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评职称为何这么难


□ 韩 付

  评职称是评委给你打分,给你评,又不是你自己评,因此人际关系对评职称是有影响的。我平时不爱聊天,也不大参加社交活动,吃过很多亏,包括没评上职称,其原因是不重视搞好人际关系,特别是和领导的关系。
  
  我的评职称之路,可谓是坎坷、心酸之路。
  在若干年前,或者说在“文革”后开始评定职称的初期,我那时没太重视职称的价值,没预测到它会增值,更没有想到它也会“通货膨胀”,故没把评定职称当一回事。自认为有无职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一个人所创造的业绩、对社会的贡献,或说能否拿出“真东西”。古今中外的一些名人,虽然他们没有职称,却作出了重大贡献。如爱迪生,没人给他评职称,给他发证。但他确是伟大的发明家、企业家,一生获得一千多项发明专利。毛泽东也没评过教授,但他确是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和军事家。这些人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学习的榜样。
  人生活在社会中,就有人际关系。评职称是评委给你打分,给你评,又不是你自己评,因此人际关系对评职称是有影响的。我平时不爱聊天,也不大参加社交活动,吃过很多亏,包括没评上职称,其原因是不重视搞好人际关系,特别是和领导的关系。
  我把精力大都用在写作、科研上。几十年里,我出版了23本书,发表小文近百篇,总发稿量约700万字,两个科研课题,分获科技进步二、三等奖,令我兴奋不已,也有一种成就感,这可算是我拿出的“真东西”了。
  可是,教师没有职称不行,它是称职的凭证,体现人的能力、水平和报酬的多寡。同时,也能给人一种荣誉感、自豪感。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职称的含金量越来越高,其增值速度越来越快,幅度越来越大。职工的工资、待遇与职称挂钩。中级职称比同龄高级职称的工资收入要少百分之几十,甚至更少。我深感虽是同一工作,却不能“同工同酬”,令人气愤不已,羞辱不已。高级职称者可住专家楼,明窗净几;而低职称或没职称者只能住“贫民窟”,黑暗潮湿。我常用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解脱自己。古有“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诸葛亮能甘居“陋室”,我住“贫民窟”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这种“贫富”差距在不断拉大,社会财产分配不公在不断加剧。
  写文章给我带来了荣誉,带来了知名度,周围很多人知道我写书,但也给我带来了麻烦、误解,也给我评定职称带来了阻力。有一年,我在一家教育杂志上发表《莫以教案论短长》的小文,说的是在教学检查中,应重点检查教学效果,而非看教案篇幅的长短。查教案要看其质量,而非其数量等。没想到这篇文章引起领导及其他人的误解,并对号入座,说文中提到的不好现象,是本校的现象。随即在单位上下进行批判,让我承认错误,并在该杂志上澄清,挽回其影响。我没认错,也没澄清。后因有人反对,认为文章的观点是对的,而没有继续批判下去。但某领导说:他在单位拿工资,又不说单位好话,不能给他评职称。
  有一年,我在外地调研,系主任给我打电话说:你今年可以参评职称了。听后我很高兴,自认为评上的可能性很大。因为与我同龄者早都评上教授了,现在与我一起参评的都是三四十岁的年轻人,可称为第二代,论资排辈也该排到我了。
  据说这一年,上级给了我们5个指标,共17个人参评,其中两个指标留给领导了,这样15个人争这剩下的3个指标。按规定程序,第一轮投票选出5名,淘汰10名;第二轮在这5名中重新投票选出3名,淘汰两名。这3名为上报的参评者,等待上级审批。
  我在外地调研仍没有结束,心急如焚,想立即回单位参评。系主任又打电话告诉我:投票结果我排第五名,按规定这5名中,再进行第二轮投票,选出3名为上报参评者,可领导说就定前三名,取消第二轮投票,因此你没有被评上。我听后认为:这是领导玩的小权术,故意不让我评上。
  我调研回来后,有人跟我说:在领导班子的会议上,某主要领导暗示大家不让评你,领导是有倾向性的。我立即想到这是我写文章得罪领导的结果。另一原因可能是我得稿费后没给领导送礼,曾有一领导称我为“铁公鸡”。其实,我不是不想送礼,而是不会送礼。在当今社会,办事往往就得送礼。
  有人还向我说,有些参评者在评选前到各评委家中或打电话求情、拉票,还委托别人做评委的工作,力争投他一票。那几天,各评委迎客人,接电话,忙得不亦乐乎。真有点像美国竞选总统那样,开展拉票大战。对于这种拉票的做法我很气愤,随即在《教师报》上发表《评职称与凭关系》的小文,臭骂了几句,出点怨气。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如果我是评委,人家找我让投他一票,我怎么好意思不投呢?都在一个单位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另外单位大,人员多,有很多参评者都不认识,这样很容易谁求我也就投谁了。什么规定、原则、公平等,皆忘却了。
   这次能参评职称是外语考试及格了,不过这个“及格”是别人替考的。人若倒霉喝水都塞牙,人家作弊没人揭发,我作弊就有人揭发了。在这以前的若干年里,也有岁数大、外语不好者找别人替考的,但都没事过关,被评上职称了。我参评这一年,指标少,参评者多,有人怕评不上就把我们作弊者揭发了。其实,那年不揭发,我也没评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我评职称为何这么难”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