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粉笔字


□ 徐 岩

  1
  
  女人大平和小男人认识那天,广场上下了点小雨,靠松树林边的那把长木椅子上就积了水,不能坐人了。大平从背着的旧布包里找出一块干毛巾把水擦净,再让风吹一会儿,才坐下来吃馒头。大平咬一口馒头喝一口矿泉水,再环顾一下周围。馒头是早上蒸好的,里面夹了切碎的咸菜条,是自己腌的卜留克,后园子种的。水更是隔夜的凉开水,事先灌好了,带在背包里。就这,还得省吃俭用纳入计划花销内呢,要不日子就过不充裕。
  大平走这条路也是没有办法,她是受到了一个工厂里一块下岗的姐妹杨秋的启发,才决定试一试的。不然哪里找工作呢,要知道女人四十天过午,城里稍稍时髦流行一点的店铺也不会要她们这样的老女人顶门面。
  当时好姐妹杨秋跟她说去广场踩鞋底的时候,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子,忙摆手说可羞死人了,咱绝对做不来。后来听杨秋讲了个中要害之后,才算是活了回心。杨秋是个快言快语之人,跟她说你不是已经没男人好几年了吗?就算是进行着的一场找恋爱找温暖的游戏,也省得资源浪费了。再说了人家不少比你脸蛋差的都去呢,你又怕什么。最后杨秋拿话敲打她说,满世界里数你最傻,放着往兜里揣钱的买卖不做,跟人家苦穷,谁有闲功夫可怜你呀。
  大平就横下了心想,不就是拿身子陪男人吗,为了女儿能念完书,也只能这么做了。大平还给自己下了个标准,那就是攒够了女儿说的那笔读研费便及时收手。可一连去了几次也没碰见合适的,不是人家相不中她,就是她先撤梯了,所谓的撤梯是指她先心慌气短了,看见威猛的男人她便怕了,几次都是没等人家发话,自己则抽身而走,闹得生意不欢而散。跟杨秋说起经过,反而挨了她的骂。杨秋说你都结过一次婚了,啥阵势没见过啊,你这不是犯傻吗?
  大平横下心来真做一次的时候就遇见了那个小男人。
  大平之所以在那个男人面前加了个小字,是因为他不光是个子矮自己一头,年纪上也小自己几岁,要是眼光不差的话,能小五六岁的样子。小男人梳了个中分头,穿一套灰色的帆布劳保装,让大平琢磨不透的是她实在想不出来现在还有哪个岗位发这种衣服。城里大多数的工厂都停产了,工资更是开不出来,给人印象中干体力活的只有那些盖大楼的民工们了。可小男人的脸色却不像是乡下来城里的民工,那他又是干什么的呢?
  大平指着她刚擦干净的木椅的另一半让小男人坐,小男人就坐下了。
  大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伸手去背包里拿出了另外一个馒头,递到了小男人的手里,那个小男人居然接过去吃起来。
  两人好像一下子就不陌生了,感情也好像拉近了似的。
  大平说我好吗?
  小男人听了她的话后,拿眼睛盯了她好一会儿才说,好看着呢。
  大平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小男人说话时脸是红了一下的,心便涌起了一股子柔情来。
  大平便小了声地说,去咱家里吧,走着十分钟,坐线车也就两站地,只收你五十块钱。大平说完红着脸低下了头,眼睛正好看见了小男人脚上穿着的那双已洗得发白的军用胶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