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昌女人


□ 孙宝廷(阿昌族)

  在滇西大山深处,以山为背,以地为衣,生活着一群勤劳善良的阿昌女人。她们的梦是属于山的,她们的性格是属于山的。水田样的思想,长坡样的爱情,大山孕育了她们无限的情怀和无限的爱恋。
  阿昌女人是阿昌人的山,阿昌女人是阿昌山皎洁的月亮,阿昌女人是阿昌山不朽的丰碑。阿昌女人是幸福的,恬畅的,是山寨永远的希望和风景。
  阿昌女人的梦是天上不会说话的星星。阿昌女人的梦是春天玫瑰色的漫漫长空。山花一样开放的阿昌女人,她们把无限的希望交给黑夜,让天上的星星点亮爱情。
  但是,人生的漫漫长路里,无数阿昌女人甜美的梦在辛勤的劳作中失落了。从出嫁那天开始,她就注定要经受无数的磨难和艰辛。注定要在男耕女织的劳作里耗尽青春。曾经听到一个极漂亮的阿昌女人说,她嫁给她的男人并不是因为爱,而是觉得没有女人的他太苦,她嫁给他是为了分担他的一份痛苦。瞧,阿昌女人的心是如此宽广仁厚,如广阔无垠的蔚蓝大海。时至今日,我才从她的话里读出了一种深刻的含义。
  曾记得,我当兵的初衷是能找到一位好女人,那种像山桃花一样的阿昌女人。那时,故乡有这么一种说法:应征体检不合格证明你身体有问题,姑娘是不愿嫁给你的。我以赌一次的心愿报了名,可我真的好争气,戴上大红花入伍了。看着村里的姑娘们深情地为我送行,我激动得热泪盈眶。我没有来得及寻找的恋人,你为我祝福着吗?我在心里不停的想着,寻问着,轻轻地喊着,幸福地呼唤着。那些面带桃花、眼含秋水的女人列队为我送行,其中还有我的母亲,可她那矮小的身影被一大片年轻漂亮的阿昌女人遮住了。那些阿昌女人挥动的手指,遮住了明净的天空,遮住了蜿蜒曲折的山路。她们温柔的腰身,像成熟的蔗林密密地遮住了我的早已潮湿的眼眶。那远去的身影,虽然越远越淡了,却成了我不泯的记忆。
  阿昌女人成了我永远的山。我福浅,虽然我没那福分娶阿昌女人做媳妇,感受不到阿昌女人那敢恨敢爱的性格,但是仁慈的母亲,却为我倾尽了一生的情。阿昌女人的幸福在哪里?我千百次地在母亲的身上寻找答案,答案却只有一个“累”字。我从妹妹的身上看到的依然还是“累”。一个“累”字,说来很轻松,可从阿昌女人的身上,我读到的是沉重。
  妹妹是哭着嫁给离寨子很远的囊嘎寨子的,那时我在边防当兵服役,未能参加她的婚礼。据说,妹妹嫁出去的那天下了一天一夜的雨,泪水与雨水交织,人成了一个水人。
  阿昌女人都是这样哭着出嫁的。她们无法割舍养育自己长大的父母,无法割舍离开这苦惯了的山水乡亲,她们的心早交给了生养自己的泥土和大山。
  阿昌女人称得上是全家人的主心骨。一年的柴火,是她们一捆一捆从山里肩挑回来的;圈子里的肥猪,是她们辛苦喂大的;田里的秧是女人栽的,全家人的饭是女人做的。一年,只有初一是女人清闲的日子,也是最幸福的日子。这天,阿昌女人可以躺在床上让男人供斋,听破岁的鞭炮声是不是自家的响得最早、最响、最脆。太阳出来后,她们换起崭新的衣裙,一家一家地串门,看谁家的年果丰盛,尝谁家的年果香,谁家的凉粉顺口。青年男女上山踏青,已婚的女人便围在火塘边拉家常,谈一年来最高兴的事。趁这个时候,爱打猎撵山的男人便吆起一帮猎狗,到山里撵山,直等天黑才回家。有收获的话,女人高兴地在灶前忙个不停,野味的余香和兴奋的猜拳声丰富着女人平凡的生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