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公民老杨的婚事(小说)


□ 加 减

本篇小说的主人公是我的邻居老杨。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喜欢较真的主儿,为了强调老杨的合法身份,我认为应该冠以“公民”二字,故而称其为公民老杨。文中不时地插入“我”的一些琐事,意在学习王小波先生的一种写法。至于涉及到某局某人,全是小说本身需要,绝无攻击瓶毁之意。希望看这篇东西的男士和女士,勿嫌赞烦,更不要对号入座。

暮秋入夜,月朗星稀。
像这种不热不冷不明不暗的夜晚,最适合夫妻们做床上运动了。遮掩的窗帘里面不时传出女人快活的吟叫,把孤独的夜行人闹腾得心里发慌。
路灯也瞌睡了,惺忪着发出昏昏的光,把一街筒子空气弄得像一池污蚀的洗澡水。
公民老杨就像一条掉了鳞的病鱼,懒洋洋地从池子的那头游来。他听着含混不清的喘息和呢喃,想,妈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浪个熊呀。他索性用食指堵住了耳朵眼。快到家门口了,他忍不住自言自语:人都说光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咋没人说一个人睡好全家不困?公民老杨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很有创意,他苦笑了一下,说:王素梅呀!
想到了王素梅,公民老杨的眼皮忽地就跳了一下,腿脚拖拉得更加厉害了。公民老杨掏出钥匙开门,摇了一下头,怪笑着咧咧嘴角,一宇一顿地说:王、素、梅。
截止到今天上午,王素梅还是别人给公民老杨介绍的对象。换个说法——现在不是了。而公民老杨是很舍不下她的。
公民老杨的前妻十年前就去世了。当时女儿还小,公民老杨怕女儿受了委屈,没敢提再娶的事儿。如今女儿考上大学走了,一年半载也难得见上一面,公民老杨就觉得心里很空,格外的空;空极了。出门一把锁,进门一堵墙,做饭洗衣倒还不怕,就怕没一个说话的。公民老杨就找了曾经给他提过媒的朋友老张,说出了他的心事。旁边有人开玩笑说:老杨,这么多年了,你那家伙还管用吗?公民老杨老脸一红,挠着头皮嘿嘿地笑:硬、硬朗着呢。老张的老婆就将王素梅介绍给他了。几年前王素梅死了男人,因为不会生育,收养了一个男孩儿,十三岁了。王素梅不忍心撇下守寡熬儿的婆婆另嫁,就对媒人说,俺不图有钱有势,就想找个能撑门户的倒插门儿。公民老杨认为自己很够条件。快五十岁的人了,也不求再生一男半女,她能不能生养无所谓,反正自己有一个亲闺女了。至于倒插门,他曾犹豫过,但他女儿说:爸都啥时代了您还这样封建!于是也就不再在乎。后来的事,错就错在公民老杨当初不该忽略能撑门户这四个字,他笑着对老张说:太平盛世,谁咋着谁呀,撑啥门户?事实证明,他过于天真了。
王素梅比公民老杨小四岁,虽说不太漂亮,但还丰满。媒人张嫂趁王素梅不在意,捂着半个嘴角对公民老杨说:漂不漂亮关了灯都一个味儿。公民老杨会意地笑了。见面以后就再也放不下王素梅这三个字了,有意无意总忍不住叫上一声,一叫,心里就甜滋滋的。
这种经历我也曾有过,所以我写到这里一点也没有嘲笑公民老杨的意思。男人嘛,免不了都有点活思想。这或许正是孙子兵法中美人计的理论依据。这一计谋在历次战争中屡试不爽,故此孙子兵法才得以广泛传扬。据说,这兵法在各个领域都很奏效,故而招惹得全世界的政治家、军事家和心理专家都潜心研究,并身体力行,乐此不疲。公民老杨并没有埋头研究过这个东西。这并不是他不关注祖国文化,而是他学问太浅,小学都没毕业,他连兵法里面的字都认不全,叫他怎么研究?公民老杨很是懊悔。哎呦王素梅啊!公民老杨常常在深更半夜不明不白的被身下黏糊糊的东西惊醒,然后就胡思乱想,许久许久才能入睡。公民老杨就想,管他三七二十一,这事得赶紧办了,不然,可真要成太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