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静也是一种激情


□ 王静(蒙古族)石舒清(回族)

  王静(蒙古族)

  石舒清(回族)

  石舒清曾在跟文友的信里说:“以中年人的眼光看人生,有一种木然里的悸动。”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气质沉静的作家激情的生活感悟。2011年6月30日至7月29日期间,笔者通过电子邮件跟石舒清就创作经历、阅读背景、创作风格、民族性、地域特色及跨界体验等方面进行了交流,印证了这种印象:时石舒清而言,沉静就是一种激情。

  王静(下文简称王):请谈谈您在不同地方生活的文学创作状态,比如在西海固、银川或北京。

  石舒清(下文简称石):我在北京最长的一段时间有四个月之久,是在鲁院上学。我是一个不很适合出门的人,因此那段难得的时间我基本上是在学校里,现在看来无疑是错失了浪费了。如果现在还有这样的机会,除了上课的时间,我会很少待在学校里。有这样几个地方我会选择常去,天桥、潘家园、琉璃厂、中国美术馆等。我现在生活在银川,在银川的时间,我最为主要的活动是逛旧书摊和读书,写作则不多。我写作需回老家西海固去。更具体一点说,就是回我的那个村子去。迄今为止,我的几乎所有的小说都是在我的那个小村子里写出来的。这好像造成了-一种习惯或者说障碍,就是除了回老家,我很少在别处写出小说来。随笔一类倒是可以不择地来写的。毛病也是自己慢慢养成的。这样的写作特点会给我不良影响,使我总是能找到借口,总是容易偷懒和懈怠。我常常会想起几个很优秀的河南作家的例子,他们身在北京,却可以很好地写自己的家乡。我想从这里得到启发。所以虽说银川离我老家不过三个小时的车程,但我已满两年没有回老家了,我企图在这期间写出一篇小说来,使我收获突破的快感和信心,然而习惯是顽固的,我确实还未能写出一篇像样的小说,也因此有些发慌,但是我还想再坚持一阵子,我想我要是真的能在别处写出小说来,一定和先前在村子里写出的那些小说多少会有些不同吧。

  王:略萨在《文学与人生》—文中说:没有什么能比文学更好地保护人类抵制愚蠢和偏见、种族主义、排外主义、宗教或者政党的狭隘和短见,以及民族沙文主义.…一文学与归属感、人类经验密切相关,它使我们更好地交流,是真正的生活。但也许还不止如此。我看过印度女作家阿兰达蒂罗伊的《微物之神》。这个女作家有过一个举动:带领农民反对政府在当地修建水电站。由此带来一个话题:文学与行动。在西海固乡村贫困的现实面前,作家真正的角色是什么?文学还能做什么?

  石:我觉得文学只负有写作的使命,文学最好的行动方式就是写作。这可能与我的行动能力较弱有关。我无法做一个振臂一呼或者首当其冲的人。我不习惯于一群人行动。我觉得群体行动里必有某种盲目性和破坏性。我想如果我很好地从事了写作,那么我的所有的抱负和寄托都可以通过这个来实现。离开写作来行动的作家,本质上已经是离开了作家的本分。我觉得作家越是个人化越好,也越可靠。

  王:关于你的阅读背景,好像有萨迪,有纳吉布·马哈富兹的《两宫间》。在伊斯兰世界范围内,你还关注哪些作家?创作上有没有一些隐秘的联系?苏珊·桑塔格说:文学是精神旅行。在你的作品中,童真情感融入写作是一个重要的特点,干净、简单、无杂念,写得专注,使阅读成为一种净化灵魂的精神之旅。《暗处的力量》中有一篇《最初的神圣》,写少年时期坚定的封斋带来的感受,等候第一颗星星时的描述特别具有动人的画面感。你的小说总是淡化生活中的苦难,心甘情愿、心安理得,甚至像得到了巨大回报一样地承受苦难。这种宗教的沉静气质让我不由想到索库洛夫的电影《灵魂之歌》,只是他的更为冷峻,而你的则更为热诚。还会想到陀思妥耶夫斯基。也许你的作品有俄罗斯小说承受苦难、清洁灵魂的精神气质?

  石:我读的伊斯兰世界作家的作品并不多。相对来说,读欧美作家的作品要多一些。伊斯兰背景对我的影响不是来自于相关作家作品,而是来自于我的生活经历。回族是一个全民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这个影响是基本的也是深远的。虽然我非常喜欢马哈福兹,但我读到他的作品的时候,已写作多年,基本形成了自己的写作风格。如果说我的写作受到俄罗斯文学的影响,我是很高兴的。我觉得俄罗斯文学给人的影响是一种健康的,广阔而恢宏,像大自然给人的影响一样。

  实话说,我一点也不愿意把苦难诗化。把真正的苦难诗化的写作者是不负责任的。如此,必定会放过了其中一些该谴责的该惩戒的。如果我写的苦难显得温和,力道不足,那只能说明,我感受到的苦难还不足够多,不足够折磨我,因为不能感同身受,因此说起来显得轻易了。实际情况也是这样的。我在生活上是较为单纯也比较顺利的。真正的苦难里大概诗意是很少的,但是需要足够的忍耐力。如果有这样一个问题,生活需要什么?而且只允许给出一个答案时,我的答案就是,生活需要忍耐。

  王:把艰辛困苦、枯燥乏味的劳动写成农事诗,在我看过的当代作家里,你是独一个。陶渊明的田园诗很美,但“悠然见南山”的字面背后处处都隐藏着“猛志固常在”的心结。而你对农事劳作几乎是怀着崇敬的心态来写的,小说中有的词汇用得不可思议,完全超出我的生活体验,比如说砸粪块的词汇有“喜悦感”、“阳光”、“芬芳”、“惬意”、“醉意”、“干净”、“醇厚的粪香”。您的小说语言过滤了生活语言。这诗意来自独特的省视人生的方式,似乎是与生俱来?

分享:
 
更多关于“沉静也是一种激情”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