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命(短篇小说)


□ 张宝全

  引子

  《一千零一夜》里有这样一个故事:

  开罗有一个穷人,睡在园中的无花果树下,梦见有人对他说:“你有宝藏在波斯的伊斯法罕,去找吧。”他醒来后便踏上旅程,经历了沙漠、海洋、强盗、窃贼、猛兽和异教徒带来的种种危险考验,来到伊斯法罕,却被巡夜的士兵当作强盗抓了起来,痛打一番。

  之后士兵问他来自哪里,为什么而来。他便讲了那个关于宝藏的梦。士兵大笑:“鲁莽轻信的人啊,我三次梦见在开罗有一个园子,园子里有个日晷,日晷旁有棵无花果树,树下有废弃的喷泉,喷泉下埋着宝藏。这是魔鬼捉弄骡子和笨伯的手段,你居然信以为真。”

  士兵放走了这个人。他连夜赶回开罗,回到当时做梦的那个园子里,那里正有一个日晷、一棵无花果树和一口废弃的喷泉,他在喷泉下挖掘,找到了宝藏。

  后来阿根廷人博尔赫斯将之写成了短篇小说《双梦记》,而巴西人保罗·科埃贺则写成了一部长篇《炼金术士》——这曾是一本让我爱不释手的书。

  我也曾想,如果这一切发生在中国,那又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第一章

  开凿石窟的地方,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小镇。

  围绕着几处井水,工匠们盖起了简陋的小屋,有些人已经把家眷接了来。商人们便也多了起来,除了雕刻和绘画用的工具、颜料和金粉银箔之外,也开始贩卖布料针线、锅碗瓢盆,孩子的玩具和胭脂水粉。于是出现了小小的铺子,然后是酒馆和客栈,还来了几个年华老去,在别处招揽不到生意的妓女。也许还有小偷,因为有人开始抱怨丢了钱和东西。

  目睹这些变化的少年,自己的生活却没有什么变化。

  三年前,少年的父亲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去世了,留给他一间房顶破敝的小屋——好在这里天干物燥,有没有房顶关系不大。还留下了一套残缺不全的石匠工具——好在少年还只能帮着真正的工匠打下手,那几件工具也够用了。

  白天的时候,少年和其他的学徒们一起工作,活并不重,所以晚上回到家,他还有精神在微弱的灯光下读一会儿书。

  是的,少年能够读书,父亲在世的时候,有时会请铁匠铺子外帮人写信、读信和算命的老书生吃饭喝酒,还在他生病的时候周济他。作为报答,老书生教少年认字和写字。开始的时候少年并不情愿,他身边的孩子们都不用学这些,父亲懒得解释,一顿棍棒就解决了问题。少年哭哭啼啼地上了第一堂课,很快就有了兴趣,先是因为可以在同龄的孩子中炫耀,之后是发现了读书的乐趣。

  后来,来了一个自称是老书生孙子的人,把老人接走了。临走前,老人把自己的书留给了少年。少年已经把它们都看了一遍,有的地方明白,有的地方不明白,因为再没有人可以请教,他就回过头重新再看一遍。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白天他做学徒的活儿,晚上他读书。

  此外,少年的心中还藏着一个秘密——那是父亲留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