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 陈少白

  天还没亮,水库的水面上吱呀吱呀的行进着一条小船,小船上站着一个女人。湖面上凉风习习,四周分外的寂静,只有湖水拍打着船帮和船橹与船隼在摩擦中发出的声音。从小船上几乎看不到前方的水路,由于走得熟了,这里的人们几乎闭着眼睛也可以把船划到湖中要去的任何地方。水库修好后这里的人们大多迁移到别处去了,只有少数眷恋家乡的人才顽强地固守在这个穷地方。小船来到大坝边靠稳了,女人提了个小包袱,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稳稳地跳下船,那船就掉转头,吱呀吱呀地划回去了。

  女人从坝下走到坝上,又从坝的另一面从坝上走到坝下,就来到了一条通往外面的沙石公路。四周仍然很黑,除了偶尔几声蛙鸣外,安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女人紧掖着小包袱,踩着满地的碎石,匆匆地赶路。她干活总是十分地认真,总是比人家先到干活的地点,所以必须起得比别人早。她必须在事主家的客人来到之前到达事主家,做好干活的准备。

  远远的看见有一户人家亮着灯,女人就嘘了一口气,加快了脚步。

  天还刚微微亮,女人来到有灯光的人家门前停下了。厅堂的中央摆着一口油漆棺材,棺材前面的小方桌上立着一个黑框的遗像,一个老人在像框中微笑着。前面点着一盏豆大的小油灯。桌子上摆满了鸡鸭水果等供品。两枝粗大的红蜡烛在桌子旁边熊熊燃烧着。屋子里空无一人,显得有些冷静和阴森。

  也许是听到了女人的脚步声,这时从里屋转出一个满身带孝的人来,对女人说你来了,先休息一会吧,他们还没到。他所说的他们是指她的同伴们。他们一共有六人,是一个分工明确的完整组合。一人负责架子鼓,两人吹唢呐,一人开音响,一人唱歌,一人哭丧。女人就专门负责哭丧。农村人办红白喜事都十分讲究,有一整套规矩和程序,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和逾越。尤其是办丧事,清规戒律更多,不仅要请祭仙和做法事,跪跪拜拜一环不少,而且营造氛围也显得十分重要,哭丧是无论如何不可或缺的。但现在农村计划生育,孩子比过去少了,加上年轻人多数外出打工,已经和城里人差不多,对农村的规矩也知之甚少,再加上现在的女孩一般都不会哭丧,只知道呜呜呜地抹眼泪却编不出什么词儿来,怎么也哭不出那种氛围来。后来有人想出了一个办法,先请一两个会哭的哭上一会,用录音机录下来,再在高音喇叭中播放,很远就能听得见,气氛就出去了。但后来人们发现这也不是个好办法,远远地听可以,到了跟前就不行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总有点弄虚作假欺骗先人的感觉。亲戚们对孝子们也有微词。所以哭丧这项职业就应运而生,女人和她的同伴们把这类工作叫做做日子。

  女人做日子有些时日了。她的丈夫原来在一个私人煤矿做事,长时间的井下作业使他得了矽肺病,走一百米路也要气喘吁吁的休息好几回,长年在家卧床休息。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就落到了女人身上。女人文化水平低,干不了什么大事,就干上了哭丧这一行。做一天日子有五十块钱的进帐,对女人一家来说是一笔不少的收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