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怨无悔,铁骨铮铮


□ 张 平


198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了刘郁瑞。但这一个偶然的机会,却导致了我文学创作的根本改变。
刘郁瑞当时是一个山区贫困县的中共县委书记。
父亲1957年被打成右派,我从小在农村长大。那些年极左思潮泛滥,因为政治株连,亲戚朋友里面,几乎连一个入党的也没有。在我的下意识里,入党几乎像登天一样高不可攀。所以这一辈子做梦也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写一部描写共产党员的小说,更没想过我会去写一个共产党的县委书记。
是刘郁瑞改变了我的意识和观点。
80年代山西出了一批很有名的县委书记,刘郁瑞便是其中的一个佼佼者。
在1988年发表的《法撼汾西》的后记中,我曾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的心情:

去年去汾西县时,碰了个叫刘郁瑞的县委书记。此人五十出头,当过教师,后来又当了办公室主任,最近几年,才当了县委书记一把手。此人还是个作协会员,出过两本书,还写过电影电视剧本。我们一见面就成了忘年交,聊起来便没明没黑,说到要紧处,他居然比我还要动情,还要言词激烈。
我突然意识到,我总算发现了一个对人性、人情还没有麻木的领导干部!
虽然短短的几天,但记录下来的东西,我觉得至少也能写几十万字。有的事情根本用不着去加工,照实写出来就行了。
……

确实就这么几天,便成了我文学生涯的分水岭。此后不久,便有了《法撼汾西》,便有了《天网》,再以后,便有了与此一脉相承的《孤儿泪》、《抉择》、《十面埋伏》、《对面的女孩》等等几百万字的东西。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我觉得最主要的是刘郁瑞身上的人民性改变了我的意识和观点。再说近一点,是刘郁瑞改变了我的文学观。
在刘郁瑞身上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引发了我对社会现实的强烈关注,自然也引发了我强烈的创作欲望和创作冲动。
在刘郁瑞身上,党性和人民性是完全一致的。这种人民性体现在他身上,不是虚拟的,凌空的,而是非常饱满,极富人性的。刘郁瑞曾给我说过一句话:他最恨的就是那些当干部的打着各种招牌欺负老百姓。
这句话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并不是这样的话有多么深奥,也不是这样的话没人说过。而是这样的话,从刘郁瑞嘴里说出来时,给人的感觉则完全不同。他说得痛心疾首,椎心泣血,给人带来的是一种发自心灵深处的久久的震颤。
刘郁瑞从来也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一个领导,他说他这辈子最喜欢最愿意做的工作就是同基层百姓打交道。也许是官场的勾心斗角,虚情假意让他感到腻烦,所以只有回到老百姓中间时,才让他打心底里感到顺畅和干净。能有这样的喜好和感情,自然同他的阅历和人生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祖辈三代都是扛活出身,新中国的成立,对他和他的家庭来说,真正是翻身做主的感觉。入党当干部,在他的心底里,实实在在的就是要和老百姓一起奔富日子。正是有着这样的一个朴素而又深刻的信念,他才会在极左年代,冒着丢掉官位、开除党籍、被揪斗批判的危险,在农村实施责任承包、扩大农民自主权的一系列措施,让他所蹲点的村民大受其益;他才会在80年代初期,甚至比国家扶贫政策出台更早,一反那种普遍谎报虚报政绩的行为,不惜以牺牲自己的前程为代价,提出了一系列扶持贫困的观点和措施;他才会在文革后国家拨乱反正期间,顶着重重压力,坚持要把那么多冤假错案彻底解决,要把憋在老百姓心里的“气”真正理顺;他才会在80年代中期,在一个小小的贫困县里,冒着“改变社会主义方向”的指责,实施了一系列真正属于市场行为的经济运作;他才会在80年代的一个贫困县里,为了规范市场行为,制定和出台了一系列普法措施,使他成为全国县委书记中唯一的一个全国普法先进个人,使他所在的汾西县成为全国最早的普法模范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