读初中的日子里,每逢落雪,他就告诉我,落了雪的山头,就像坚挺而洁白的乳峰,只要看一眼就会让人心跳不已。我的心却迟迟没有他说的那种感觉,总觉得更像白面馒头,那些年,庄稼歉收,要是家里的白面馒头真的如同儿时和邻村的娃娃争辩时说的“同化垴,白面馒头满山跑”一样,那该多好啊。

  新娘的乳峰也好,白面馒头也好,哪怕仅仅只是一座座的黄土山也好,它们是忠实的,不管庄稼歉收还是丰收,它们毕竟一辈辈、一年年养活了这一带靠山吃山的人们。我们还是要感谢这里的每一寸土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