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选的踟蹰


□ 弋 舟

  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

  ——汉乐府《陌上桑》

  一

  李选闲极无聊,在百度上敲下曾铖的名字。她想,叫这个名字的人不会太多,没准儿真的就被自己搜出来了。果然,搜索页面的第一页,就冒出来她这个阔别多年的小学同学。曾铖在成都,如今成了画家。这个信息让李选有点儿欣慰,好像曾铖的现状满足了她内心的某种预期。李选隐约觉得,这个曾铖,就该是个有出息的家伙。要不将近三十年了,自己为什么还会想起他呢?小时候的曾铖,在孩子堆儿里,就是那种风头十足的,显山露水的调皮和显山露水的聪明。李选点了百度的“图片”选项,如今的曾铖和他的画儿,出现在了显示器上。画儿是油画,李选看不出好坏;但通过照片,她看出来了——这个显示器上的“曾铖”,的确就是她要搜索的那个曾铖。这个曾铖,当然不是儿童时期的曾铖了,在显示器上挂着一丝中年男人玩味着什么的笑,但定睛看,眉眼还是小时候的模样。

  曾铖做了画家,人在成都。后来在一次初中同学的聚会中,李选把这个信息告诉了雷铎。雷铎和曾铖上小学时是最好的朋友,小学毕业后上了不同的中学,从此就没了音讯。初中同学聚会,一开始很热闹,但热闹之余,也有些不尴不尬。毕竟,如今每个人的境遇千差万别,再也不复当年,那时大家完全是平等的。所以三三两两,在大的气氛下.又划出了一些小团体,各自找各自不感到别扭的人说话。李选和雷铎从小学起就是同学,这一点似乎成为两人互相“不感到别扭”的理由。在饭桌上两人挨着坐,雷铎随口问李选知不知道曾铖的下落。李选说知道——曾铖现在是一个画家,住在成都。

  过去了一段日子,有天夜里雷铎给李选打电话,高兴地说他联系上曾铖了,刚刚才跟曾铖通了电话。李选把儿子哄睡着没多久,正有些困,听了这话一下子也有些兴奋。雷铎告诉李选,他是通过网络找到曾铖的——在一家艺术网站,他查到了曾铖的QQ号。为了获取这个有价值的信息,他不厌其烦,在那家网站注册了会员,因为不如此,他就无法查看曾铖的资料。

  “我在QQ上加他,没想到这小子立刻有了回音——用了不到三秒钟!”雷铎兴冲冲地说,“我们马上通了电话!真不容易,都快三十年了!怎么样,咱们上成都看曾铖去?今晚还有到成都的飞机没?”

  李选看了下表,夜里十一点多了。“你神经吧?这么晚了。干吗问我还有没有飞机?”

  雷铎说:“你不是在卖机票吗?上次聚会,你还叮咛我以后要买机票就找你。”

  李选说:“我说过吗?”

  雷铎肯定地说:“你说过!”

  李选定定神说:“哦,那可能真是说过。不过我现在不卖机票了。”

  雷铎说:“咦,你这人怎么朝三暮四的。”

  李选怕他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说:“怎么样,曾铖现在还好吧?”

  好在雷铎的思维很跳跃,立刻又跟她说起曾铖来,“看来还不错,在大学任教,联系之前我做足了功课,在网上搜遍了跟他有关的信息。这小子如今貌似有些名气了,画儿好像也能卖上些价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