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星期五下午的采编组


□ 杜茂昌













星期五下午的采编组,跟往常一样。窗台上放着几盆恬淡的君子兰和马蹄莲,在午后西行的阳光里,吮吸着灿烂的光辉孜孜不倦地进行着光合作用,临窗的书桌上堆放着一些书卷资料与办公用具,只是舒适的座椅上却空阒无人,对面的墙壁下摆放着一排沙发,也是那么静静地躺着。
整个办公室安静得如一幅画,惟一的生气却是来自挂在墙上的钟表,秒针不紧不慢按部就班地走着,逐渐指向了上班时间,于是,办公室又敞开了门扉,等待着上班一族的到来。
梁歌第一个走进了办公室,他每天总是这样捷足先登,看看四下无人,自言自语道,唉,又来早了,看来以后在路上要慢些走。他不禁想到了每天早晨,他首先进入办公室,抹灰拖地之后,其余的人才陆续赶来,而他的义务劳动也没人说个好道个谢,尤其是被他称为“小魔女”的岳菲菲更是不屑一顾,取笑他是自愿的,又没人逼你干,再说了你不干难道大家还不会干。梁歌也拿岳菲菲没招,只得将上一军,和她斗嘴,说,那明天你也别在家睡懒觉,给咱勤谨一回。想到了明天,梁歌就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迟起床十几分钟。
不对,明天是周末双休,应该有什么活动项目才行,聚餐、旅游、还是什么别的?让采编组大伙研究一下,一致通过方可以。想到了这个兴奋点,梁歌便意气风发迫不及待,把其它的大小事情全抛在了脑后。
这个时候,办公室资历最深的老将陈不染与实习生小祁相携走了进来。陈不染年逾四十,老成持重,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明显的标志,前额已开始谢顶,露出了一大块发亮的地方;小祁呢,却是一位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小女生,尽管平日里也是活泼得很,但在老师傅老前辈面前也要收敛一些,不免腼腆。两人走在一处,不知情者尚以为是父女。梁歌看在眼里,颇觉好笑。
陈不染对梁歌说,又是这么早呀。
梁歌想戏耍一下陈不染,阴阳怪气地说,生活多累呀,老陈,放松一下吧,我们换个活法。
陈不染不知何意,问道,能有什么活法?
梁歌看着陈不染,说,你真不懂假不懂,老陈,你在咱们这片大小也算个人物,埋头写了这么多年新闻稿,不说别的,光稿费也能买辆桑塔纳,别只顾攒钱,忘了享受,明天是周末,我们出去跑跑。
在这种场合,陈不染总是要回避,说,不了,你们年轻人跑吧,我明天还有些事情。
有事?梁歌知道陈不染的心事,说,怕不是你家开的饭店事情多得顾不过来吧,老陈,你和嫂子开饭店是挣钱,但也别光伺候别人,关上两天门,掏钱让别人伺候一下。
原来,陈不染的妻子下岗无业,就在市场租了一间房子,雇了厨子服务员,开了爿饭店。周末陈不染无所事事,也过去帮忙料理一下。陈不染当然不肯错过星期天食客大增的时机,对梁歌笑笑,摆手说,不了,你们自己去跑吧。
梁歌看看陈不染又埋下头整理稿件,知道再多说也无益,心里暗骂两句,守财奴老古董。
眼见争取不上老同志,梁歌又把目光投向小祁,笑嘻嘻地说,小祁,你明天总该没事吧,你说咱们去哪里跑跑。
小祁其实心里也愿意,只是不好意思开口。在学校里,同学们利用假期多次组织旅游,到名山、到海边,一串串美好的回忆,但现在,虽然也有机会,毕竟人事全非,而自己才刚实习没几天,又和大家年龄有差别,相处不很惯,只好推辞说,我看我就算了吧。
梁歌知道小祁的顾忌,赶忙说,没关系,大家同事嘛,一起出去转转,你要是不习惯,让菲菲姐带上你。
梁歌的话音未落,就听门外一阵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传过来,随即是尖利的嗓音,喂,梁歌,你又在背后说我呢,你这人怎么这样不地道。梁歌抬头一瞧,门口站着漂亮的电视台女主持岳菲菲,身上穿着服装城赞助的一套名牌时装,身材更显细致修长,活脱脱一个模特儿,却正在瞪着眼朝他佯装生气。
岳菲菲把拎在手里的小皮包往桌上一放,就笑起来,说,梁歌,你以后注意点影响,说话别那么大嗓门,在走廊里大老远就听见你在嚷嚷,人家小祁还是个小姑娘,你最好控制一下,不要存什么歪心思。
梁歌故意一愣,说,你说什么,哎,小师妹,别一见面就喊我哥,我可承受不住。
岳菲菲抓了一张报纸,揉成一团,朝梁歌扔过来,嘴上也不客气,少臭美,别尽想美事,你叫我一声姐吧。
这两个人一见面,总免不了一番唇枪舌战,梁歌知道再僵持下去,也讨不到半点便宜,于是,就把话题扯到了正事上,问岳菲菲,你明天有事吗?
岳菲菲不明就里,坐在椅子上,还是那腔调,找着歪话和梁歌打岔,说,大事倒也没有,可小事却不少,不知道梁老弟你要问哪一件?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