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李白


□ 洪 烛

  李白的大脚印
  
  李白在天姥山,找到谢灵运的木屐
  我在天姥山,找到李白的大脚印
  李白在我想象中是赤脚的诗仙
  他的诗是裸体的
  他的人是透明的
  你看见了吗?李白的大脚印
  给天姥山盖上最好的图章
  
  铺开了一半的山水画
  
  从山阴到剡中,车轮是卷轴
  殷勤地滚动,祖传的山水画铺开了一半
  另一半隐藏在云雾深处
  想念着尚未画出的花鸟
  迎面而来的泼墨,将我淋湿
  我快成为画家笔下的人物
  夜色降临,车灯照不到路的尽头
  只把眼前的景物给放大
  让人误以为这就是全部
  “路的尽头还是路。”司机随口说道
  “李白当年就从这里走来……”
  他是骑马还是坐轿?够快的
  为什么至今赶不上他?
  神情恍惚,不知该怎么下笔——
  “千山万水,哪里有给我留的空白?”
  加把劲儿,再往前该是天姥山
  正需要这么一大块镇纸
  把被风掀起的画卷摁住
  
  沃洲湖
  
  我把你当成西湖的姐姐,也就等于
  把你当成西施的姐姐
  流落民间,荆钗布裙
  只被几位老而又老的诗人赞叹过
  很难说:他们的吟咏使你更美了
  还是你的美使他们变得年轻了?
  深山里的美人,知道李白怎么说你吗
  知道杜甫泛舟湖上怎么想的吗
  知道今天来的是谁吗?
  是我呀。这个无名的小诗人
  对你一见钟情
  梦想写出仙乐飘飘的诗篇
  成为李白与杜甫的第三者
  
  “啥文学史啊,除了李白就是杜甫
  老百姓已不知道还有
  第三位诗人。下面该看我的了!”
  瞧我腾云驾雾时说的狂话
  这种力量是你带给我的
  
  致同行的美国留学生艾美丽
  
  乘机械船周游沃洲湖
  船舱里第十排座位。你坐在我身旁
  听我指手画脚谈论江山
  你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
  接触中国诗人吧?
  我说的汉语好听吗?那是我亲爱的母语
  你也愿意把它认做干妈
  
  金发女郎,使舷窗外的阳光黯淡了
  哎,有你照明就足够了!
  让太阳歇一边去吧
  上次李白来剡中
  也没有我这样的眼福
  他唯一的艳遇发生在遥远的长安城
  杨贵妃千金一笑,请他写诗
  对我笑一下吧,我也可以
  给你写一首
  
  沃洲湖很大,船行半小时
  才找到李白上岸的码头
  沃洲湖在瞬间又变小了
  因为我从你眼睛里,读到太平洋的蔚蓝
  
  镜湖月
  
  水陆两栖的月亮,一定姓李
  它是李白喂养过的宠物
  把诗人从绍兴一路送到剡溪
  它哪里知道,自己迎送的只是一个影子
  “诗人与你我有什么不同?
  他的影子都会制造更多的影子……”
  今天,在李白面前,我不算诗人
  仅仅作为诗人的影子,尾随而来
  “李白的影子都有骨头的。信不信?”
  
  镜湖又叫鉴湖。很久以后
  或很久以前,一位叫秋瑾的女侠
  把磨快了的月牙从刀鞘里拔出
  “秋风秋雨愁煞人……”她写下这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8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