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的么摩托时代


□ 韩振远

按我的分法,我国乡村交通工具的发展应该有三个阶段,即:驴车时代,自行车时代和摩托车时代。当然,汽车时代现在已经开始在庄稼人面前探头探脑,由于眼下还没有真正到来,暂且不提。驴车时代(或者叫毛驴时代)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我记得从杜甫那时候就开始了,至少有一两千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基本结束。前些天去陕北,偶尔看到骑着毛驴的老乡,悠闲自在地走在山沟间,顿时有一种亲切感,这可能是怀旧心理在作怪,以后毛驴恐怕要成为稀有动物了。自行车时代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只经历了短短几十年时间,现在已经进入了摩托车时代。当父辈们还沉浸在牵着粉嘴缁身的毛驴,驮着一身红衣裳的小媳妇,悠悠地去丈母娘家走亲戚的田园情调中时,他们的儿子已经骑着摩托车,被身后长发飘飘的女孩子紧紧搂着腰,在乡村公路上疾驰了。

我是个三个时代都经历过的人。准确地说,我们这一代人应该属于自行车时代,因为我们这一代人生命的大部分岁月是在自行车时代度过的。我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就曾经为家里能买一辆自行车费尽心思,就像现在大家都为能拥有一辆家用轿车煞费苦心一样。当在山东工作的父亲从数千里外托运回一辆自行车时,我也曾像如今开着私家车兜风的人一样,骑着崭新的自行车在狭窄的乡间小路上炫耀。更早的时候,谁家能买一辆自行车不光让乡亲们眼馋,还是件喜事,亲朋好友会来放鞭炮庆贺。主家少不了与大家猜拳痛饮。过后,会把自行车当成宝贝好好装饰一番,凡有烤漆的地方都要缠上彩色胶带,辐条装上各色塑料片,姑娘媳妇们还专门给车把织一双色彩艳丽的套子,下面坠上绒线球,骑过来,五彩缤纷,晃人的眼,惹得行人纷纷行注目礼。我结婚时,老婆陪嫁的自行车就曾被打扮成这样。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自行车多了,这样的事就不再是喜事。到如今,连我也不怎么骑自行车了,却留下了许多有关自行车的回忆。这不,该谈到摩托车了,还忘不了再说几句。
现在言归正传。应该说,我对摩托车的最初印象是从电影里得来的。在自己没有摩托车以前,我一直没有把摩托车当交通工具看,总感到那是一种用来炫耀的东西。并且固执地认为,摩托车肯定比汽车跑得快,因为我看过的电影里总有摩托车追赶汽车的镜头,那种场面让人心跳加速,很刺激,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据村里的老年人说,他们最早见过的摩托车是日本人骑着的电蹦子。大概是1937年吧,一队日本兵耀武扬威,骑着三轮电蹦子,从我们村南的沙石路上开过来,太阳旗飘扬,引擎,吼叫,尘土漫天。当天,和我们村紧挨着的那个小镇就被占领了。从此,电蹦子在小镇里进进出出了八年。这可能是最早出现在我们那里的摩托车,具有某种象征意义。
我最早驾驶的是上海产的幸福牌摩托车。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精巧的上海人怎么会制造出那乙粗糙笨重的家伙:那是一种两冲程双排气管的250型摩托车,现在已经看不见了。在当时,绝对是惟一能看到,也是最令人向往的摩托车晶牌,椭圆臣的油箱,椭圆形的大灯,暗淡的枣红色车身。发动寸,要先把车撑好,手握油门,再用脚把启动杆反转过来,踩着,一悠一悠地排气,然后猛往下踹,引擎便嘣嘣响,冒着黑烟启动了,很麻烦。我把这种摩托车叫“红大汉”。因为笨重,所以平稳,这是“红大汉”最显著的特点。当时,“红大汉”售价才一千多块,对—般人来说,却是个天价,没有哪一个普通家庭能多拥有。骑这种车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乡里的邮递员,苒一种是乡镇干部。我就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乡镇干部时才骑过这种车。虽然笨重,满身油污,但在当时的感觉绝对比现在开一辆轿车还好。在乡间小路上,稍加油,引擎轰鸣,一路绝尘而去,真是威风凛凛,仿佛权力的象征,令路旁的庄稼人纷纷侧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