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铭记母亲


□ 曲风亮

  [教师组]
  
  我不记得我的母亲
  只是当我从卧室的窗里
  外望悠远的蓝天
  我觉得母亲凝注在我脸上的眼光
  布满了整个天空
  每当看到泰戈尔这段关于母亲的诗句,我的心海便没有了堤岸。汹涌的海水向我袭来,一浪又一浪……那里面包容了我的思绪,我的感伤,我心中的那份牵挂,更有我会铭记一生的母亲。
  我是在母亲的故事里长大的。
  月亮是母亲的母亲,淳朴而多情的乡里人都这样认为,他们虔诚地称之为“月姥娘”。“在圆圆的月亮里面有一棵大树,在树下,有一位老婆婆不停地舂米。每当人们熟睡的时候,她就把米粒不停地洒啊,洒啊……直到各家的米仓里都盛满了米。”儿时夏夜的庭院中,清露无声地从飘香的洋槐树叶尖上滚下。母亲总是摇着蒲扇,和我并排躺在院中清凉的席子上,望着从矮墙上探出脸儿的月亮,给我讲这样的故事。
  于是夜里就总会做有香喷喷的米饭的梦。可是在那段荒唐的岁月里,梦终究是梦。家里的饭桌上从没摆上过梦里出现的香甜的米饭。留在记忆中的是母亲更加忙碌的身影和日渐干枯的手指,还有不属于她那个年龄的干涩的头发。而当时不懂事的我常嚷嚷着要米饭吃。几天之后,家中只有我一个人的小碗里有香白米饭,而姐姐只有干看的份儿。每当看到我狼吞虎咽地吃着米饭的香甜时,姐姐就常常忘记母亲饭前的叮嘱,闹着也要吃。这时母亲总不免叹口气,再重复一遍:“孩子,弟弟小,你要让着他,等咱米多了,娘会加倍补给你的,兴许明天就会有的。”现在想来,清贫的日子只能使母亲做到这样,这其中包蕴着她慷慨的无奈,更是一份疼痛的母爱。
  就在等待的一个个明天中,我和姐姐上学了。母亲没有文化,不会给我们辅导功课。她所做的,除了把责任田种好外,就是按时给我们做饭。后来,爸爸与别人合伙做起买卖,地里、家里就只剩母亲一人忙碌了。一到夏季,母亲常常早起把饭做好了,自己趁凉下地。我和姐姐单独吃,吃完后去上学。等母亲下地回来,我不知她吃的应算是早饭还是午饭。我是个本分的孩子,成绩自然也属于好的那一类,期中、期末考试总能拿奖状回家。识字不多的母亲,总会把目光盯在奖状和自己儿子的名字上。看看我,再看看奖状上的名字,笑几声,她也不忘说句“高水平”的话:“别骄傲。”我不知道母亲是否真正懂得“骄傲”的含义。或许她从儿子那张小小的奖状中能找出使自己忘记劳累的东西,我现在懂得那是欣慰,一个普通母亲在清苦的生活中获得的一丝慰藉。
  上初中时学校离家虽不太远,但按当时的规定,我属于需要住宿的那一类学生。我放假和要走的日子,就成了母亲高兴和忙碌的日子。住宿需要自带馒头,母亲总会精心蒸上一锅又白又暄腾的馒头。我相信那是严格按蒸馒头的流程蒸的,因为同学们都愿意和我换着吃,这使我意识到母亲是蒸馒头的能手。当然,母亲还要炒上一坛咸菜让我带上,有时是丝状,有时是块状,有时是丁状,还要加些鸡蛋和肉,这也成了班里最受欢迎,也最先吃完的“佳肴”,原来母亲还是厨师的料儿。上高中时已不需要带馒头,学校里也有菜,回家的日子,母亲不必再像以前那样忙碌了。母亲却总觉得闲着对不起儿子。每月放假,母亲一定要亲自张罗一桌丰盛的午餐,好吃的菜和肉一个劲儿地往我碗里夹。临走时,总要多给我一些钱:“别屈着自己,想吃啥就买啥,在外不比家。”她一定要亲自送我出村子,说那句曾经听了无数遍,也早已听烦了的话:“道上小心,车多要下来。”我嘴上答应着,心却早已和伙伴们上路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语文世界(高中版 )》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