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倒计时


□ 龙仁青

  瑙如爱上了梅朵,梅朵也爱上了瑙如,这对他们来说还真有点始料不及,可是他们就这样相爱了。从第一次相见到坠入爱河,他们只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以后的某个黄昏,他们坐在一家藏餐馆的小包间里,紧紧依偎在一起,说起他们相爱的过程,两个人都有点诧异。他们共同回忆着当初到底是谁“勾引”了谁,却又说不准在这种事情上谁更主动,一个人说是你先拉了我的手,另一个马上说那是因为你把手伸给了我。最后,他们用一见钟情注解他们的相爱。
  让他们更为始料不及的是他们各自的忙碌。特别是梅朵,随着旅游季节的到来,她简直就成了个“飞人”,隔三差五地就要“出去一趟”。梅朵第一次给瑙如说要出去一趟时,瑙如还以为她要到哪个商场买点东西,或者到哪个餐馆和朋友们一起吃吃饭,便爽快地说:“你去吧!”
  梅朵便在瑙如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背着小坤包就出去了。晚上,瑙如给梅朵打手机,问她在哪里,梅朵在电话里说,她在广东的中山。她的口气平淡,就好像她真的在哪个商场买东西,或者在哪个餐馆和朋友们一起吃饭一样。
  “不会吧!”瑙如有点儿不相信。
  梅朵却在电话里说:“手机漫游呢,我一会儿用座机给你打过去。”说着便把手机挂了。不一会儿,瑙如的手机响了,瑙如一看显示屏上跳出的电话号码,千真万确就是外地的电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瑙如沮丧地在电话里问梅朵。
  “很快就回来了。”
  “很快得几天啊?”
  “乖乖在家里等我,最多20天。”梅朵在电话里说。
  瑙如简直就要崩溃了。
  慢慢地,瑙如也就习惯了梅朵的不断“出去一趟”,这个搞旅游的漂亮女孩儿,这个可以说一口漂亮的英语、标准的普通话,藏语讲得也是那样的地道纯正的女孩儿,这个可以把全国各地著名旅游景点的导游词烂熟于心、倒背如流的女孩儿,在这个人们不甘于待在家里的时代,她的职业决定她只能不断地带着一批批迷茫、浮躁、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的人四处奔走,然后又失落地回来。
  那时候,全国各地都在搞北京奥运会的前期宣传,报纸上、电视里到处可以看到专门为奥运做的倒计时牌,说离奥运会开幕还有多少多少天。梅朵出去的次数多了,瑙如也如法炮制,用纸做了一个倒计时牌,梅朵每次出去,瑙如就开始一张张地翻他的倒计时牌。梅朵说,等到了冬天,过了旅游高峰期,她就会闲一点儿。瑙如翻着倒计时牌的时候,心里盼望着冬天快点儿到来,虽然他一点儿也不喜欢冬天。
  几乎所有的倒计时,都有着企盼的意思,瑙如的倒计时也不例外。此刻,梅朵又在外地的某个景点滚瓜烂熟地背诵着她的导游词,瑙如孤单地坐在屋子里的电脑旁,一边写着东西,一边看着刚刚翻了一张过去的倒计时牌,心里忽然想起了少年时代经常唱起的一首歌:
  
  许多旧事,
  过去以后就遗忘,
  像童年的儿歌,
  朦胧记得却不会唱。
  许多面孔,
  飘忽闪过就不再想,
  像墙上的日历,
  被岁月带走一张张。
  
  那时候,每每唱起这首歌,瑙如心里就会有一些苍茫的味道,感觉自己已经长大了,经历了许多,真的像歌里唱的那样,许多事已经被遗忘,许多事已经不再去想。现在想来,那都是些“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事情。其实,那时候的孩子们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去遗忘,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不愿去想,纯净的心里,只装着一个大大的企盼,那就是过年,为的就是能穿一套新衣服,能吃一些好东西,男孩子们可以放鞭炮,女孩子们可以积攒好多好看的糖果纸。那个时候,家家的墙上都挂着一本厚厚的日历,到了年末岁初,盼望着过年的孩子们眼巴巴地盯着那本日历,恨不得一天撕掉好几张。岁月带走一张张日历,那不是哀愁,而是一种希望。也就是说,家家户户的那本日历,就是一个倒计时牌,撕去一张,离自己期望的日子靠近了一些。瑙如记得,有一年,离过年还有几天的时候,瑙如真的把日历撕去了好几张,让日历在大年三十那天停留了好几天。为了这事,他还让阿爸打了一巴掌,阿爸说他长大了是个不会过日子的人。他清楚地记得,阿爸的巴掌向他扇过来时,跟他说的那句话:“难道你要把几天的饭一顿吃完吗?几天的盘缠一次花完吗?”
  日历的倒计时牌虽然被瑙如提前翻到了大年三十,但日子还是按部就班地过着,春节还是渐渐临近了。那一年,瑙如10岁,上小学四年级。
  那一年,瑙如的父亲时来运转,成了公社农技站的一名拖拉机手。他的“发达”却引起了生产队长阿桑的嫉妒,阿桑不时地在阿爸面前说一些风凉话,动不动就要找找碴儿,阿爸尽量躲着他。马上要过年了,阿爸从农技站里拿来了一些废报纸,把家里的墙都裱上了,没想到这事儿却让阿桑抓了把柄。原来,裱在墙上的一张报纸上是一位国家领导人的讲话,报纸是倒着裱上去的。有一天,阿桑来到瑙如家,看到这张报纸后,立刻说这是一种犯罪行为,暴露了瑙如一家对国家领导人的不满情绪,还说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当时,阿爸和阿妈都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阿桑撂下这句话,悠哉游哉地走了。阿爸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还是阿妈有主意,让阿爸给阿桑送点东西。到了晚上,她和阿爸提着农技站发给阿爸的大桶柴油去找阿桑,这事才算是没有闹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