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狗生多艰(散文)


□ 冯小涓

  我一直想为那只狗写点什么,我无法忘记它。它既不是我的宠物,也不是亲朋或邻居的宠物。它远离人类世界,它是非洲草原上的一条野狗。它与我之间的机缘仅仅是因为电视。我很少耐心地看电视,经常看看新闻便关掉。但那天我偶尔调出了一个特殊的频道——动物世界。一位白人科学家一直在追踪那条狗,他驾着越野车,用极为专业的录相设备记录了那只狗的一生。我为狗的命运所震撼。

  它的名字叫有机。这是那位白人科学家为它取的名字。我不知道这是否能代替它。任何命名都意味着压缩和简化。就像用张三命名某一个人只能带来模糊一样。就像用草代表所有的草,用树代替所有的树,用花代替完全不同的花一样,生命的独特性被干巴巴的概念所代替。但我还是只能称它为有机,因为我的文字无法把它带到每一位读者面前。在我们人类看来,每一条野狗都大同小异,奔跑极快的四肢和难以仔细辨别的头脸。想必在狗眼看来,我们人类也大同小异,并非千差万别。

  有机的故事随时间顺序展开。童年。它与同胞胎的伙伴们快乐地依偎在狗妈妈的怀里,吃饱后顽皮地嬉戏。它享受着阳光、空气,享受着生存的乐趣。它并不知道危险,并不知道生存每时每刻都面临着危险。懵懂无知的快乐才是纯粹的快乐。因为无忧无虐,才能纯粹地快乐。

  在同一片草域,狮子正被饥饿折磨。人类只能用自己的体验去想象一头狮子。狮子的肚子在叫唤,像常用的词“咕咕叫”。狮子的肚子在痉挛,猛烈的收缩引起疼痛一样的感觉。太阳当顶,太阳只管自己散发光和热。太阳漠然地看着每一个生命。太阳烤干了卢旺达沙漠的水,也烤干了狮子的嘴巴。狮子在酷热中大口大口地喘气。又渴又饿,它有气无力地半闭着眼睛。它不敢对大象和犀牛下手,只好盲目而绝望地游走。不知道食物在哪里,狮子有狮子的困境。每一个生命都在绝境的边沿寻找生机,狮子是否被绝望的情绪充满?在哲学家看来,狮子的绝望是形而下的绝望。它仅为食物而绝望,绝不为意义而烦恼。我从它的眼神里看见垂死般的意味。它的步子懒洋洋的,分明拖着疲乏和无奈。这一刻,它是一个失败者。被大象赶出自己的辖地,又被犀牛阵团团围在中央,两只狮子落荒而逃。在创世之初一般的天国,在失却上帝庇佑的自然世界,狮子茫然地寻找着果腹充饥的东西。没有食物的绝望是一种牵肠挂肚的绝望,它如此现实地牵动着狮子的全身。没有谁理会狮子的困境,没有谁帮助狮子摆脱困境。狮子只有靠自己。人并非万物的尺度,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的诉求。其他生命并不关心别的生命祈求.除了我们人类。狮子是孤独的。每一个生命最终是孤独的。孤独是生命的底色。狮子在孤独中寻找生的希望。它听见自己要吃的声音。狮子是身体的奴隶。身体,是每一个生命存在的依据,也是每一个生命的界线和陷阱。身体,既是一个标志也是一个深渊。身体,决定着一头狮子成为一头狮子,一条野狗成为一条野狗。身体是一个容器,里面盛满生命的辉煌也暗藏着命运的渊薮。“及至无身,吾有何患?”我们人类把这个身体叫臭皮囊,一辈子被它驱遣。所谓的自由,不过是哲学家想象的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