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侦探女皇之谜


□ 王琮琪 刘宇庆

  从波洛到玛普尔小姐
  
  1916年,26岁的克里斯蒂仅用三周时间,就推出处女作《斯蒂勒斯奇案》,奠定了其作为侦探小说家的地位。这部小说的重要价值在于,确立了以埃加尔·波洛。为主角的最初的叙事框架。这个蓄有两撇漂亮小胡子、体型肥胖、充满人情味的比利时人,自登场以后,一直活跃于克里斯蒂其后的37部作品里,从而成为世界著名大侦探。
  波洛的探案方式属于直观思维型。他善于转动“灰色脑细胞”,从看似平凡、易被人忽视的迹象中,一针见血地拆解案中之秘。当事人看到他稳坐在安乐椅上时,往往心急如焚,而波洛会说:“他们认为既是侦探就该迅速行动,趴在布满灰尘的地上,用放大镜查看轮胎印、收集烟蒂。可是我——波洛不是那些平庸的警察。真正的线索在这里——”他指着自己圆圆的脑袋说,“所有问题都装在这些灰色脑细胞里!”他的基于其实的纯逻辑推论,的确能捕捉疑案的喉舌,使真相大白,但在法律上,常常陷入尴尬:“很遗憾,我一点证据都没有。”实际上,这正是克里斯蒂的高明之处把人物推至极境,再从逆转中演绎其超常智慧,既制造跌宕多姿的情势,又显示人物独特个性。所以,波洛的取证手法成为克里斯蒂所有作品里极为精妙的笔墨:在心理对峙中,诱敌入彀,使之不可自拔;或短兵相接,攻其不备,让对手崩溃:或迂回潜发,使罪犯丧失防范,从而人赃并获。种种智取,展现出作家独具匠心的叙事才能。波洛缺乏福尔摩斯的冷峻和刻板,他爱挑剔,贪吃,嗜睡;带黑色领结的西装挺括而一尘不染。当他的绿眼睛闪动发光时,总喜欢像企鹅一般扭动肥胖身躯,这是波洛最自我陶醉的姿态。他的洒脱、风趣,给沉闷的古典派侦探小说平添了活力。
  
  如柯南道尔对福尔摩斯所做的那样,克里斯蒂在《幕》中抛弃了波洛,演绎了另一位被诸多读者钟爱的女侦探玛普尔小姐——思维敏捷,边织毛衣边破案的老处女。波洛以“灰色脑细胞”,而玛普尔这个从圣玛丽草地小村庄来的年迈柔弱的女子,则用类比推理,令罪犯原形毕现。她是爱管闲事的人,把圣玛丽草地视为世界的缩影:凡是人类罪恶,这里都会发生。质朴平凡的生活赐予她灵感:以直觉和预感,证明人生面临的精神危机。在《满袋稞麦》一案中,玛普尔告诫人们:“在村里有一些好人,但也有一些很讨厌的人。就像任何地方一样,这里也发生离奇古怪的事。人性到处一样……人们要警惕啊!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轻信别人……我永远从最坏处着想。令人感到痛心的是,不轻信别人反倒经常是正确的。”
  玛普尔在克里斯蒂的《复仇女神》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辉。已故金融家拉菲尔留下遗嘱,请求玛普尔追查一桩与他的爱子有关的谋杀。小说总体格局是案件——调查——真相的经典格式,但悬念的营造十分奇特。侦破程序已由死去的人预先作了细致策划(到案发地点的旅程、费用及保镖都有安排),在类似案件中,它具有无可替代的悬疑魅力;危险的旅途、对未来的不可知及惊险的环境氛围与弱不禁风的老太婆的行为功能构成反差,既让读者胆战心惊,又无时不考验人物的智力和心灵。当凶手被擒,并作垂死一搏时,玛普尔的内在威慑力终于使对手折服:“老太太端坐床上,围一条红色围巾,神情非常镇定,像一位乡村女教师,侃侃而谈。”她的睿智和沉稳被凝集成一幅完美画面,令人神驰。
  克里斯蒂像她在《尼罗河上的惨案》中表现的那样,再次突出了“爱情是可怕的字
  眼这一命题。罪犯杀人不是为了恨,而是为了爱,爱成为谋杀的催化剂。这种心理动机不是同现实矛盾而是出于自身性格的缺憾——?分离的人格。
  
  经典的叙事格局
  
  如果说“黄金时代”作家们追求令人愉悦的本能感受和由此而衍生的纯阅读游戏,那克里斯蒂堪称玩弄这种游戏的高手。她善于捕捉表面上平常,看起来俗套的线索编织疑案,然后再层层剥离,现出一个使读者拍案叫绝的结局:她又像一位手法灵巧的魔术师,尽管你紧紧盯住她的一举一动,后来她还是幻出让你大吃一惊的东西来。
  《十个小印第安人》铸造出“密室疑案”的类型模式,成为侦探小说史的经典。在深关重锁,与世隔绝的荒岛上,连续发生命案,凶手无从出入,那么谋杀是怎样发生的?这极大刺激了读者的阅读心理。克里斯蒂虽然玩了俗不可耐的手法——凶手混迹于被害者中间,但是被浓缩的生存空间、诱人的悬念以及神秘的话语表述,还是激起了读者探秘、好奇的强烈心理期待。任凭你有各种猜疑,最后结局总是大出所料。自爱伦·坡开创出在高度密封的空间作案范本后,克里斯蒂把它推向了顶峰,显示出她构织迷宫时浓缩集约的天赋。
  英式侦探小说承受基督教传统,深藏赎罪意识,并在擒获和清除谋杀后,出现美好前景。克里斯蒂的《斯蒂勒斯奇案》是这类作品的象征。它为“乡间别墅谋杀案”的结构方式提出定义:“乡间别墅”只是一个泛指的空间概念,也适用于任何一个有限集体,即学校,女修道院或乘船、乘火车的一群人。这是一个外表看上去很和谐的天地,有着田园牧歌式的幻境,由于外界闯进一个男的或女的凶手而被破坏。世界原来似乎是一片太平景象,但实际上却隐藏着累累罪恶;人人看起来似乎都是罪犯,然而实际上除了一人之外又都清白无辜。侦探独来独往地根除罪恶,医治社会创伤,并使它恢复到受到上帝惠赐的美好境界。小说常常以有情人终成誊属而告终。克量斯蒂把谋杀列入反社会,反上帝之列,在《圣经》十诚的第六诫“勿杀”中,明确禁止杀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8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