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净角大王


□ 李志川

  肖大苟是几时学会了唱戏?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唱戏?牯牛镇上的伢儿们都不晓得。

  伢儿们不晓得,就去问镇上的大人。

  镇上大人其实也不晓得。

  镇上的大人中晓得肖大苟是本镇人,少小离家出走,一混几十年,再回到镇上时已经是四十郎当的中年人了。家中父母早亡,只有个弟弟肖细苟帮人卖鱼为生,日子过得也艰难。肖大苟先是跟着弟弟肖细苟卖了几天鱼,嫌鱼腥气,没干多久又托人引荐到镇上刘炳恒茶馆做了个伙计,混口饭吃。

  肖大苟人长得怪,又瘦又长,头却大,方方正正的与身子极不成比例,让人总担着心:瞧他这上重下轻的,稍一晃荡,莫倒栽葱了!偏偏是肖大苟又爱剃光头,头上刮得光溜溜、青森森的,凸出一头的包包棱棱、疙里疙瘩来,再配着方脸上的大眼大鼻子大嘴,一见面就觉得这人不好打交道,难说话。

  其实错了。牯牛镇人连伢儿都晓得,肖大苟的脾性极绵软随和,谁都支派得动,使唤得应,三岁的毛伢儿叫他唱戏他都不打推辞。

  孙家布店的老板娘子正把个宝贝女儿放在柜台上玩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伢儿一眼瞥见肖大苟从布店门口走过,就稚声稚气地叫着:“戏,戏,姆妈……”

  做母亲的一转脸,乐了,忙扯开喉咙叫道:“大苟,大苟,快进来呀!”

  门外肖大苟止住步,双手一摔,身子一摆,口里戏腔就出来了:“啊呀呀,是哪个呼唤于我哇?”

  “咯咯咯——”“嘻嘻嘻——”店里的女人孩子立即笑成一团,大惊小怪地吵嚷着:“是我呀,快来快来,有事找你!”

  肖大苟端起副戏架式,迈着台步,口里打着锣鼓点儿:“哐里郎当、哐里郎当……一七哐!”就进了店门,朝着老板娘一抱拳,“啊,这位娘子,呼唤小人有何事体?”

  “去去去!”老板娘嗔怪着,嘻笑得合不拢嘴,用手掩着,“莫叫着肉麻,哪个是你娘子?是我女儿叫你唱戏哩!咯咯咯——”

  那女伢儿拍手拍脚地叫着:“戏,唱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威海卫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