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郎情妾意(短篇小说)


□ 叶 弥


王龙官在街上修理自行车,范秋绵要靠自己微薄的收入养一家子的人。他们在街头相遇,竟产生了情感。在窘迫的环境里,在这样两个人之间,感情是否能够存在和继续呢?
王龙官从此就在小巷口摆开了摊子,他很感激一些人,让他在下岗的第五个月就领到了摊位证。当然他也满意自已,他一看到自已的摊位就油然地升起满意之情:我真能啊!我的自行车摊子就是与众不同,不佩服不行。
巷道的另一边是一个牛奶摊子,年轻人大毛是摊主。大毛先来搭讪:“喂!哪一路的?”然后他就把摊子搬到王龙官这边来了。王龙官这边张着一面大伞,上面写着某种啤酒的名字,伞下是王龙官的工具箱,各种工具和零部件充塞其中,让人头晕目眩。引人注目的是箱子上放着一盆石榴花盆景,纤细的枝条上坠着三只大而红的石榴。这只盆景删繁就简,让它周围的繁琐显得无足轻重了。大毛说,他喜欢这顶大伞和石榴,也喜欢王龙官这个人,他从此就有伴了,不会感到寂寞了。
不出两天,王龙官就从大毛嘴里知道了许多事,有关这条巷子的。大毛住在隔壁的巷子里,但对这里也是很熟的。
大毛说,他在这里摆了一年多的摊子,越来越觉得像在梦里一样,每天他面前会走过许多人,他的耳朵会听到许多声音。刚开始的时候,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被这些人,这些声音所激活,所伤害。后来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所有的人都在街上梦游着,只有动作,没有表情,也没有声音。非常恐怖。
王龙官想了一想一幅梦游的情景,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他是个敏感的男人,不乏脆弱。近半年之内,他哭泣过三次。这三次哭泣的情景依次如下:
第一次,接到下岗通知时,他来不及找个没人处,当着别人的面就哭开了。他感激看到他哭泣的那几个人,他们只当没有看见,若无其事地走开了。第二次哭泣,是老婆带着女儿跟着一个做生意的温州人跑了。他不怎么怪女人,这是个对男人尽心竭力的女人,长得又美,理应过好日子。当然,那温州人是老了一点,所以这女人的将来还是存在着危机的。这个意思他对女人说过了,女人不置可否地笑笑。第三次哭泣有点莫名其妙:有一次,他在路上碰到交通堵塞,他前面是一辆新而大的轿车,开车的是一位小姐,卷曲发亮的头发,粉红嫩白的小脸,尖尖下巴扬得高高的。小姐边上坐着一位中年的先生,一脸的尊严,西装革履,头发也是发亮的。他们的头发那么有光泽,只有外国人才有保养得这么好的头发,但他们是中国人。堵塞了二十分钟,先生和小姐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自尊而自傲。他们的人生与他们的姿态一样,也是坚硬的,找不到脆弱的地方。他回到家里,坐在那边,像个孩子一样拉着脸,为那位小姐和先生哭了一场。
现在,大毛以指导人的身份吓唬王龙官一通,转而安慰他说,王龙官的印堂生得好,也许在这里摆多少年的摊子心理都不会变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