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克勒门”到体面社会


  洋酒芝华士曾以"noble life" (或可译为体面生活)为题给出一百万欧元的研究资助,寻找今天的中国人追求noblelife的苗头,它的直接目的当然是商业性的,但其实质关乎一个noble society(体面社会)是否正在兴起的问题。

  从芝华士寻找noble life想到中国作家木心对上海的断言,他说“上海是暴起的、早熟的、英气勃勃的,其俊爽豪迈可与世界各大都会格争雄长,但上海所缺的是一无文化渊源,二无上流社会,故在诱胁之下,嗒然面颜尽失,再回头,历史契机骎骎而过”。说上海没有上流社会(与本文的体面社会同)或有几分道理,但就中国近代一百年而言,恰恰是西方殖民主义、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和知识分子精英等,共同合力打造了现代中国最像上流社会过的noble life。上海的英国总会、法国总会,精英们在上海西区过的西式生活方式,法租界的时尚,白俄带来的贵族文化,以上种种都透露出noble的品格和趣味。这些东西经历革命消失得十有八九,但在上海人的意识深处,老上海生活样式的流风犹存。因此,当一个以昔日上海寻梦为主题的文化沙龙以“克勒门”之名,最近一两年在沪上弄出动静时,上海的文化圈因此而为之感奋和激动就不难理解了。

  入迷于上海昔日荣耀的“克勒门”当然是怀旧范儿,但老上海的怀旧风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即已成气候,且不说先是港台后为内地影视剧中老上海的主题如何强劲而热烈,更大的上海怀旧是由新天地的横空出世带来的,将一片原本衰败不堪只等拆除的旧里弄,改造成沪上最知名的时尚中心,以至于石库门竟取代外滩的洋楼成为世博会上海日的Logo.从石库门建筑空间的怀旧,到诸如“王开照相”、“鸿翔女装”、“大光明影院“等上海老字号品牌的前世今生的娓娓道来,透露出上海的骨子里确有“noble”的精华,值得人们将老克勒的历史翻拣出来在微博的时代晒晒。

  但“克勒门”不止是怀旧,借用它的发明人之的陈钢先生的话来说,“克勒门”不光是老克勒的自娱自乐,更有提携新克勒的深意。从出席的人数看,沪上文化耆宿自然最多,但文化新晋同样不少。一次名为“吹起你的口琴来”的“克勒门”下午茶,从口琴在上海流行的历史,到让各式口琴出尽风头的表演,让我感慨,即便口琴很难在今天的八零后九零后的人群中流行起来,但由口琴而引出的故事、回忆和老少一堂的捧场,透露出人们对昔日上海文化创造力的赞叹,并由此激发出再创上海光荣的愿景。

  参与“克勒门”的文化沙龙,无论是老克勒还是小克勒,仍还是小众,它的文化意义对于一个更大的社会何在?从为——温饱而奋斗,到建设小康社会,是否随之而有一个对体面而雅致社会的追求?若然,“克勒门”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成为雅致社会成长的种子和机缘之一?过去三十年中国富裕起来,却似乎并不比贫穷时更体面,关于国人更加粗鄙的批评不绝于耳,让人对“克勒门”努力以赴的前景或少有乐观。我是例外,我相信“克勒门”的掌门人更是信心满满的,让我尝试讲点乐观的理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艺术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上海艺术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