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至爱


□ 吕 云

至爱
吕 云

  一
  
  单位公布下岗名单的时候,肖玫正在打扫卫生。在她工作的职工食堂,每次卖完饭后,都由几个女工负责收拾案板、清洗地面。其实这些工作可有可无,可紧可松,因此听到这个消息,几个女工就扔下手中的活路,嚷嚷着:走呀,去看呀,别把老娘弄掉了!
  见肖玫没动,胖嫂刘四梅停顿了一下:哎,肖玫,你不去呀!
  肖玫依然在做事:不去,是死是活,去了又能怎样!刘四梅就叹了一口气,说,也是,就凭你那张漂亮的脸蛋,谁都想上你,哪忍心下你呀!说完意味深长地一笑。
  刘四梅走后,肖玫就把手中的抹布往案板上一扔,像祥林嫂捐完门坎回来一样,怏怏地坐在条凳上。因为她知道,她不用去看,下岗名单上,一定有她的名字。
  试想一下,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一个改制企业里做事,顶头上司看上了你,想占你便宜,你不仅不干,还扇人家一记响亮的耳光,他能不恨你吗?
  那天晚上,肖玫上夜班。十点以后,来吃饭的人稀了,肖玫刚把案板扫净,后勤总务长老余拎着一袋水果走进来,肖玫玩笑道,余总,这么晚了,你提了这么多水果,该不是送我的吧。老余把水果往案板上一放:哎,这话说对了,就是送给你的。肖玫就走上前拿了一个苹果,转身去清洁池边洗。她突然感到一双大手从她身后伸过来,紧紧地抱住了她的乳房。
  肖玫吓了一跳,但她并没有大惊大叫,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你快松手。
  她的行为误导了老余,他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把那双肥厚的大手向下延伸。正是夏天,肖玫穿得少,这就极大地方便了老余,只一下子,他的手就滑到了女人最敏感的部位。
  肖玫转过脸来,脸上似乎有种淡淡的笑意,这又给老余新的误导,他以为这个女人和他一样,早已受不了情欲的煎熬。因此在把肖玫搂得越来越紧的时候,还张开大嘴想把肖玫的嘴唇咬住。就在这时,他感到了面颊上一阵灼热的疼痛。他触电一样松开了手:怎么,你不是……肖玫没事一样去洗手,仍然是轻声地说,老余,你喝多了。老余并不明白肖玫的心思,说,我根本没喝酒!肖玫便把苹果猛地甩在地上,失态地叫喊,那你就错了。你滚!
  按说老余对肖玫不错,他知道肖玫的爱人长年病重,生活困难,便在很多地方对她格外照顾,比如说分东西总是挑大的好的给她,发奖金总是想让她拿最高的,特别是改制前的最后一次到青岛疗休养,他硬是顶住工龄长肖玫许多的女工的吵闹,把她送上东去的列车。
  肖玫以为老余可怜她、同情她、照顾她,她一直以感恩的心情尊重他,以干好自己的工作来报答他,没想到老余平时热心快肠,嘻嘻哈哈,心里则另有所图。
  她知道老余是那种敢做敢为的人,因此听到减员的消息,就知道自己榜上有名。
  果然,刘四梅她们回来的时候,都小心翼翼地看着肖玫,刘四梅打抱不平地说,肖玫,去公司闹呀,一哭二闹三上吊,没哪个当官的不怕的。
  肖玫摇摇头,拿起自己的背包走出门去。
  
  二
  
  肖玫嫁给阿潮的时候,阿潮正在厂里走红。阿潮原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因为长得帅,又因为写得一手好诗,很快成为厂宣传部的副科级干部。一时间,有两千多人的工厂里没结婚的少女们无一不在谈论如何打动他,让他看自己一眼。还有一个少女因为强烈的单相思,最后得了妄想症,见了他的面就想脱衣服。当时肖玫在钳工班学徒,但她不是爱凑热闹的人,她觉得自己虽然长得漂亮,但文化不高,不是阿潮那股道上的人。她一门心思学技术,不料歪打正着,她的内电技术在全市青工技术大赛上获得二等奖,阿潮就带了几个宣传干部来采访她。一进门,阿潮就眼前一亮,心里说,踏破铁鞋无觅处,来得全不费功夫,就是她了。从此阿潮就对她穷追不舍。给她买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特别是每天为她写一首诗,比如“芳草总是默默地长,在山坡,在河边,在一切有土的地方,不与人争雄,却散发着郁香,让人常常忘记了鲜花,却记着她们的模样”。这样,肖玫就抵御不住了,终于在一个晚上,她把自己的一切给了他后,成了他的新娘。

  肖玫的好日子是在女儿三岁那年到头的。那年夏天,肖玫刚刚从一线调到后勤工作,阿潮便经常腰疼,发烧,小便频繁,去医院检查,说是得了尿毒症。这个要钱又要命的病一旦上身,阿潮的工作就不能干了,每年的收入就少了一万多块。加上他要不停地吃药,做透析,许多药要自费去买,家里的经济状况一落千丈,这样,肖玫每月一千块钱的工资就显得格外的珍贵了。遭遇了下岗,按理她要对丈夫说,让他替自己分担一些痛苦,想想办法,但阿潮目前的样子,她能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吗?显然不能。
  这天早晨,像往常一样,天不亮肖玫就走出了家门。其实那时离劳务市场开门还有两个多小时,但她怕丈夫看出端倪,就装作正常上班的样子。也由于路途太远,有十几站路,她不想花三块车票钱,就徒步前往。当她汗淋淋地来到劳务市场时,连门都没有开。她刚想到旁边的一家菜市场转转,看看有没有她做事的机会,一辆马自达轿车驶到她身边,一个中年男人从车窗里伸出头,大声问她,喂,是来找工作的吗?肖玫点点头。那人又说,当保姆干不干?每月一千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