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河绝唱(二题)


□ 田东照


古老的黄河,滋养着世世代代的中国人,也孕育了古老的黄河文化。生活在黄河岸边的人们,祖祖辈辈有各种各样的规矩,谁都不能去破这种规矩。黄河边的这种规矩于是演绎了各种各样的悲剧与喜剧。黄河既能降灾,也能赐福。那么古老的黄河文化呢——

河 利

巴庄座落在一段石岸上。石岸下便是奔腾不息的黄河。
靠山吃山,靠河吃河。巴庄人对吃河的理解狭窄,单指每年夏季发大水时的捞河柴。河柴是总称,其实大水冲下来的何止是柴禾,还有木料、瓜菜、木箱,农具,甚至还有猪、羊、鸡、狗……所有这一切,统称为河利。河利不属于哪个人私有,谁捞住算谁的,完全是一种多捞多得,少捞少得、不捞不得的公平原则。
靠河的巴庄人还有一点益处,那就是站在石岸上看河。发大水时看汹涌澎湃的波涛,风平浪静时看河里的行船,几乎同今天城里人看电视听音乐一样必不可少。
三叔家看河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三叔的父亲是中国废除皇帝那年的秋天迁居巴庄的。当时村子中心地带已经没有插脚的地方,只好在石岸边上搭了一间茅草房住下来。经过三十余年的奋斗,到日本投降那年,也就是父亲去世那年秋天,终于将茅草独屋变成两间砖瓦房。院子三面有墙,靠河那面无墙,正是为了一家人蹲在门坎上或坐在炕头上,也能看到河。这一年三叔二十一岁。三叔从小爱看河。二十一岁的三叔有了秘密,有了心事,因而更爱看河。窗口正对着黄河上有名的乱石碛,一堆堆雪浪交替起伏,如一口沸腾的大锅,十分壮观。三叔就盯着其中最大的那堆雪浪,默数着起伏的次数,心想数到一百时,二秀准会来的。
二秀就是后来的三婶。当时正值二九年华,出脱得如鲜花儿一般。说也奇怪,常常是三叔默数的时候二秀就飘然而至。这时出现在窗口的那张脸,在三叔看来是世间最美最美的景观。尽管那红润的双唇抿得很紧,但甜甜的笑却难以掩饰地从那一双清澈如潭的眼睛和一对圆圆的酒窝儿里溢了出来。三叔一看就醉了,忙移近细细观赏。第一次接吻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的。
“我想亲一口。”
“不敢不敢。”
“忍不住呀!”
“咬咬牙。”
“咬牙也忍不住呀!”
二秀脸红了,犹豫片刻,头一伸,将那粉嘟嘟的脸蛋儿送上来。三叔如馋猫见肉,双手一捧,啧啧有声地吮咂起来。
打那以后,隔窗接吻就成了他们每次幽会的第一道程序。每次过后,三叔就用铁钉在墙上深深划上一道,以作纪念。
当墙上划了七十九道,眼看就要添成整八十道的时候,却出了意外。那是黄河石岸最灿烂的时刻,沉没下去的落日像在山那面燃起一堆大火,烧红了天空,染红了河水和村庄,按惯例此刻正是二秀该来的时候。三叔总感到二秀的到来就如一位仙女降临,是她浑身闪烁的光彩,才把山川映照得如此瑰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