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性福州


□ 三米深

   每个周末,我都要沿着西湖的湖岸步行到车站,乘45分钟的公交车去鼓山登山。1800米的古道,一直延伸到眺望台。当我俯瞰这座城市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一个词:“望家乡”。远处,闽江、乌龙江分流然后汇合,江流中的湿地正在被开发,还有蜿蜒而行的内河、纵横的街道、看不见的人群,还有他们忙碌的生活。而我,喜欢以另一种心情眺望这座城市。我们虽然生活其中,但是偶然谈起它来,或许你会感到陌生。在生活节奏不断加快的今天,人与人之间逐渐变得疏远和冷漠,人和城市之间也是这样。所以无论我们是否远离家乡,我们都要常常遥望它,感受它的呼吸,哪怕我们就生活在城市的腹地。
  我自信我能感知到这座城市的呼吸。高考的失误让我留在了这座城市,一晃就是四年。现在我已无意于离开,渐渐地,我们之间产生了依赖。我用心阅读着这座城市。福州首先在南方,所以它是温暖而多雨的。其次它在沿海,偶尔台风过境,吹落一地海棠,送来一夜清凉。更确切地说,福州是一座沿江的城市,它在闽江下游,离海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同时,福州还是一个群山环绕的盆地,所以又使福州人的性格在开放中多了一份传统和保守。这使得福州作为中国最早的开放城市之一,经济却落后于闽南的厦门,更落后于相邻的广东、浙江的沿海城市。
  福州自闽越王筑冶城算起,有2200年的历史了。福州历史上有五次作为国都的经历,一个是汉初无诸建立的闽越国,一个是五代时王审知建立的闽王朝。其他三次扮演的,都是客串国都的角色。南宋末年,11岁的赵罡从海路逃到福建,在福州郊外的林浦古镇登基,几个月后又仓皇南逃。他们离开林浦时,应该是黄昏肥。还有明朝灭亡后,南明的唐王朱聿键也曾在福州称帝。福州最后一次成为国都是1933年李济深、蔡廷锴建立的“中华共和国”,国运皆不昌盛,在历史长河中,都只是匆匆过客罢了。
  福州有句俗话:“七溜八溜,不离福州。”这句话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福州的确是座“有福之州”,历史上的天灾人祸极少。因为没有做国都的前途,所以一直没有发生过于惨烈的战事。唐末农民起义军黄巢兵临福州,在巷口贴出安民告示,安民巷因此得名。南宋皇室逃离福州时,不但没有掠夺百姓,还开仓放粮,传为佳话。日本人侵占福州,也只是驻扎和路过。虽然海峡对岸的台湾常常发生地震,福州偶尔会有震感,却从没发生过破坏性的地震。明朝郑和下西洋,也选择福州长乐作为避风港。我对风水了解甚少,不过我相信闽江口的双龟把口、五虎守门定是功不可没的。
  我喜欢把福州称为“福洲”。这座在水一方的中型城市,没有太多的修饰,景点也屈指可数,鼓山、西湖、西禅寺、江滨公园,一日游就足矣。它像一个素洁的少女,恰如市花茉莉花,散发着淡雅的芬芳。福州别名“三山”,又流传着“三山藏、三山现、三山看不见”的民谚。看得见的三座山就是鼎立的于山、屏山和乌石山,由于历朝历代的铲削,这些山的支脉有的只剩下小坡,有的甚至不见踪迹了。这些藏起来和看不见的山,见证了福州城的变迁。福州的诸多名胜,诸如“明清古建筑博物馆”三坊七巷就湮没在高楼大厦之中,五大禅林也隐藏在山林尽处。但这座城市又是热情而坚强的,恰如流淌在城市地下的温泉和深埋在城北山中的寿山石。而乌石山下的乌塔、于山上的白塔双塔对峙,又体现了城市的人文精神,共同构成了福州的标志:三山两塔一条江。
  榕树是福州的市树,“榕城”是福州的另一个别名。北宋太守张伯玉栽下的树苗,现在已长成参天大树。苍老的榕树注定了福州是座有回忆的城市,而我又有幸是个有回忆的人。我常常骑着自行车穿过三坊七巷,细数着那些坊巷的名字。残缺的飞檐、斑驳的墙壁和丛生的荒草,符合回忆的所有特征。我静静地看,静静地听,静静地想,当我经过的时候,那些被我经过的时光仿佛在青石路上凝固了。我有时随便走进一户人家,和老人攀谈几句,我就这样轻易地参与了这座城市的传统和历史。高二那年,我从城南迁到了西北偏北的西湖之滨,发表了我的处女作。上大学后,我又写起了诗歌。城南旧事还在,我还在。每天晚上,我都要去西湖畔散步,月光下安静的湖水延续着我的诗心和灵感。
  说起福州的文化,的确是源远流长的。宋朝诗人陆游、词人辛弃疾,“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理学家朱熹都曾在福州走马上任。辛弃疾在西湖的湖光山色中,留下了“烟雨偏宜晴更好,约略西施未嫁”的千古名句;而曾巩登临乌石山,有感而发,写下《道山亭记》,也一时洛阳纸贵。在民间曲艺方面,又有闽剧、评话,例如得了烛蒂丢了老婆的贻顺哥、经历传奇以德报怨的甘国宝、铁面无私怒斩皇子的陈若霖,那些敲敲打打,那些戏台上悲喜炎凉的故事,无论是真实还是虚构,都早已深入人心。
  说到曲艺又必须谈到福州方言。福州话和闽南语差别甚大,现代汉语把福州话归纳为离普通话最远的一类。外地人对福州话的评价有二:一是如闻鸟语;二是生硬,像在吵架。童年时我常和老人接触,福州话说得比较流利,偶尔忘记了,在饭桌上说起福州话,还真的和父母吵了起来。那个时候都提倡普通话,可是现在又有人提出要保护福州话了。如果乡音渐渐消失,没有了那些抑扬顿挫,福州文化也就失去了载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