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青对身边工作人员心狠手辣


□ 杨银禄

  
  江青对身边工作人员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比如,她把她的首任机要秘书阎长贵(在职时间1967年1月9日——1968年1月9日)打成“坐探”投入监狱关押8年,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了。这里我再举几个例子谈谈这个问题。
  
  刚刚下葬要扒坟
  
  1968年1月2日,我调任江青的机要秘书没多长时间,突然接到老家“父病危速回”的加急电报。
  我看过电报,归心似箭,真想请个假回去看看,亲自伺候伺候已经70多岁的老父亲。等我冷静下来以后,心想,组织上信任我,把我派到这里工作,工作还未熟悉就请假回家,实在难以开口。于是便默默地把电报放进办公桌的抽屉里,没有向任何人讲,把难过和焦急不安的心情埋在心底。
  第二天,我又接到“父病故速归”的加急电报。噩耗传来,我悲痛欲绝,怎么也控制不住难过的心情。我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
  阎长贵知道我父亲去世的消息以后,同情我,安慰我,并立即打电话请示汪东兴(因为江青已经睡觉)。汪东兴考虑我调到江青处工作时间不长,还没有正式和江青接触,阎长贵还没有走,江青有什么事都由他处理,她不会找我处理什么事情,我回家的事无需报告江青。因此,也就同意我回家去料理老人的丧事。
  汪东兴批准我回老家以后,阎长贵派人替我买了火车票,又派车把我送到火车站。我就这样急急忙忙回到了老家。到了家,我直奔父亲居住的南屋,一进房门就看到骨瘦如柴,面色蜡黄,直挺挺地躺在门板上的老父亲。我大步跨到父亲的遗体旁,抱着他的头大哭起来,全家人也跪在地上大哭。我回去的第二天,就把父亲埋葬在我家的祖坟。
  父亲的去世,使我极度悲痛,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这时我患了急性胃肠炎,上吐下泻,发高烧,浑身没有一点儿力气。原本想掩埋了父亲就立即回京,可是我病得不能动弹,无法马上回京,只能躺在炕上养病。
  第四天,中央办公厅派中央警卫团政治部干部科的干事毛尚元到我家催我赶快回北京,并带来汪东兴的一封亲笔信,信中说:“杨银禄同志,你的岗位工作很重要,需要你马上回京,今特派毛尚元同志前去接你。”
  当时,我上吐下泻还没有止住,高烧还没有退下来,身体十分虚弱。老母亲不愿意我马上走,想叫我再守她几天。经过我和毛干事耐心做母亲的思想工作,她老人家同意我走了。她说:“在外边工作,身不由己,还是国家的事是大事,既然我把你交给国家了,忠孝就不能两全,快点回去吧,不能为了家里的事,耽误国家的大事。”我听了老人的话,想马上走,可是我站不稳,走不动,况且我的家离定县火车站有45华里,那时我家又没有自行车,怎么到火车站呢?还是毛干事有办法,他从当地驻军38军要了一辆吉普车,当时,定县的群众分两派,形势比较乱,部队的领导怕我们不安全,车上一位干部腰挎手枪,一位战士手持冲锋枪,把我护送到火车站,我们便回到了北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史精华》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史精华 Tags:江青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