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写生命之善


□ 刘建华

  作者简介:
  刘建华,女,江西宜丰县人,1966年人间芳菲竞艳之时,不知应运还是应劫而生于九岭山脉腹地潭山小镇。1983年高中毕业,未能“百尺杆头”更进一步,至有今日一事无成老大徒伤之祸。现为公务员,供职于宜丰县工商局。十七岁开始文字涂鸦,发表小小说、散文作品数十篇,二十岁后忙于结婚育子家长里短中断写作。2006年突发奇想,以半老徐娘之身重事笔耕,在《长城》等文学平台晒出中短小说十余篇。咦!用我们九岭山区的俗话来说,那叫八十婆婆扎小旦,有志不在年高哩!
  
  年初在迟子建小说《草原》中读到这样的文字:“……生活中埋藏着许多我所不知道的真实。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其实生活在虚构中。”这样的文字给我一种震撼,让我掩卷遐思许久。
  十七八岁时我爱上了小说阅读,那时候天真浪漫,少不更事,做一个文学青年似乎顺理成章。但是,长大成人后我的这种爱好并没因为生活的艰辛繁复稍有减退,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与时俱进,如今更是到了三五日不读便觉语言乏味、面目可憎的地步了。产生于虚构的、纸上谈兵的小说为何对我有着如此巨大的魅力?连我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呢。
  感谢迟子建的文字让我恍然大悟,原来醉心于小说是因为我们生活在虚构之中。生活的许多真实埋藏在我们目不能及耳不能闻感知不能到达的深处,久而久之我们便养成虚构的恶习。比如昭君出塞,嫁给匈奴单于,在许多人眼里,昭君除了是民族团结的功臣之外,也成为红颜薄命的典范。看看,千里迢迢远嫁异国,穹庐为室毡为墙,以肉为食酪为浆……命运多悲苦啊!于是就有《昭君怨》之类的曲子,千古不息地替昭君长歌当哭。假使昭君在天有灵,循着那幽怨的曲子翩翩来下,满脸迷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我在匈奴过得挺好,比汉土那些闲话说玄宗的白头宫女强多了。”肯定有人不会相信,人们早已虚构了一个昭君,真实的昭君活泼泼站在眼前,大家也认她不得了。
  比之于生活,我觉得虚构的小说反倒呈现着一种强大的真实。假如林黛玉活在当下,不见得多受欢迎的,大家很可能像贾府中许多人一样,只看到她尖酸刻薄小性的一面,多亏曹雪芹的小说《红楼梦》,把她塑造得玲珑剔透,从而玉成她做为一个民族永恒的大众情人。
  前些年,我走上了小说创作的道路,试着用一些文字,发掘被生活埋藏在深处的某种真实。这种真实的内容自然是不固定的,有时是人间烟火故事,有时是循环不可寻的人生命运,有时是卑微的美好或泪水中的微笑……完全视我感知和想像的翅膀飞到何处,停落哪根树枝,憩息哪个山丘而定。
  《白糖烧卖祭》和《怀念老五》两篇拙作,书写的则是生命之善。
  贵为万物灵长的人类,生命之善除了像地震岩浆那样井喷式的迸发之外,更多的时候像一汪清泉汩汩流淌。只是,这种生命之善,就如佛祖教化的不住相布施,使人难以察觉,有时甚至被误读,成为埋藏在生活深处的真实。《白糖烧卖祭》里那个哑巴剃头匠,起初人们以为他是善人,后来发现他藏奸。事实上他就是个集小善小奸于一体的人,和生活中的你我他没有什么区别。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小善小奸的哑巴不期遇上了一道“烧卖杀人”坎,这坎也不是专为他而设,他完全可以装作没看见,心安理得娶妻生子过他自己的日子。但是,哑巴没有这样做,面对这道坎,哑巴本能地选择了腾空一跃,把小善小奸的生命升华到一种大善的境界。哑巴蒸给村里姑娘媳妇们吃的一笼笼白糖烧卖,实是佛祖所说不住色声香味触法而行的布施,所以人们也不能从色声香味触法的层面看到它的真实,因而在人们的眼里,哑巴不仅疯了,而且是发了色癫——生活就是这样虚构着我们的生命。这篇小说旨在还原生命的真实,让我们看清生命的质地多么美好,省得时常妄自菲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