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画影子


□ 黄建国

他们说,学校里新来了一位丁歌老师,人长得漂亮,声音动听,身上还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哩。
“连她走过的路上都飘着香味,半天不散,让你只想使劲吸鼻子。”他们这样说。
梅明锤不太相信。他把他细长脖子上顶着的大脑袋扭过去看看油菜地,又看看手中牵着的布尔山羊。他们正站在一条岔路口上,一边通向学校,另一边通往阳峪岭。
“我不信。比油菜花还香么?”
“不一样。从来没闻过,能把人香死。”
梅明锤有点信了。他望一眼不远处的学校,对着他的同学叹了口气。布尔山羊嘴里噗地发出一声响,似乎也叹息了一声。这只羊是梅明锤的父亲梅开民掏大价钱买的,他本指望养两个月后可以翻倍赚一笔,不料布尔山羊市价一夜暴跌,转眼跟普通的山羊没什么区别了。梅开民干笑两声,走近那只羊,抽了它一顿鞭子,然后作出决定:下一次双庙镇集上,好歹把这狗屎一样害人的货卖了,在镇上支一个炉子卖烧饼;梅明锤停止念书,反正也念不进去,一个人将来的生活最终要落到实际本领上,不如趁早下手去照看烧饼炉子。
这样,梅明锤就离开了学校。梅明锤大概也乐意,因为他在课堂上背书总串行,计算老出错,老师说他头大却没有宝,简直是一块榆木疙瘩。
“我去放羊呀。”梅明锤说,“明天到镇上就把它卖了。”
“丁老师今天和大家做游戏哩。”
“游戏是不是玩耍?不念书么?”
“做游戏也是学习,在太阳底下画自己的影子,开发脑筋哩。”
这可是一件新鲜事情,一定很有意思。梅明锤舔舔嘴唇,咽下一口唾沫。“噢!”他说。这时候,从学校里传来了清脆的铃声。当,当,当,当,当,当。
“预备铃响了,咱们快走。”
他们走了。他们沿着右手的小路跑向学校去画自己的影子,把梅明锤和布尔山羊丢在岔道边。其中一个同学用手按住书包,猛然回头对梅明锤说:
“你爸叫你去卖烧饼他犯法咧。”
晌午的阳光十分明亮。麦子绿汪汪,油菜黄灿灿,这儿的和那儿的,梅庄的和邻村的,统统连成一片,铺展到天尽头去。梅明锤站在被庄稼挤得又窄又瘦的路边,一时感到有些迷失。他原打算从岔口拐到阳峪岭坡地去,让羊在离开梅庄之前好好吃一顿,现在,他改变了主意,把羊拴到了近旁的塄坎上。这儿离学校近。他拍一下羊背说:“你爱吃不吃。”他又说:“都是你,把我爸害了,也把我害了。都是你。”
梅明锤双手托着下巴蹲在地头。他等着。他想闻一闻丁老师身上的香味道。他慢慢吸一吸鼻子。他希望这会儿从学校方向吹一阵风,把丁老师的香气带过来。但是,没有风,田野格外安静,只有油菜花的味道像漫天的雾水一样无孔不入。“吹一阵风来呀,快吹一阵风来呀么。”他说。他脑子里一闪,突然想到了学校里的游戏。“我画我的影子呀。”他说。
梅明锤霍地站起来。他显然有些激动,瞪圆眼睛瞅太阳下自己的影子。影子是从脚跟长出来的,你走到哪它跟到哪。梅明锤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影子呢。他的影子挂在庄稼上。他的影子掉在塄坎下。喏,他的影子现在直端端落在路中间了。他捡起一块小瓦片,紧紧捏着,开始画自己的影子。但是,他一蹲下,影子却变成了一堆;站起来,是直的;叉开腿,又是另一种形状。他抓不住它,怎么也画不出个样样来。越是画不出,他越想画,因为这的确很有意思。他吸吸鼻子,朝学校看了一眼。他急得满头大汗。
太阳一黑,有人站在了身后。
“丁老师你教教我怎么画影子。”梅明锤说。
“走。”身后的人说。
“我画我的影子哩。”
“走。”
“我不。”
“今天赶到镇上,能腾出半天时间。”
“我不嘛。再等一会会。你犯法咧。”
“少犟嘴。走。”
梅明锤终究没有弄明白如何画自己的影子,当天下午随他父亲梅开民赶到了双庙镇。当然,他更无从知道丁歌老师身上的香味其实是为防蚊虫叮咬抹上的花露水的味道。
“烧饼———,卖烧饼———”
这是梅明锤在镇子上喊出的叫卖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