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龙马(中篇小说)


□ 黄克莉

  

  文/黄克莉 题字/甘秋红

  这是一个幻想故事,谨向器官移植者致以崇高敬意!

  一

  清水河名符其实,清澈可以见底,水中长满了长长的、油油的水草,随着水的流动慢悠悠地摆动着,很像风吹动着长发,容易让人想起《再别康桥》的场景。一群群小小的鱼儿穿梭在水草间,游戏玩耍。

  小船虽然小,却很精致,木雕窗框,仿琉璃顶,四角飞檐,古色古香。小蔓倚在船边,全然不顾水中招摇的水草及两岸的青山翠竹,无目标地呆望着前方,全然没有了初上船时的兴奋。与眼前这美丽的景色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太阳渐渐偏西了,在岸边候着的船家大叔把船拉靠了岸:“小妹仔,日头落山喽,上岸了吧!”小蔓好像没听见,一动不动。

  刚才还在枝头叽叽喳喳的鸟儿,这会全都没了踪影,大叔嘟哝着: “怎的像换了个人一样”,又招呼了一阵,小蔓还是一动不。

  灯火星星点点亮起来了,大叔的催促越来越急,越来越大声,小蔓就是充耳不闻,依然一动不动。

  大叔着实着急了,赶忙跑回家,搬了大婶过来,俩人生拉硬拽把个木呆呆的小蔓弄回了他们经营的“鱼米香”家庭旅馆。

  旅馆离河边不远,是个农家小院,矮矮的院墙里种满了果树,暮色中金银花飘出的幽香沁人心脾。屋子干净亮堂,里面置放了好些绿色植物,有摆在台面上的,有掛在墙壁上的,有悬吊在窗棂上的。

  老板娘着一身民族服装,皮肤晒出了令人羡慕的麦秸色,爽朗利索。把小蔓安顿了下来。“妹子,这是我家,你放心住下。我给你弄吃的来哈。”

  出得门来,在外听候消息的大叔急切地问: “什么回事?”

  “什么回事?你这呆子。你这船前几天是一男娃仔预定的吧?八成是被‘放鸽子’了。嗨!这么水灵的妹子,哪个舍得哟!”

  虽然老板娘压低了声音,但“放鸽子”还是传到了小蔓的耳朵里,让她感觉很委屈,隐忍不住的泪水悄悄地流了下来。

  “来了!来了!”老板娘端来了饭菜。“我这个‘鱼米香’的饭菜呀,还没有人说不好吃的咧。”看到小蔓在流泪,赶紧搂过小蔓的肩膀。“哟,妹子,怎的哭了?是不是……看错人啦?”

  小蔓摇摇头。

  “一定是他把时间搞错了!”

  小蔓摇摇头。

  “那你哭什么哕!莫哭,莫哭!吃饭,吃饭!”

  唷!小蔓心想:这个老板娘眼睛可像刀子一样,能直插到人的心里。还以为她是个粗人呢。从上午到现在,中午饭都没吃,小蔓竟然没感觉饿,冲着老板娘的一番好意,小蔓勉强扒了几口饭菜,却感觉不出鱼米香的味道。不过,喝了—碗热汤,心情倒是平复了一些。

  老板娘一直陪在旁边。 “想联系他吗?”

  “他说要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小蔓觉得老板娘是个可信赖的人。“我不想去破坏这种神秘感。”

  “哦,是这样呀!”老板娘起身收拾碗筷。“你看,今天也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早起再作打算吧?”

  “嗯!”

  二

  春天的夜风很凉爽,天下起了雨,雨点打在窗外的芭蕉树上,吧嗒、吧嗒地响。小蔓躺在床上不能入睡,想着他。

  小蔓与曾东海同为动物保护网“羽翼”网的会员。也是这个网的行动小组成员。他们在一起上培训课,一起进行野外训练,一起参加拯救动物的行动。

  一次在雁鸣山的深山老林里他们成功地解救了一只幼小的猴子。当那小东西一被解套出来,径直就往小蔓怀里钻。让小蔓怜惜得不得了。抚摸着小家伙直喃喃: “宝贝,不怕!不怕!妈妈抱。”半天动不了身。

  眼看队伍就要返程,大家不知如何是好。只见东海—把揽过小家伙: “来,爸爸抱,我们回家喽!”。

  “哎……!没羞!”小蔓急忙追随上去。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这个小家伙成了他们之间的一根红线。东海给小猴起了个名字叫奇奇,然后只要在这里,东海管自己叫奇奇爸,管小蔓叫奇奇妈,动物康复救助中心成了他们“一家三口”聚会的地方。每一次聚会,几乎都是“奇奇爸”早早的来到,等候在他们约定的天鹅湖旁, “奇奇妈”随后来到,蹑手蹑脚从背后蒙住“奇奇爸”的眼睛,让他猜猜是谁。每次重复的游戏,却从也不厌倦,好像是他们的接头暗号。之后,便去看望他们的奇奇宝宝。因为奇奇是他们救助的,因此他们拥有“拥抱权”。

分享:
 
摘自:麒麟 2014年第04期  
更多关于“飞龙马(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