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这真是件没有办法的事


□ 苏 北

沈从文先生在一次讲课中,有人问他为什么能写得这么好?沈先生说,写了一辈子,写得好是应该的,写不好才是不应该。是的,人用一辈子痴心专注地做一件事,做出一点成绩来实在是应该的。这正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总是会有些收获。可具体到文学创作,问题就不那么简单,也实在是因人而异,各人的机遇福分不同,能不能取得成就,写出让人记住的作品,那还真是有些灵气和天分的区别的。
范用先生是著名编辑家,执掌三联书店多年,人称“范老板”,以“三联”的品质,范用先生一生交往的硕儒大师可谓多矣,肚子里的文坛轶事也是别人难以望其项背的。范先生还是一位藏书家,我曾有幸去过范先生家,亲眼目睹了范先生大量的藏书,范先生爬梯子为我们找书的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那精瘦矮小的精干老头,精神却是出奇的矍铄。范先生赠我的小书《我爱穆源》至今还在我的书橱里。那本小书是1993年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的,其实也只是范先生的朋友给帮助出了做个纪念而已。回来我仔细看了看,说实在的,写得很是一般。虽说是写给小朋友的,要诚实明白,但疏朗俊秀还是必要的。按照范先生的学识修养,是不应该写成“白开水”一般,而先生的确写得太老实,基本是“记叙文”了。这其间我甚至还怀疑过自己的眼力,是不是自己学疏才浅,看走了眼,也说不得。可一次在汪曾祺先生家聊天,席间说到范先生,汪先生说:范用是天下最不会写文章的人。汪先生那双俊眼炯炯有神。想起这话,我眼前仿佛就出现汪先生俊逸的神态。汪先生是范先生非常要好的朋友,逢年过节还每有诗笺互致。一年中也总有几次聚一聚,自烹菜肴,酌酒话文。我记得《我爱穆源》一书中还有几幅照片,是王世襄、汪曾祺和范用,三人都围着围裙,仿佛是每人出了一道拿手好菜。范先生的图片说明写道:“京中烹调大师王世襄、汪曾祺,‘发烧友’徒弟范用”。以汪先生和范先生的这种关系,汪先生说范是天下最不会写文章的人,绝不会有其他用心。而且汪先生是对我们晚辈说的,因此可以肯定,汪先生纯粹是随口说说,也就最能反映出汪先生的真实看法。
而范先生对汪先生可以说到了“激赏”的程度,对汪先生的才华推崇备至。汪先生去世多年之后,还将汪先生的《晚翠文谈》在“三联”再版。范先生在小引中写道:

1986年曾祺兄赠我《晚翠文谈》一书,他谈文学的短文集。现在我从《汪曾祺文集》中加以增补这方面的文字,编为新版《晚翠文谈》。新编大体上分为以下几类编排:一、谈文学与写作;二、关于文学语言;三、关于戏曲;四、关于沈从文;五、作品评论;六、自述和自序。日子过得真快,转眼曾祺兄辞世已经五年,印这本书聊表怀念之情。

范先生这一段文字还真是有点感觉。极其平淡,又是寥寥数语,却充满感情。大爱总是无痕的。还别说,最后这几句,还真有点归有光的味道。
去年闲逛书店,又见到凤凰出版社出了本范先生的散文集《泥土·脚印》,因装帧设计极其精美,忍不住还是买着了。集中多为怀旧之文。我翻了一些,诚实本分,但要说“俏”,还相去甚多。范先生写在前面的“作者的话”说:“我不善于写作。偶尔写点怀旧的文字,怀念故乡,怀念母校,怀念同学师友。我是用真情实感写的。”我在这本书的扉页上记了几句:“范先生还是有自知自明的,他自己也说‘我不善于写作’,人真是奇怪,范先生可以创办《读书》这样出色的刊物,周围团结了许多大学者、大文化人。自己却不善作文。然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最优秀的编辑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