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静也是一种激情


□ 王静(蒙古族)石舒清(回族)

  王静(蒙古族)

  石舒清(回族)

  石舒清曾在跟文友的信里说:“以中年人的眼光看人生,有一种木然里的悸动。”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气质沉静的作家激情的生活感悟。2011年6月30日至7月29日期间,笔者通过电子邮件跟石舒清就创作经历、阅读背景、创作风格、民族性、地域特色及跨界体验等方面进行了交流,印证了这种印象:时石舒清而言,沉静就是一种激情。

  王静(下文简称王):请谈谈您在不同地方生活的文学创作状态,比如在西海固、银川或北京。

  石舒清(下文简称石):我在北京最长的一段时间有四个月之久,是在鲁院上学。我是一个不很适合出门的人,因此那段难得的时间我基本上是在学校里,现在看来无疑是错失了浪费了。如果现在还有这样的机会,除了上课的时间,我会很少待在学校里。有这样几个地方我会选择常去,天桥、潘家园、琉璃厂、中国美术馆等。我现在生活在银川,在银川的时间,我最为主要的活动是逛旧书摊和读书,写作则不多。我写作需回老家西海固去。更具体一点说,就是回我的那个村子去。迄今为止,我的几乎所有的小说都是在我的那个小村子里写出来的。这好像造成了-一种习惯或者说障碍,就是除了回老家,我很少在别处写出小说来。随笔一类倒是可以不择地来写的。毛病也是自己慢慢养成的。这样的写作特点会给我不良影响,使我总是能找到借口,总是容易偷懒和懈怠。我常常会想起几个很优秀的河南作家的例子,他们身在北京,却可以很好地写自己的家乡。我想从这里得到启发。所以虽说银川离我老家不过三个小时的车程,但我已满两年没有回老家了,我企图在这期间写出一篇小说来,使我收获突破的快感和信心,然而习惯是顽固的,我确实还未能写出一篇像样的小说,也因此有些发慌,但是我还想再坚持一阵子,我想我要是真的能在别处写出小说来,一定和先前在村子里写出的那些小说多少会有些不同吧。

  王:略萨在《文学与人生》—文中说:没有什么能比文学更好地保护人类抵制愚蠢和偏见、种族主义、排外主义、宗教或者政党的狭隘和短见,以及民族沙文主义.…一文学与归属感、人类经验密切相关,它使我们更好地交流,是真正的生活。但也许还不止如此。我看过印度女作家阿兰达蒂罗伊的《微物之神》。这个女作家有过一个举动:带领农民反对政府在当地修建水电站。由此带来一个话题:文学与行动。在西海固乡村贫困的现实面前,作家真正的角色是什么?文学还能做什么?

  石:我觉得文学只负有写作的使命,文学最好的行动方式就是写作。这可能与我的行动能力较弱有关。我无法做一个振臂一呼或者首当其冲的人。我不习惯于一群人行动。我觉得群体行动里必有某种盲目性和破坏性。我想如果我很好地从事了写作,那么我的所有的抱负和寄托都可以通过这个来实现。离开写作来行动的作家,本质上已经是离开了作家的本分。我觉得作家越是个人化越好,也越可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