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警察兄弟


□ 易清华

易清华,男,现居长沙。1988年开始文学创作。用笔名易清滑在《诗刊》、《星星》、《诗歌月刊》等发表诗歌,并发表过大量的纪实文学作品。后致力于小说创作,在《大家》、《山花》、《青年文学》等发表中短篇小说。在(当代·长篇小说选刊》上发表长篇《窄门》。著有长篇小说《荣辱与共》、《背景》等。一

  在八年前,我突然被警察给抓了。当时我住在一幢单身宿舍楼,在车棚里把摩托车锁好后,我一口气爬上五楼,准备看一场期待已久的球赛。就在我把钥匙插入锁孔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扪了拍我的肩膀,我扭过头一看。身后站着两个人,是两名警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等了我多久。见到我望着他们,他们只是说,请我跟他们走一趟。

  从声音我就能判断出来,他们是真的警察,不是冒牌货,何况,他们是那样盛气凌人,带着执法者的优越感,不南得我不信。我一边点头,一边迅速地从锁孔中抽出钥匙,却没想到只抽出了、仁截。很最然,另外半截已经断在了锁孔中,我并没刚力的,真是见鬼;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将我笼罩。

  不祥的预感让我突然决定,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跟他们走。于是我很快镇定下来,问找我有什么事?其中一名嚼着槟榔的警察,姑且叫他警察吓,吧,猛地朝我呸出一口槟榔渣,那槟榔渣就像一只马蜂一样,嗡嗡地飞旋着掠过我的脸颊,我赶紧闭上眼睛。警察乙的声音随即传来:你叫什么,调子这么高,到了派出所不就知道了。

  我不明白两个警察为什么对我这么闪。莫名的惊慌使我的双脚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上,我不想跟他们走。我企图作最后的挣扎。我豁出去了,反正义没犯法,看他们能把我咋样?但就在这时,警察甲突然斩钉截铁地对警察乙说,给他上手铐。我一听,整个人就像一根掷进沸水的面条,立马软了下来。还没等警察乙把手铐拿出来,我就主动随着他们走下楼梯。

  走到一个路口,我随着两名警察上了一辆警用面包车。车子开动后,我想我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便问坐在身边的警察甲,请问你们找我何事?警察甲说你自己心里应该最清楚。我说我并不清楚。这时,我的心里是坦然的,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什么事都没做,这事,当然指的是坏事。一个人做了好事,可能还有不清楚的时候,但要是做了坏事绝对会心中有数。

  手握方向盘的警察乙突然扭过头来。你最好还是老实点,要是让我们来告诉你做了什么,你就麻烦了!警察乙不容我申辩,调过头去,叽叽咕咕地说。现在都什么人啦,一个个人模狗样,一肚子男盗女娼。警察乙边说边猛踩一脚油门,车子就像离弦之箭向前驶去。随后,他拉响了警笛。透过车窗玻璃,我看到了纷纷减速和避让的汽车,仿佛我是一个被捉拿归案的要犯。我不南得皱了一下眉头,心想,你们警察不是口口声声说要为人民服务要文明执法吗,而现在这个态度。与土匪有什么两样。

  此后,警察甲开始翻看手机上的短信,不再理我。我知趣地把目光投向窗外,保持沉默,我知道,这时说什么都没用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