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警察兄弟


□ 易清华

易清华,男,现居长沙。1988年开始文学创作。用笔名易清滑在《诗刊》、《星星》、《诗歌月刊》等发表诗歌,并发表过大量的纪实文学作品。后致力于小说创作,在《大家》、《山花》、《青年文学》等发表中短篇小说。在(当代·长篇小说选刊》上发表长篇《窄门》。著有长篇小说《荣辱与共》、《背景》等。一

  在八年前,我突然被警察给抓了。当时我住在一幢单身宿舍楼,在车棚里把摩托车锁好后,我一口气爬上五楼,准备看一场期待已久的球赛。就在我把钥匙插入锁孔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扪了拍我的肩膀,我扭过头一看。身后站着两个人,是两名警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等了我多久。见到我望着他们,他们只是说,请我跟他们走一趟。

  从声音我就能判断出来,他们是真的警察,不是冒牌货,何况,他们是那样盛气凌人,带着执法者的优越感,不南得我不信。我一边点头,一边迅速地从锁孔中抽出钥匙,却没想到只抽出了、仁截。很最然,另外半截已经断在了锁孔中,我并没刚力的,真是见鬼;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将我笼罩。

  不祥的预感让我突然决定,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跟他们走。于是我很快镇定下来,问找我有什么事?其中一名嚼着槟榔的警察,姑且叫他警察吓,吧,猛地朝我呸出一口槟榔渣,那槟榔渣就像一只马蜂一样,嗡嗡地飞旋着掠过我的脸颊,我赶紧闭上眼睛。警察乙的声音随即传来:你叫什么,调子这么高,到了派出所不就知道了。

  我不明白两个警察为什么对我这么闪。莫名的惊慌使我的双脚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上,我不想跟他们走。我企图作最后的挣扎。我豁出去了,反正义没犯法,看他们能把我咋样?但就在这时,警察甲突然斩钉截铁地对警察乙说,给他上手铐。我一听,整个人就像一根掷进沸水的面条,立马软了下来。还没等警察乙把手铐拿出来,我就主动随着他们走下楼梯。

  走到一个路口,我随着两名警察上了一辆警用面包车。车子开动后,我想我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便问坐在身边的警察甲,请问你们找我何事?警察甲说你自己心里应该最清楚。我说我并不清楚。这时,我的心里是坦然的,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什么事都没做,这事,当然指的是坏事。一个人做了好事,可能还有不清楚的时候,但要是做了坏事绝对会心中有数。

  手握方向盘的警察乙突然扭过头来。你最好还是老实点,要是让我们来告诉你做了什么,你就麻烦了!警察乙不容我申辩,调过头去,叽叽咕咕地说。现在都什么人啦,一个个人模狗样,一肚子男盗女娼。警察乙边说边猛踩一脚油门,车子就像离弦之箭向前驶去。随后,他拉响了警笛。透过车窗玻璃,我看到了纷纷减速和避让的汽车,仿佛我是一个被捉拿归案的要犯。我不南得皱了一下眉头,心想,你们警察不是口口声声说要为人民服务要文明执法吗,而现在这个态度。与土匪有什么两样。

  此后,警察甲开始翻看手机上的短信,不再理我。我知趣地把目光投向窗外,保持沉默,我知道,这时说什么都没用了。

  一刻钟不到,警车就停在了解放路派出所的大院里。

  我很快被这两名警察带进了一个狭窄的楼梯口。在二楼的楼道,一个少女伏在楼梯的栏杆上,听到有人从身边经过,她缓缓地抬起头,她的脸看上去就像一枚从水中缓缓升起的月亮,很苍白,泪痕未干。少女立起身子,我看到她的右手手腕被铐在了楼梯的镂花栏杆上。她对经过身边的警察甲低声哀求:大哥,我什么也没干,求求你,放我回家吧。

  两名警察没有停下脚步,警察甲的声音像锋利的钢刀:你以为我们吃饱了没事做,你什么都没干,会请你来!

  这时楼梯上的光线突然消失,黑暗降临、

  我跟在警察的身后往上爬,上了几级阶梯后,又回过头来看了那个美丽的少女一眼。在黑暗中,我感觉那个少女就像挂在楼梯把手上的一条巨大的蛇蜕,在微风中轻轻飘荡。

  少女——蛇蜕,这个奇特的感觉一下子在我的心中生了根,散发出一股冰冷、未知和神秘,迅速地弥漫我的全身,使我产生了恐惧。

  我被警察领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房子,准备接受他们的讯问。我坐在一个木凳上,一只五百瓦的灯泡像正午的太阳一样悬在头顶。我的额头很快沁出了豆大的汗滴,痒痒的,就像有无数蚂蚁在咬啮。我抬手准备擦汗,警察甲用一道严厉的眼神制止了我、我无力地垂下胳膊。警察乙说,我们开始吧。我嚅动干涩的嘴唇,无可奈何地说,那好吧。

  没想到讯问刚刚开始,那个被铐在楼梯把手上的少女突然大声地唱起歌来: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你的光辉思想,永远照我心……她的音域不宽,声音略显沙哑,但唱得很投入,很用心。

  这时,负责记录的警察甲把手中的圆珠笔一扔。走了出去,很显然,他是去对付那个少女。不一会儿,走廊上就传来了警察甲的声音。好啊,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唱歌……

  警察甲话音未落,在警察乙的提问下,我用一种相当克制平稳的语调开始了供述。首先是我的名字、出生年月、籍贯,个人工作和生活的基本情况。然后是家中有些什么人,他们都分别是干什么的。其间,走廊上传来了警察甲和那个少女的脚步声,隔壁那间房子被打开,唱歌的少女被关了进去。

分享:
 
摘自:当代 2013年第03期  
更多关于“我的警察兄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