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克勒门”到体面社会


  洋酒芝华士曾以"noble life" (或可译为体面生活)为题给出一百万欧元的研究资助,寻找今天的中国人追求noblelife的苗头,它的直接目的当然是商业性的,但其实质关乎一个noble society(体面社会)是否正在兴起的问题。

  从芝华士寻找noble life想到中国作家木心对上海的断言,他说“上海是暴起的、早熟的、英气勃勃的,其俊爽豪迈可与世界各大都会格争雄长,但上海所缺的是一无文化渊源,二无上流社会,故在诱胁之下,嗒然面颜尽失,再回头,历史契机骎骎而过”。说上海没有上流社会(与本文的体面社会同)或有几分道理,但就中国近代一百年而言,恰恰是西方殖民主义、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和知识分子精英等,共同合力打造了现代中国最像上流社会过的noble life。上海的英国总会、法国总会,精英们在上海西区过的西式生活方式,法租界的时尚,白俄带来的贵族文化,以上种种都透露出noble的品格和趣味。这些东西经历革命消失得十有八九,但在上海人的意识深处,老上海生活样式的流风犹存。因此,当一个以昔日上海寻梦为主题的文化沙龙以“克勒门”之名,最近一两年在沪上弄出动静时,上海的文化圈因此而为之感奋和激动就不难理解了。

  入迷于上海昔日荣耀的“克勒门”当然是怀旧范儿,但老上海的怀旧风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即已成气候,且不说先是港台后为内地影视剧中老上海的主题如何强劲而热烈,更大的上海怀旧是由新天地的横空出世带来的,将一片原本衰败不堪只等拆除的旧里弄,改造成沪上最知名的时尚中心,以至于石库门竟取代外滩的洋楼成为世博会上海日的Logo.从石库门建筑空间的怀旧,到诸如“王开照相”、“鸿翔女装”、“大光明影院“等上海老字号品牌的前世今生的娓娓道来,透露出上海的骨子里确有“noble”的精华,值得人们将老克勒的历史翻拣出来在微博的时代晒晒。

  但“克勒门”不止是怀旧,借用它的发明人之的陈钢先生的话来说,“克勒门”不光是老克勒的自娱自乐,更有提携新克勒的深意。从出席的人数看,沪上文化耆宿自然最多,但文化新晋同样不少。一次名为“吹起你的口琴来”的“克勒门”下午茶,从口琴在上海流行的历史,到让各式口琴出尽风头的表演,让我感慨,即便口琴很难在今天的八零后九零后的人群中流行起来,但由口琴而引出的故事、回忆和老少一堂的捧场,透露出人们对昔日上海文化创造力的赞叹,并由此激发出再创上海光荣的愿景。

  参与“克勒门”的文化沙龙,无论是老克勒还是小克勒,仍还是小众,它的文化意义对于一个更大的社会何在?从为——温饱而奋斗,到建设小康社会,是否随之而有一个对体面而雅致社会的追求?若然,“克勒门”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成为雅致社会成长的种子和机缘之一?过去三十年中国富裕起来,却似乎并不比贫穷时更体面,关于国人更加粗鄙的批评不绝于耳,让人对“克勒门”努力以赴的前景或少有乐观。我是例外,我相信“克勒门”的掌门人更是信心满满的,让我尝试讲点乐观的理由。

  前年中国纪念辛亥革命100年。革命推翻的清朝延续近三百年,也让三百年足以发展出的上流社会灰飞烟灭。随后的一百年,大小战争四十年,以革命的名义折腾了近三十年,直到改革开放年代以降才有和平建设的三十年。取代清朝的力量主要是受到西方文化影响的城市精英,他们对noble life有某种亲和力,所以今天有所谓民国范儿的说法,内里是精致和品质。但民国仍然命运多舛,内忧外患不断,最终也在场决定中国命运的内战中输给了共产党人领导的基本是由贫苦农民组成的队伍。这决定了民国那点有限的noblelife也随着革命的胜利而败落和消失。

  革命消灭了旧贵,也不再产生出旧时代意义上的新贵。不间断的革命和对资产阶级文化的藐视和打击,令社会不仅在物质上普遍贫穷,而且在精神上也因革命化而普遍粗鄙。能影响社会noble品质的富裕阶级和知识精英,要么早早在革命的炮声中急急逃离大陆,要么在社会主义改造中从西装革履的资本家变为一身中山装的干部,要么在一场场触及灵魂的运动中被羞辱而为革命群众所鄙视。但有意思的是,掌管文化出版的官员中多数是在民国完成教育或曾留学海外的.属于新中国最有教养的人群。他们有鉴赏力,所以毛泽东的中国在一段时间内并未停止对西方古典文化和学术的译介,而某些最好的文化人因为意识形态而不能继续学术研究,转向文化翻译,出现了在普遍的革命化的环境下文化出版的极有品质的繁荣。我等中学生的一点文化底子,就是在阅读傅雷翻译的巴尔扎克作品、汝龙翻译的契科夫作品过程中打下的。这可视为今天中国社会追求雅致文化的点种子。但因为经济上的普遍贫穷,更加上政治文化的导向,追求noble life在社会层面完全没有可能,在曾以noble life为生活方式的且仍在大陆生活的人士中也是勉强维持,多是徒具形式,或被人称羡,但无从令他人效仿。上海解放后还曾有过对“老克勒”的想往,那也是传说多于实际。总之,从清廷被推翻后,过去的七十年,是不断消灭noblelife的过程,待到改革开放的1980年代,没有人关心或提出noble life的诉求,全社会天大的司题是温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从“克勒门”到体面社会”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