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平地名考


□ 肖复兴

  临离开山西高平的时候,我向当地的主人要了一张高平的地图。走过全国许多地方,还没有见到如高平的地名这样充满悠悠岁月的感觉,纵使万户千门成野草,往昔早已湮灭得没有了一点影子,但千古历史沧桑的味道,还是沉浸在那一个个古风仆仆的地名里,就像陈酒还沉淀在夜光杯里,就像年轮已经刻印在树木中。那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份宝贵的遗存,是随血脉流传下来而打印在我们身上抹不掉的醒目胎记。
  太行山环抱着高平,“此地由来古战场,平沙漠漠野茫茫”,明诗里描述的高平,现在依然不过时。我来高平那天,风很大,望着绵延起伏的太行山,秋后层林尽染的火炬树燃烧着一山一山的烈焰,仿佛整个的山峰都在风中飘动,真的能够让人迎风遐想,发思古之幽情,也才能体会到唐诗里“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的意境和心境。
  在高平,一枕寒流的是丹河。整整一百里长的丹河由北向南横穿高平境内,将高平一分为二。当年,丹河成为了古战场的一道天然屏障。两千多年前,中国历史上冷兵器时代最著名最声势浩大的长平之战,就是在丹河两岸烽火连天,狼烟四起。在这里,血流成河不是一句成语,而是惨烈的真实,秦兵六十万,赵兵四十五万,最后,秦将白起只留下赵国二百四十名兵士回赵国报信,将其余四十余万赵兵全部坑杀。一条清澈的河才被人们叫成了丹河。丹河,这样的一个地名,让历史沉甸甸的压在人们的心头,让一条曾经被万千将士和百姓的血水染红的河水痛彻肌骨的流淌至今,让我忍不住想起陆放翁的诗句:“江河不洗千古恨,天地能知忠义心”。
  丹河两岸,如今关于长平之战的地名有很多。它们不是撒落在那里的一粒粒璀璨的珍珠,不是绣在历史衣襟上一枚枚干枯注解的纽扣,而是镌刻在那里的一串串历史的脚印,或者说是历史生长到今天的一棵棵斑驳苍劲的老树。如今,走在这样的地方,那些个地名便真的是拔出了萝卜带出了泥,打断了骨头连着筋一般,让人觉得历史一下子不再遥远,战火也仿佛就蔓延在脚下。脚下,有着四十多万被生生活埋的遗骨呀!
  如果在平常,说起公元前二百六十二年这样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年份,我会觉得和我太不相干,但在高平,这个年份,就像是在昨天,伴随着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一起在眼前纷至沓来,扬起漫天的尘阵和硝烟。那一年,秦国攻打韩国,韩国请求赵国救援,赵国参与战争之中,遭使秦兵攻打赵国。赵王派老将廉颇驻兵长平,抵抗如狼似虎的秦兵入侵,便有了这场历史上惨烈的战争。赵将廉颇,和他的后任赵括,以及秦将白起,成为了这里最著名的人物,两千多年以来,名声不衰。在我所在的城市和人们的记忆里,他们是历史教科书和戏台上的人物,但在这里,他们的血肉和灵魂化为了一个个地名,沉郁而凝重的泪滴一般,凝结成一个个经年不化的琥珀。
  在这里,我把这些地名归纳为和赵将相关、和秦将相关的两类。
  和赵将相关的,是空仓岭、营防岭、将军岭、光狼城、三军村、箭头村……这样的地名,至今还能让我闻到一些战火硝烟的味道。我甚至在想,每一个名字,都可以成为一出老戏的戏名,演绎出跌宕起伏的故事,一片丹心,万里梦想,无限河山,多少六朝兴废事,尽入高平地名中。空仓岭又名老马岭、乏马岭,意为上山之难,连战马都要打乏,依靠这样的有利地形,这里是赵军的防线中心。光狼城,四山环抱,三水汇聚,凭仗这样的天然地势,这里是赵军的接应补给基地。至于营防岭、将军岭、三军村、箭头村……光看名字,就能够知道和战事密切相关,火药味十足,且气势不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