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贞丰(四篇)


□ 舒 婷等

在贞丰(四篇)

      舒 婷等

    戴上贞丰的金耳环 舒 婷

“地无三寸平,天无三日晴”,这是贵州的写照。贵州多山众所周知,地形复杂因而气候变化无常,这也是常识。贵州人不相信中央台的气象预报,时时抬头望天,祖辈流传下来的民谚,是他们判断出门要不要挟一把伞的指导方针。
我仅去过贵州三次,每次都刻骨铭心。
十年前去了“贵州屋脊”威宁地区,走进高原彝村,才知道什么叫做彻底的贫穷,什么叫做发自内心的喜悦。当时进出机场都绕开贵阳城不进,因为满城都是“舒婷卫生巾”的广告。那一届作家协会换届,贵州省文联的老主席一边在我的名字上打叉,一边嘟囔着:“做了那么大的老板还来竞选作协委员!”
四年前攀登铜仁地区的梵净山。西坡上山还不太难,东边下来可是八千级台阶一步步亲力亲为哪。气喘吁吁踉踉跄跄,好胜逞强地抢在前面,伙伴们明里誉我为“卫冕冠军”,背后可怜我“终究累得不成人样”。之后的整整一周,每逢下楼梯,我都扶着栏杆倒退挪动两条僵硬的腿,一边滋滋吸着冷气。
今年夏天去的是兴义州的贞丰县,离贵阳只有250公里。高速公路尚未全线贯通,车子成“之”字形穿进窜出,仿佛要让我们充分体会车窗两边喀斯特地貌的险峻雄奇。
一进贞丰,开门揖客的是北盘江大峡谷。一桥飞越,天堑变通途。公路大桥长486米,高388米。站在桥上极目远眺,群山绵亘云蒸霞蔚,大自然博厚渊深,人在其中有如一粒草芥,弹指立灭似的渺小卑微;俯瞰闪闪发亮的北盘江,在遥远的谷底蜿蜒,游动有如银线织绣;风打着怪唿陡然旋起,患恐高症的人立刻倒退好几步。而那玩蹦极的勇士们,若从这里一头栽下,扯回来后三魂恐已走了六魄。
大峡谷简直是圣迹,是上帝手捏的大皱褶,它的不可思议,撕裂般的疼痛,震撼力直达灵魂,让所有都市人无言地敬畏与臣服。
在桥上怔忡久了,离开时鬓发张扬,脚下踩着云头。
北盘江沿岸有著名的花江铁索桥、摩岩石刻群、岩壁画、白层古渡口等,以及三岔河风景区。游览这些古老风情,最好是穿着草鞋荷着背囊,进野店打尖逢村寨投宿。白天求山花让路,夜里等山鬼敲门。自然啰,必须是年画上那个长发半掩修肩裸足的美貌女精。
现代旅游车行匆匆,好比翻阅画报,图个眼睛热闹而已。陪同介绍的是县宣传部副部长小蒙,他是土生土长的布依族小伙。我们问小蒙:“现在还有没有最典型最原始的布依族村寨?”他哈哈一笑:“那不就是我的村庄吗?”我们立刻央他带路,闻一闻靛泥的味道(这里的靛染工艺已有几千年传统),听一听阿哥阿妹吹奏木叶,“浪哨”(对歌)此起彼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