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篇活着的小说(点评)


□ 王秀云

 出乎我预料的是,重读这篇小说,我仍然热泪盈眶。当真善美被当作陈旧的价值标准搁浅于当代精神的浅滩,当后现代和伪后现代作品呈现社会意识的诸多斑斓图景,我为自己能遇到这样一篇充盈着人间温情的朴素作品而深感幸运。

   这是一篇有生命汁液的小说,你在阅读的时候会感觉这篇小说始终在活着,活在大地上,活在质朴生活的人群里,活在我们对于精神世界最沉静、柔软、丰富的诉求之中。她与生活无缝对接的姿态使自己从当下作品中凸现出来,即使在我们体味主人公的疼痛和卑微之时,我们仍然从灵魂深处感觉到一种雨后阳光的美妙。

   叫美顺的山里姑娘远嫁京城后卑微又坚韧的抗争姿态、一个阿甘式的男人纯真质朴又温润妥帖的款款爱意、一个家庭为了让儿媳和孙子成为北京人所承担的一切磨难。这个原本并无新意的故事被一个几乎没有多少写作经验的作者天然呈现给我们,让我们几乎忽略了小说本身,而进入了生活自然流淌的原生状态,我们甚至能感知活在这个状态下的人物心灵的颤动和眼波的流转,能感知这几个京城小人物从我们身边走过时带起的微风。小说清淡到通篇找不到几个形容词,你却又在字里行间处处可以感知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故事情节的一波三折,尤其是细节,犹如珠贝一样遍布全篇,你随处可见叙述的光彩。在我们长久沉湎于小说技巧的各种尝试和探索之后,面对这样一篇剔除了一切雕痕的作品,我们不由自主会释然一笑———原来这样的文学也可以这么美。

   说实话,我在第二次阅读的时候一直忍不住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把这个故事交给一个相对成熟的作家,会是怎样的?美顺发现长生有些傻以后会不会认同这种命运?长生会不会懂得爱自己的老婆?最让我拿不准的是,这些作家会不会让美顺出轨,甚至出现一个对儿媳图谋不轨的公公之类。说实话,我认为很可能。不少写作者这么干,似乎小说只有围绕脐下三寸才会有读者,这其实是对读者的不敬,更是对文学的玷污。很庆幸这篇小说没有进入这样恶俗的叙述逻辑,小说对人物性格、命运、情节的把握上水到渠成、天然成趣。比如长生挨打一场,长生长期被冯永欺辱,愤然反抗的美顺被冯永打倒在地,懦弱的长生一触即发,却再也停不下复仇的拳头。这一场景毫无渲染,却惊心动魄,酣畅淋漓。让我不禁动容的还有另外一个场景,要强的美顺尽管知道长生的工资都被婆婆扣留,却依然坚持还婆婆钱,为了尽快还清欠款,她不得不起早贪黑楼上楼下送报。善良的长生心疼自己的媳妇,从妈妈手里要回了自己的钱,遭到美顺的指责。长生把她拉到镜子前,美顺还在念叨自己黑了瘦了,而镜子里却是长生泪流满面的脸。我每次读到这里心情都是复杂的,都会为这至情至性的文字和细节所折服。我相信所有对人心和世道还有美好期许的人都无法忽略这一段落带给我们心灵的震撼。

   还记得前不久,和一个已经颇有名气的作家聊天。当我们说起吃水果这样形而下的话题时,这位作家颇为小资地说:“我只吃草莓。”说实话,我当时忽然就有些厌倦,从内心而言,我质疑这样的作家。当不少作家不管通过什么方式脱离了生存的地平线,当作家的灵魂慢慢升腾和浮泛,当我们疏离了大地的声音和人民的生活,甚至当我们有足够的能力玩味文字和技术,甚至思想和精神,我们还能写出有血有肉的作品吗?就像遍地装饰华美的地板,这里还能长出大树开出鲜花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