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相依为命


□ 吕先富

  看一眼草原,心便被草原攫走了。由于旱情难解,近处的草还短而疏,但只要面向远方,便是一整块起伏的绿甸子涨满你的眼,也涨满你的胸,逼得你在心中为它吟唱。
  这是在2007年夏至过后。我们朝着呼伦贝尔草原的腹地陈巴尔虎旗而来。
  上苍赐给了陈巴尔虎旗有“天堂草原”之美称的草甸草原,和“天下第一曲水”莫日格勒河。上个世纪50年代,老舍先生来这里时,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这种境界,既使人惊叹,又叫人舒服;既愿久立四望,又想坐下低吟一首奇丽的小诗。”此次我们一行中,著名作家玛拉沁夫和诗人查干在这片草地上生活过,更是备感亲切、心情难平。
  敖包,在蒙古语中是“堆子”的意思,在蒙古民族中作为神物供奉。它是一种用石块、泥土、柳条等堆砌而成的塔形建筑,通常建在山顶、隘口、湖畔、路旁、滩中等显眼的地方。在草原上,当我们到了敖包跟前时,必定走三圈,添一些石块,祭洒美酒,许下祝愿。
  羊群,在我的眼里就是草原上洁白的天使,是蓝天、绿草间必须的点缀。我们见到的最美的场景是车在往莫日格勒河行进时,发现山丘那边猛然出现数只羊,很快地大片羊群涌出来,身着红上衣的牧羊人也倏地出现、跃马下坡,眨眼间羊群已漫下坡来,围聚到我们一侧的水面喝水,水中的倒影清晰地舞动着,伴着“咩——咩——”亲热欢快的叫声。司机及时地停下车,我们慌忙下车抓拍,一边早已啧啧赞叹。
  缭绕着炊烟的蒙古包,远远地就牵住我们的视线。走进蒙古包,香喷喷的奶茶、刚煎好的果子,少不了还会有手扒肉,着实让人垂涎。在朝鲁们图雅家里,听到她说不适应都市生活、舍不得离开草原时,诗人查干感慨地对她说:“你这样好哇。我们这些离开草原的人都是无根之草呢!”
  草原人对草原的依恋、与草原的融合是没来过草原的人难以想象的,甚至于连草原上的生灵都能判别你是不是草原人。穿着西装的人到湖边,会惊飞水鸟,你信不信?陈巴尔虎人视天鹅为始祖母,祖先生活在贝加尔湖,270多年前,定居于呼伦贝尔。而据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先生的说法,呼伦贝尔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最好的草原:“这个草原一直是游牧民族的历史摇篮。出现在中国历史上的大多数游牧民族——鲜卑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都是在这个摇篮里长大的,又都在这里度过了他们历史上的青春时代。”
  草原人还很乐意将大海和草原作比较。他们说,草原和大海一样辽阔,可以涤荡人的心胸,但草原永不会让你恐惧,相反,还会带给你安抚。
  然而,现在是我们给草原以安抚的时候了!由于气候变化及人为活动,草原的沙化令人揪心。驱车挺进,草原陡然变成沙地,怎不心痛?流动的沙丘正在吞噬美丽的草原,何其残忍?在呼和诺尔沙区,密布着固定沙丘的梯田形、方格形、鱼鳞形沙障,这其中凝集了治沙者多少心血。但让我震惊的是,玛拉沁夫先生说,这是干涸的海拉尔河河床,当年这里可是水草丰美,那骑马泅渡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啊!蓦地,我读懂了他说“让我再看你一眼,我的草原”时眼含热泪的深意。
  再一次踏上草原的时候,我发现草原的土层竟然那么薄!“昨天的阿拉善,今天的锡林郭勒,明天的呼伦贝尔”似警钟在耳畔响起。在莫日格勒河边的草地上,我对随行的电视台记者慨然道:“一定要善待草原啊,我们与她实际上是相依为命。不能让草原留在我们的心里、歌声里,却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惜别草原,晚宴上我一喝即醉,但把憋在心里的几句诗倒了出来:
   吟唱是我接近你的念想
   青青草原
   无论我身处何方
   我的思绪始终在草海里徜徉
   ……
   惆怅是我离开你的情状
   青青草原
   我不愿见到
   你有丝毫的受伤
   ……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