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陋室中的“王爷”(散文)


□ 王宁

北京城市学院2007级英语系王宁

  房间很小但颇有特色:门框上雕刻着清代特色的花纹,屋顶上挂着民国味道的吊灯,电视旁边蹲着一头别致的小石狮,书橱里摆放的大都是《颐和园风物记》、《满汉大辞典》、《清代典制研究》之类装帧讲究的历史方面的书籍;书橱的周围,堆放着许多书画,从弥漫的墨香中,可推断出其中的不少书法作品是新近完成的,望上去皆为满汉双文,且字迹端庄、厚重大气。再往屋子西墙上看,那里有一个神龛似的壁橱,正中摆着一幅巨大的老照片,前面供着香炉和果品,两边摆着清代风格的大花瓶。照片上的老妇人,使人一眼便能分辨出——她就是中国近代地位最高、权势最重、最具影响力的女人——慈禧太后!只有那台还算新的电视机和其下的播放机,提醒到此的人,这里并非展厅而是现代人的居所……所有这一切,都昭示出其主人的非凡与品位

  他就是慈禧太后的后人,叶赫那拉家族的子孙——那根正。

  那根正,原名叶赫那拉·根正,1951年生于北京,系纳兰性德九世孙,慈禧太后内侄曾孙。他称慈禧太后为“老姑奶奶”,可谓是叶赫那拉家族血统纯正的传人。

  那先生曾在内蒙古建设兵团插队,1978年调回北京后曾在多个单位、机关任职。上世纪90年代后,他开始担任颐和园游人接待总站站长。这个职务似乎特别适合他,因为颐和园与慈禧太后有着最密切的关系,用老百姓的话说——这是他老祖宗的园子。

  他自幼受到祖父、父亲耳濡目染的家学教育,对满族文化和满文书法艺术有着深入的研究和深厚的造诣。他为人低调,始终坚持着乐观向上的人生境界。在完成本职工作、研究民族文化的同时,他多次为贫困地区捐款捐物,包括文物和书法作品。近些年来,随着“清史热”、“旅游热”和“文化热”,他得到了国内外不少媒体的关注,被誉为“颐和园的活字典”、“民族团结的金字招牌”。但是,人们对他最感兴趣的,还是他那特殊的姓氏、特殊的家族,以及这个姓氏带给他的荣耀与无奈、喜悦与悲伤。

  与之结缘,始于那先生赠与父亲的《我所知道的慈禧太后》一书,扉页上用极其端庄厚重的字体写了两句话“读史方知欢乐少,吟诗才悟别离多”。

  书的开头是这样展开的:

  “那一年,我8岁。

  在北京北郊的那座小院里,我们几个叶赫那拉家族的孩子围在院子里的石桌边,缠着爷爷讲故事。

  石桌旁,爷爷眯着眼,不慌不忙地烧上一袋烟,略微沉吟一下,我连忙凑过去给爷爷点上。我知道,故事就要开始了……”

  这本书是由根正先生口述,别人整理而成。书中那口语化的叙述、个性化的感悟、精美珍贵的图片,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也由此萌生了一定要寻机拜会这位神秘老人的念头。在父亲的穿针引线下,我利用毕业要录制一部专题片的机会,踏进了距西山不远处那先生的家门。

  此时正值夕阳将落时分,这个曾经是书里描述的孩子,如今已成为睿智的老者,现在正带我们这些晚辈走进那段往昔岁月:

  从那五百年前的遥远祖先聊起,从吉林四平的那座叶赫古城聊起;聊大清康熙朝名臣纳兰明珠,聊大清第一词人纳兰性德,聊大清历史上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太后隆裕。从历史事件到人物,聊得最多的,还是慈禧太后……交流的过程中,那先生一直保持着沉稳和理性,每一段故事都生动形象,每一个观点都有据可查。虽然在说到一些后人对慈禧的不公正评价时,我也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激愤不平,但他并没有多少情绪表现,仍然只是用事实说话——

  倾听着他那不紧不慢但却异常清晰的话语,给人的感觉,他并不想和别人争论什么,他只是作为叶赫那拉家族的后人,比其他人更多一些直接的了解和感悟。他希望尽自己的努力,还原一个真实、完整的慈禧太后,一个充满女性色彩和生活气息的慈禧太后。

  他还展示了轻易不拿出的珍贵文物收藏。慈禧太后赐给他曾祖父的龙凤碗,他祖父参加朝廷阅兵时光绪皇帝赏赐的双杯,慈禧太后赠送给母亲的朝珠,叶赫那拉家族的族谱,独此一份的三百多年前的纳兰明珠画像……

  这些文物不乏商家想高价收藏,但是那先生一直没有动心,即使在家庭经济十分困难的时期也是如此。每一件东西,在那先生心中,不仅仅是因为它们的文物价值而精心呵护,更多的是为了收藏一段历史、呵护一个承载祖先意念的信物。

  交流期间,那先生几乎没有谈过自己。不是他自身缺少故事,而是时事的变迁和太多的沧桑与坎坷令这位老者比其他人更多了几分理性与成熟。其实,他内心并不乏痛楚的记忆,而这一切均与他的出身有关:由于这个特殊的姓氏,他从小谨言慎行;也是由于这个特殊的姓氏,他和他的父母在文革中经受磨难,家被抄,大量文物被毁;还是由于这个特殊的姓氏,他必须承受太多情感上的伤感和无奈……应当承认,当下有不少人借“名人后代”的光环炒作自己,而他,却始终保持着那一份淡定和从容。就像他所说:“她是老佛爷,因而必然承受许许多多正确或错误、公正或偏执的评判。作为这个家族的后人,对此我无能为力,因为她不只属于我们这个家族,而是属于历史、属于中国。我们只有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无愧为她的后人?”

  那先生的确做好了属于自己的事情。他默默无闻、辛辛苦苦工作几十年,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许多成绩:出版《我所知道的慈禧太后》、《我所知道的隆裕皇后》等专著,在史学界乃至海外普遍引起关注、受到好评;他的满汉双文书法也受到高层和收藏界的青睐;他多次为国家捐献自己收藏的珍贵文物,同时还为社会做了诸多善事……所有这些,足以告诉人们:他无愧于祖先,无愧于民族。

  然而,不可否认,现在他依然清贫,其住房的拥挤就是一个实证;尤其现已成年的儿子正欲成家,住房难是他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必须解决的问题。但正如季节的严寒不能抑制苍松的青翠、居所的简陋不能禁锢繁茂的思想一样,他的言谈举止无不透出他作为皇家后裔的高贵与风雅。

  在此,我想起根正先生同事经常给他开玩笑所说的一句话:“王爷驾到!”不错,如果不是改朝换代,谁说他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王侯将相……

  辞别时天色已晚。回头凝望,夜色中的西山宁静而又安详。此刻,叶赫那拉·根正先生正立于此,目送我们离去。

  责任编辑一张明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2年第03期  
更多关于“陋室中的“王爷”(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