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铸剑者


□ 江 子

  本名曾清生,一九七一年七月生于江西吉水。在《散文》《天涯》《青年文学》《大家》《海燕·都市美文》等数十家文学报刊发表散文六十多万字,有多篇作品入选各种选集。出版散文集《在谶语中练习击球》《入世者手记》。现在江西省文联工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有一群神秘的鸽子把我引到这里。是的。那是一群野鸽子。听它们振羽的声音我就知道它们的属类。我本就是一个养鸽人。在我的国家,除了我的本业为人所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驯鸽是我最大的爱好。
  坦白地说。我喜欢日日与鸽相伴。我爱听鸽子咕咕咕的声音。鸽子是上天创造的暗喻“善”的动物,它们的全身没有一点邪气。它们在一起时甜蜜而优雅地蹁步的样子,会让我短暂忘记糟糕的时局。我会在恍惚间感到那是很多士子在街市从容行走,谈论国家与庶民。那正是我向往的太平盛世的图景。可是我的国家山河破碎,接连的战火让生灵涂炭,真正到了人不如鸽的境地。
  我遵从王的使命,到处拜访名山大川。在江南的大地上,我已经行走了不知道有多少个黎明黄昏。我看到太阳落下,月亮升起。我看到的最多的景象是枝干张牙舞爪的树木,奇丑无比的乱石,河流和湖泊,夜晚的北斗七星成了我心中最为熟悉的星象图案。
  我发髻松散,面目苍老,胡须零乱,衣衫褴褛。我的袖口被沿路的枝条撕得成了条条络络。这使我看起来袖口里灌满了风。我很累了。可是我依然两手空空。
  这群野鸽子就是这时候出现的。它们反复萦绕在我的头顶,咕咕咕的声音鸣叫不绝。我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可是它们围着我歌唱、飞翔。似乎遵从了一个神秘的律令。
  我索性跟着它们走,因为我本无目的。然后来到了这里。我看到了这座山。奇怪的是,那群领引我的鸽子一把我带到这座山前,就轰的散开,然后飞人森林。再无踪影。
  在我眼前的这座山苍苍茫茫,古老的树木无序地顺着山势拔地而起,树干和枝条都形状怪异,长势野蛮,欲与天接。远山蓊郁一片。风吹来。叶子在天空中发出类似呼啸的神秘喧响。地面上堆满了落叶,苔藓让我脚下的草鞋滑得厉害。我的耳边最少传来一万种鸟的声音。它们的唳声是如此的恣意。我的心中顿时涌起一股荒凉的情绪。
  我开始对这座山进行探访。我必须对这座山的地质情况和风水特点了如指掌。
  我看见在早晨的森林里有一种云蒸霞蔚的壮观景象。蒸腾的水汽使早晨的阳光无比明亮和湿润。鸟的扑翅声越来越大,最后连成了一片。让我似乎听见了国家的军营里操练的声音。森林里鸟羽多得如此惊人证明此山必有异秉。我跟随着鸟的踪迹寻访,看到了一个大湖。
  一个数十亩的大湖出现在我眼前。水汽幻变的彩虹在早晨的阳光下美丽异常。有七股水汽在湖边缓缓上升,在空中飘摇。四周花朵妖艳。异香扑鼻。我一点都不怀疑。那是神仙住的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