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文无尽是璇玑


□ 翟永明

重读《璇玑图》,是因为朋友要与我共同策划一个与织布机有关的艺术作品,当时我不假思索地说出了少年时代有过极深印象的回文锦。当时的想法是,要用一种非传统的、有当代意识的艺术形式来表现《璇玑图》,制作一个与当代技术有关的作品。为此,我重读了这个被称为千古绝唱的作品,结果发现了与以前阅读所不同的心得。我从中读到几个关键词:回文、闺怨、争宠、织锦、工艺、绝唱。由这一些特殊的关键词再衍生出一些叙述形式的变体,它们就变成了有关《璇玑图》的新视点。其中较为隐蔽的部分是:一个“千古绝唱”的作品在文学史和民间传说中的具体处境是不同的,作为个人的苏蕙,她成功了:“千诗织就回文锦,如此阳台暮雨何?”(黄庭坚诗)以色伎取胜的赵阳台输给了锦思绣心的苏若兰;另一方面,作为文学作品的《璇玑图》,其非凡价值与艺术性质,却都成为了她争宠成功的伴随物。没有太多的人去关注这一区别,也没有太多的人去关心苏若兰织回文诗的初衷、织锦过程中对诗的思考,包括对诗体的形式、对中国文字的思考。《璇玑图》最成功的是一个传奇事件而非文学事件。在今天,当我重读《璇玑图》时感觉到:无论怎样去研究,都会觉得从历史、从诗人个体、从一首被称为“绝唱”的独立作品去解读,我们对《璇玑图》的认识都是不够的。
苏蕙,字若兰。约生于秦王苻坚永兴元年。相传若兰儿时聪颖过人,是个神童。四岁作诗,九岁便学会了织锦。据《晋书·列女传》称:“窦滔妻苏氏,善属文……滔,坚时为秦州刺史,被徙流沙,苏氏思之,织锦为回文旋图诗以赠滔,宛转循环以读之,词甚凄惋。”与《晋书》的记载相比,武则天在《苏氏织绵回文记》中记述的故事情节更加完整,增加了许多细节。据称,苏若兰“性近于急,颇伤妒嫉”,窦滔在别宅置宠姬赵阳台,妙善歌舞。苏若兰得知后,对赵阳台痛加捶辱。“滔遂携阳台之任,断其音问。苏氏悔恨自伤,因织锦回文。”窦滔见到回文锦后,“感其妙绝”,于是将赵阳台遣返关中,然后礼迎若兰,两人和好如初。
这个故事越传越奇,附加的细节越来越多,增添了赵阳台这个人物,使之成为三角恋的典故。我们先来看这种箴戒劝夫的方式,可说是古代所有怨妇或准怨妇欲使其丈夫覆水重收所选的最佳策略。用现代人的眼光看,说明在古代,虽“女子无才便是德”,但若女子有才,至少也可以恃才撒娇,恃才傲情,恃才向作为玩物的女性身份挑战。同时,以一种自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情感,也着重强调女性自身的价值。经验来自女人的本能:她因此夺回了自己的地位。这个大团圆的结局也助长了《璇玑图》的广为流传。据武则天序中所记,苏蕙还著有文词五千余言,但经隋末战乱,全部散落,无存于世。苏若兰的故乡扶风还有织锦巷、缭绫坑,据传是苏蕙织锦时洗锦的地方。看来,在民间,以一个工艺美术者和怨妇的身份流传于世,使她的诗人身份、艺术家身份被削减了。
当然,回文锦最初就是以图画的形式在民间流传的。原图分别用粉红、绿、白、青、黄五种加以区别。原诗共八百四十字,纵横各二十九字。方阵纵、横、斜、交互、正、反读或退一字、选一字读均可成诗,诗有三、四、五、六、七言不等,不同颜色也有不同读法。比如下面这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