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岩鹰的眼神(外一篇)


□ 龙章辉(侗族)

  一只岩鹰出现在木叶村。整个村庄如临大敌,人们纷纷丢下手里的活计,赶紧采取不同的方式去保卫家里那一窝鸡崽崽。路近的,拔脚就往家里赶;路远的,急得脚儿打颤,孰料越急竟越跑不动,只得扯开嗓子朝家门口大喊:“三伢子哎——四妹子哎——快将鸡崽崽捉进圈里去——岩鹰来了——”。那正在屋檐下埋头堆泥巴过家家的三伢子四妹子们却镇定自若,抬头看看天,在哪儿呢?东边,南边,西边,北边……几颗小脑袋晃来晃去。还是四妹子眼尖,小手一翘:“在那呐——”果然,东南面有团黑影越来越近。妈也——真的来了!孩子们终于急了,颠着小小的屁股赶紧去捉鸡,谁知鸡崽崽们更不急,只顾咯咯地叫唤,目光定定地瞅着石缝缝里难舍难分。
  天空是七十年代初的天空,大团大团的阳光和激情似乎并不能阻挡一只岩鹰的到来。一只岩鹰从东南面的山口闯进木叶村。起初只是一个小点点,慢慢地近了、大了,两扇灰黑的翅膀坚挺着,鼓凸的眼睛有如电光火石,炯炯地俯视大地上的山峦、田野、房屋、河流、草坪、鸡崽崽和小老鼠们。它那幽亮的眼神具有强大的穿透力,能洞察一切渺小与细微。一旦猎物锁定,就会挟惊雷闪电骤然俯冲,猝不及防地叼起猎物,在人们的顿足声里盈盈上升。反之,则贴着耸立四周的山峰悠然盘旋,尔后振动双翅,朝南面的岩鹰界傲然飞去。天空的无垠造就了岩鹰的骄傲自负。一只岩鹰在盘旋着上升,像一块小小的黑夜,在阳光大捆大捆地抛撒而来的光线里自由地上升,群山绵延的峰峦也攀不到它的羽翼。面对汹涌而来的白天,这块小小的黑夜好像并不存在突围的激烈与战斗,只是悠闲地、蔑视一切地盘旋、上升。
  与岩鹰一样对木叶村构成威胁的还有老鸹,即乌鸦。老鸹比岩鹰小,却比岩鹰黑。浓黑的墨点出现在空中,就知道是老鸹来了。“呱——呱——”的叫声一掠而来,又仓皇而去。老鸹不吃鸡,只叼鸭。与勇武的岩鹰相比,老鸹毫无震慑力,只令人讨厌。听见老鸹叫了,三岁小儿都能拿起扫帚守护在小鸭子身边,一旦老鸹来临就奋力扑打。一群老鸹就像是一堆黑夜的碎片,在光明的天地间被驱打得七零八落,抱头鼠窜。在木叶村,老鸹还被视为不祥的象征。出门若听到老鸹叫,定有不顺,便不能走了,只好窝在家里抽闷烟。
  很小的时候,岩鹰骄傲的眼神就仿佛给予我一种启示:只有高度,才能脱离卑贱;只有飞翔,才能翻越忧愁!于是,从小就身陷尘世之苦的我对岩鹰欣然神往。在木叶村,我是卑贱的,我们全家都是卑贱的!如同一棵草、一粒尘埃……背负着尘世的重荷苟延残喘。七十年代初的天空隆隆地碾过一轮又一轮强大而高压的气流,使我弱小生命里的自由天性支离破碎。我的严重营养不良的脸庞像一片小小的菜叶,枯黄地反映出程度不轻的病虫害。因此,我渴望高度,渴望飞翔,渴望接近光荣与梦想。就像一只岩鹰一样,超越卑贱与忧愁。
  岩鹰的狂傲与屡屡进犯激怒了木叶村村民!于是,他们开始行动了——
  最先出动的是民兵。民兵埋伏在田坎脚,子弹带斜披在背上,半自动步枪一动不动地瞄着悠远的蓝天。砰——砰——砰——。枪声响过,岩鹰却不见了踪影,蓝天惊恐地似乎又后退了一丈。而比民兵更早埋伏下来的孩子们此刻却欢呼雀跃,争先恐后地扑向那些散落在草丛里的发烫的子弹壳。人们不禁埋怨起民兵来,生产劳动不积极,什么枪法也没有。民兵却不高兴了,步枪往肩上一挎:飞得那么高,子弹够得着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