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长征”


□ 李 萍

  老公的爷爷已经谢世三年了,所以老家除了他的两位伯伯驻守并耕作各自的几亩薄田外,其余的人都远离了老家。爷爷最疼爱的五叔也远在新疆,只有长假才会聚到一起。“十一”长假是爷爷的忌日,我的“长征”之行也由此而诞生了。
  也许是老天有意让我们锻炼身体。国庆节那天的雨使我们的行程受阻。原本打算早晨八点出发,可连绵的雨不仅影响了我们的情绪,也使我们不得不改变计划。而小叔和老公回老家的心情在盯着窗外的雨帘中愈发迫切,所以一再地催促公公快点起程。
  久居宁夏的公公带领着家里大大小小十几人,与姑嫂叔婶们如约碰头在刘家峡后,一行四十多人,渡船过了牛鼻子峡口,浩浩荡荡地向老家前进了。在同行的亲人中,最老的是老公的大姑,近花甲之年,最小的侄女不到三岁。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见面后的招呼声、孩子们的嬉笑声和亲热劲,感染着过往的行人,都羡慕地朝我们张望。
  老家那条山路,车原本可以到家,但山雨冲刷得好几段红土路泥泞得只能步行,祭拜用的物品不得不由小三轮转运,所有大人小孩一律步行回老家。
  我和儿子及大姑十多人先行一步。沿着蜿蜒的山路,我们最初是有说有笑地挑选捷径走着。大姑虽然既瘦弱又娇小,作为六十岁的人,她行走的速度既快又照顾着我们的情绪,不时地说句笑话,使我们在笑声中增加了信心。我们是赤手行走的,而孩子们是要走一段背一截的。大姑和姐姐们不时地轮换地背着儿子,我也顾不得羞愧,在后面尽力追赶。尽管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和最快的速度走着,但那段30多里平日3小时即可到家的山路,我感觉愈走愈远,似乎到不了似的。
  天色慢慢黑了,我们身后的三十多人,只能通过手机断断续续联系,而若有若无的信号使公公愈加担心夜路的行走。
  夜,一下子黑了,甚至没有来得急考虑便伸手不见五指了。手机的光亮是我们惟一的希望,可在那黑黢黢的原野里却显得微弱无比。我们只有摸索前行。一路走在前不见人后不着店的困惑里,饥渴劳累是难免的,而尽早赶到家的心情也分外迫切了。我只想一进家门就躺在那热乎乎的土炕上……
  平日里的锻炼放这会儿就显得重要了。我自认为身体素质不错,可走在那不是特别远的山路上,我筋疲力尽,老被等待或歇息。红土的粘性在那晚表现得淋漓尽致,我们的鞋总陷在泥中不使劲很难让鞋归位,虽然裤脚挽得较高,但泥巴还是沾满了周身。漆黑的夜里,走在我们后面的人不知道距离我们有多远。我们能听到孩子或是大人们的喊声,而等待多时仍没有走近的声响。那刻,我们是那般的渴望人家的灯光,哪怕不熟悉,也会请求歇歇脚的。
  终于,我们看到了微弱的灯光闪现在旷野里,于是朝着那灯光奔去。临近那灯光,我不由得松了口气,因为终于能歇口气等等后面的人了。
  那些人家里有远房亲戚。虽说在老家的山脚下,可到家还有一段泥泞不堪的路。山里的洪水不仅把路冲的只够人吃力行走,还满是一大段一大段的泥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