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沈从文的爱情


□ 言 子

  1934年,张兆和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1934年,沈从文也可能是世界上最痴情的男人。
  在1月12日至2月2日的湘西水路上,沈从文坐在船舱里给张兆和写了几十封信,光1月16日那天,他就写了6封。这几十封情书,不再是张兆和一个人的,它早已成为现代文学的一笔财富,成为一篇篇优美、细腻的美文,成为现代人追溯一条古老河流的最好读物。写乡村的散文大家,有卢梭、吉辛、梭罗,写一条河流的,恐怕就只有沈从文了。一条30年代的沅江,在他从桃源上船那天起,就在给张兆和的情书里如数家珍般展现。那个冬天,沈从文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一路慢悠悠坐在船上,看沅江两岸的风景,一路甜蜜地给张兆和写信。他的痴情和多情,像船下清澈的河水,悠悠流向张兆和的梦境。
  1934年对于我来说有些遥远,只能从文字里去了解和感受民国的一些人事。我对那个年代是模糊的,是没有时间的。再次读完《湘行散记》,我记住了1934年,记住了那个冬天有一个书生从桃源坐船回凤凰,记住了他在1月12日至2月2日的小木船上给他的爱妻写了近50封情书,记住了沅江两岸的风景、吊脚楼、女人、船夫……
  那是1934年的沅江,是1934年的湘西。江水流逝了,曾经的风景、人情、乡镇流逝了,唯有沈从文和张兆和的爱情还没有流逝。她似一条明净的江,一直流着,从过去流到现在,再流向未来。今天,我们已经读不到这样的情书,看不到这样的古典爱情。今天,我们已经看不到1934年的沅江,看不到沈从文笔下的湘西,看不到那些河上穿行飘摇的船只,也听不见沅江流域满河的橹歌了!我们只能从沈从文的情书中,去感受、回溯1934年的沅江,去感受、回溯一条原始的还没有被现代人蚕食的河流。这些情书,在今天以至将来,就越加弥足珍贵,它不但记录了一段古典爱情,还记录了一条我们现在看不到的河流。
  1934年的冬天,张兆和在北平的寒夜里,可能也听到了沅江上的橹歌,看到了沅江两岸的风景,还有那些成千上万一辈子在江上求生的船夫。这些,沈从文在写情书时,都一一告诉了她。她还在寒夜里看见了那只小船,慢悠悠向着沅江上游漂去,还有船舱里那个在冷风中日夜为她写信的人。
  ———梦里来赶我吧,我的船是黄的,船主的名字叫做“童松柏”,桃源县人。尽管从梦里赶来,沿了我画的小堤一直向西走,沿河的船虽万万千千,我的船你自然会认识的。这地方狗并不咬人,不必在梦里为狗惊吓。
  看来张兆和跟大多数女人一样,怕狗,沈从文才在信里这样宽慰她。与其说是丈夫,更像一个细腻、缠绵的情人。用文字描述湘西的风景,沈从文还嫌不够,他还带了彩色蜡笔和照相机,把沿岸迷人的风景描绘出来和信一起寄给张兆和。
  ———为了只想同你说话,我便钻进被盖中去,闭着眼睛。你瞧,这小船多好!你听,水声多幽雅!你听,船那么轧轧响着,它在说话!它说:“两个人尽管说笑,不必担心那掌舵人。他的职务在看水,他忙着。”船真轧轧地响着。可是我如今同谁说去?我不高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沈从文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