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歌如绸


□ 于燕青

  “我相信我的一生必须在歌唱中度过”
  ——惠特曼
  
  生命中的河流
  
  忘不了那个午后,斜阳照在空旷、寂寥的庭院里。我听着远处老式留声机反复播唱的电影插曲《一条大河波浪宽》。我温暖地流着泪,内心不再是荒凉与忧伤,庭院里的花开了,我的心花也开了。草木葳蕤、鸟语蝶舞,一派盎然春意。
  那时正是文艺的春天到来之时,许多老歌中的禁歌解冻。这首电影《上甘岭》的插曲虽没有被明令为禁歌,但也并不提倡,很暧昧的。那个年代只要涉及爱情、美的东西都是见不得阳光的,现在的年轻人无法理解。那时我们唱铿锵有力的语录歌、气壮山河的样板戏歌、妇孺皆知的造反歌,跳忠字舞,看《半夜鸡叫》一类的电影。世界洋溢着惨烈的杀伐,少女的情怀也被戗杀在永远的蓓蕾,身体更是注定不能绽放的花儿,强势的荷尔蒙、力比多也无能为力。我们把心暴露在阳光下,把身体留在黑暗中。而今身体就是花儿,郭兰英刚毅不失柔媚的音质真的就让花儿在阳光下绽放了、怒放了。“姑娘好像花一样,小伙子心胸多宽广。”如花的身心又有宽广的胸怀来呵护,我又怎能不流泪。我是姑娘,我是如花一样的姑娘,可以恣肆绽放玫瑰一样的颜色、水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再也不是“青年妇女同志”了。我下乡的时候,我们这些十六七岁的女孩,一概被当地老农、小农们称为“青年妇女同志”,恨得我们牙痒痒,因为在我们那时的印象中,只有结了婚生了孩子的女人才被称为妇女。那时,在我们眼里,结婚、生孩子都是肮脏的、不光彩的事。
  终于可以这样明目张胆地唱、肆无忌惮地听这属于阳光、沙滩、玫瑰、红葡萄酒的歌。也许那个播放这首歌的人和我心有灵犀吧,否则他又怎会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播放。“姑娘好像花一样……”噢。可以把一个女孩如花的渴盼、如花的肌肤、如花的魅力张扬于世,那是怎样的温暖和幸福呀!只有经历茫茫黑夜的人才知道光明的可贵。
  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首《一条大河波浪宽》的歌,真的就是我生命旅程中的一条河,它像一条森严的分界线,在我必须歌唱的一生中,俨然划出了此岸与彼岸的两个不同气场、泾渭分明的世界。
  
  彼岸
  
  曾经的禁歌伴随我一同度过那个寂寥、落寞的年代,是黑暗中的灯塔。那个时候,我们远离了爱和美,那个时候的爱和美的标准是打上了政治烙印的。那时的美是《红灯记》里的李铁梅浓眉大眼、咬牙切齿、气冲云霄,是《红色娘子军》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凛厉、铿锵、剑拔弩张。那美就像李铁梅的名字,是冷冰冰的铁,是冰天雪地里的花。那是一个很男性的时代,连风都是硬的。
  糟糕的是,我的审美和时代很不合拍,我的审美商被一张旧照片启蒙了。我在父亲的一本旧影集里看到一种浑然不同的美,一种让我心颤的东西。那是一个女记者,她偏着头,挺着胸,刘海蓬松,但她一点没有戏剧里那种高、大、全的正面人物的美,她的眼不大,眉也不浓,却流溢着春天的明媚。我后来才知道那叫妩媚、风度,优雅、高贵。是气质,是属灵的美,不是属肉体的漂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