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晚色



  一
  
  外公喜欢晒太阳。这在我们家族。是一件人所共知的事情。外公对阳光的迷恋程度,怎么形容都不算过分。有阳光的日子,外公总要夹着小马扎,在阳光下舒舒服服地坐着,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即便是盛夏燠热的正午,外公也会坐在门槛里,看着白花花的毒太阳,慢慢地移过门前的空地。发展到后来,外公对阳光的迷恋近乎是走火入魔了。有月亮的晚上,外公忽然就一骨碌坐了起来,用脚踢踢外婆说:“你咋不喊我呀,你看看啊,太阳都起床了呢。”外婆为此时常和外公吵架,外婆一和外公吵架就必然会骂这句话:“你个老不死的!”
  外婆简直是个“神算子”。外公一过完七十大寿,的确就开始老而不死了。他三天两头地生病,先是胃不舒服,泛酸水,治好了,又患了冠心病。冠心病还没断根呢,又查出左侧外囊脑血栓和骨质增生。大半年地折腾下来,外公仿佛把人能生的病都生了一遍,以至于医院里几乎所有的大夫与护士,都和外公成了熟人;以至于再有个小病小痛的,外公自己都能说出具体的病因,甚至知道该吃药还是该打针。“久病成良医”这句大俗话真是不无道理,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外公拒绝去医院里就医,而是让大家按他的吩咐去买某种药,或者是在外婆和舅舅们惊骇的目光里,自己给自己打针。外公自己开的“方子”居然还真有些效果,左邻右舍有个什么头痛脑热的,甚至也问诊于外公。或许是“瞎猫碰上了死老鼠”,有几次,外公还真看出了他们身体内部潜伏着的疾病。消息传到医院的时候,医生们都大眼瞪小眼的,表示难以置信。
  渐渐的到了后来,十里八乡的老百姓,都来请外公为他们看病。因为外公只开方子不收费用,结果一传十十传百的,外公几乎成了我们县的名人。许多人都不知道谁是他们的县长,但都叫出得外公的大名。
  成了名人之后的外公依然喜欢晒太阳,依然喜欢坐在阳光下面,半睡半醒。外公对阳光的迷恋随着他的大名一起不胫而走,结果,1995年的那个冬天,半个城关镇里,都坐着晒太阳的人。
  他们当然都是浅尝辄止,毕竟,与无所事事的外公相比,他们都还有需要他们去打理的事情。外公刚刚开始无所事事的时候,我的小外婆——我的亲外婆很早就过世了,准确点说,她是外公续弦的小老婆。她比我的母亲只大两岁,比我的外公小了整整两轮——还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这种极不协调的家庭组合,只有一方率先步入晚年,才显示出令人黯然的灰色背景,“老而不死”的外公当然早已力不从心,而我的小外婆,她的精力已经蓄积得过于旺盛,她必须没事生事地找人吵一架,才可以消解她的愤懑。外公,这个“老而不死”的男人(愿外公在天堂安息),当然是她首选的宣泄对象,她莫名其妙的争吵与谩骂,不需要任何导火索,像一种无法破解的病症,毫无规律地折磨着外公。
  每到这个时候,外公就坐在太阳底下,任外婆骂得唾沫横飞,任外婆踩得尘烟四起,也不回应一声。阳光下面的外公仿佛入定的老僧,面容慈祥,表情平静。外婆一个人骂得毫无意思,渐渐的,只好坐回到门里,一面暗暗地垂泪,一面默默地看着阳光下的外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