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看戏


□ 于 梁


假如在十年、话剧和我这三个概念之间找到一个联系的话,最为恰当的莫过于:十年前,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成立之初,我平生第一次看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话剧。
那年我大四,在同济大学的一二·九礼堂,剧目是前苏联的《护照》,主演是许承先和田水,演出的前因后果和细节我都淡忘了,但与话剧初次相遇的感受却愈发清晰:那就是两位演员和剧目本身所散发出来的,也是我认为话剧艺术所独具的超凡脱俗的气质,多年以后我真正认识到这种气质对于城市、生活乃至人生是多么的重要。作为一名年轻的大学生,当时还偷偷地做了回两位演员的追星族,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对话剧艺术钟爱的种子就此埋下,更没有想到在十年之后它会爆发式的发芽和生长。
毕业前夕又看了《商鞅》,在云峰剧场(那时候应该还没有话剧大厦),这出戏的艺术价值近十年来评论可谓汗牛充栋,自然毋庸赘言,至今我还保留着那场戏的票根。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从成为一名话剧观众那天起,引进的《护照》和原创的《商鞅》就使我很幸运地站在了一个很高的起点上。
十年,对于成长的个人、进步的事业、发展的城市都是一个需要并且可以总结和回味的时间段落,特别是当我们处于一个日新月异的变革时代的时候,所以,与话剧十年,我愿意放在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发展的背景中去体会。
从学校毕业后,我一直从事着和建设与地产有关的工作,对于上海的变化有直观的体验,我看着陆家嘴的群楼日长夜高,看着轨道交通风驰电掣,看着“天更蓝、水更清、地更绿”,看着经济奇迹的诞生,看着全世界的目光在东海之滨黄浦江畔聚焦,我们的城市令最挑剔的人叹为观止,上海的面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漂亮,但她的气质却是两年前的一个偶然机会让我领略到的。
2003年的春天,一个外地的客户来到上海,在一个星期里,我们几乎吃遍了上海滩的苦辣酸甜之后,他忽然提了一个出乎意料的要求:我们去看场话剧吧。
那天我们看的是《长恨歌》,看完之后我们在安福路上小饭馆又一次推杯换盏,他回忆起小时候在北京的军队大院生活,提起蓝天野、于是之的《茶馆》长嘘短叹,全然没了甲方的盛气凌人;我讲起七八年前的纯真大学年代,一见钟情的《护照》和《商鞅》至今让人柔肠百转,完全没了乙方的虚假谦卑,那晚我们的关系有了实质的变化,由冰冷的甲方乙方变成了温暖的铁杆剧友。那颗十年前埋下的种子不期地在生活的奔忙当中,义无返顾地冲破凡物俗务破土而出,在夜晚静谧的安福路,我甚至听得到它“咔咔”作响的生机勃勃的声音。
如果说艺术是点亮生活的火炬,那话剧于我则是燃烧得最为炽烈的那一支。对于这座城市,包括话剧在内的艺术是美丽容颜之外最为动人的气质,这种气质十年前与我在同济大学陈旧的一二.九礼堂里激情邂逅,但十年的欣喜悲欢的阅历才使我真正领略她的魅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