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和书


□ 陈 原

  苏黎世
  
  早上离开酷热的北京,当地时间十二点半到达卡拉蚩,地面温度说是31℃,但一出飞机,热空气扑面而来,人的感觉比北京38℃时还要难受。这里的国际机场我已到过多次,还是老样子,特点是椅子多,且有空调,任凭几架巨型国际客机同时到达,过往乘客都可以找到舒适的座位。不过近年因为时有劫持飞机事件发生,所以要在空调的休息厅外排着队(有时还在烈日照射下)接受安全检查。男的归男警搜身(上海解放前叫“抄靶子”),女的归女警检查,空气顿觉紧张,而且在炎阳迫照下久等,使人的神经绷紧了,脾气也暴躁了,时时发生不满之声。我到过好多国际机场,以这个中转站最为“杯弓蛇影”。
  站在那里等候检查时,不免想起“劫持”一字。“劫持”西方称为hijack的字,是七十年代才出现新义的。这个字古已有之,但由于六十年代后世界性的骚乱增加,劫持飞机的事情层出不穷,所以连这个本义为拦路抢劫的语词,也逐渐转化为专指劫持飞机了一一七十年代开始,现代汉语才出现“劫持”字样。记得十年前(一九七三)我在东京看到三省堂一九七二年第四版的《现代美语俗语辞典》(初版于一九六九),此字还保存了原来的释义:“抢劫,特指公路上或车上的抢劫。”只是同年新出的《简明外来语辞典》才采用了这个字的现代专指语义,“以武力劫持飞机——美语”,并且加注说日本赤军派学生于一九七0年第一次劫持日本飞机,把这个字导入通用语汇。
  好容易安全检查完毕,进入有空调的休息厅,颇想入睡,却又由“hijack”默想到一些语词的语义变化——由于社会生活的变化而引起的变化,不知不觉的就连睡意也没有了。我想到的许多字当中,cas-sette一字特别令人信服地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从女人的首饰箱到软片盒,又从软片盒转到现在专指的卡式(盒式)录音磁带。语汇的变化,其中包括语义变化,是同社会生活息息相关的,这是社会语言学研究的出发点。不过语义变化是很微妙的,刚才联想起的hijack在七十年代本已转化为专指“空中劫持”了,但到八十年代美国报刊使用这个字时,又回到它原来“公路拦劫”的意义,不过不是“拦劫”,而是“劫持(汽车)”了。
  这个国际机场的休息厅里,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很多标志(指示)都利用符号,不甚使用文字。大约因为此地过往旅客非常多,而且大部分是过境的或换乘飞机的,使用的语言一定很多、很复杂。实际的社会生活使管理人员聪明起来,他们宁愿用符号直接诉诸人们的视觉,免得因语言不同而发生误解。比方一个“洗手间”(即“厕所”的委婉说法),男女有别,如果用文字标明,必至于五花八门。英语写Gentlemen和Ladies,德语简写H(Herren)和D(Dame),俄语缩写为M和Ж。我初到巴西上厕时,却遇上一个C(葡语Cavalheiro即英语Gentleman)字。这里用一个穿西服的男性全身图像表“男厕”,一个穿裙子的女性全身图像表“女厕”,比之有些地方用一个短发头像(表男)和长发头像(表女)更清晰些,何况有些男性爱留长发呢。国际符号的流行,同六十年代以来旅游成风不无关系,这样,连杜登(Duden)的图解词典也不能不附上一页图表了。
  坐在休息厅里东张西望,忽见一个新的符号标志:这个标志牌悬挂在一副桌椅的上空,一捉摸,原来这里左方的↓表示下面的专门柜台,它是供客人“?”(=询问)的,它解答你的疑难(倒置的感叹符号,也有人认为,这一符号是Information的简写)。右边有个“国际术语”,即“问讯(处)”之意。
  Information是现代通用的国际化术语,汉语有一大堆等义词,因语境不同而分别使用:
  
  通知,报告,消息,情报,问讯,资料,见闻,信息。近来报刊上常见的“信息”,就是information。“信息”一词源出“信息论”,一九四九年申农(C.E.Shannon)发表他的理论时,用了“TheoryofCommunication”这样的称呼。近年“信息论(学)”一词也使用一个新字Informatique——例如我此刻要去参加的第十届国际控制论会议,是在比利时一个大学的“信息学院”(法文lnstitutd’Informatique)举行的。
分享:
 
摘自:读书 1984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