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半路夫妻闹洞房


□ 梁洪涛

  凹窝儿村的陈结巴是个木匠,在他40岁这年时来运转,即将结束打了半辈子的光棍生涯,“嫁”到本村寡妇姚春花家。
  姚春花是个苦命的女人,丈夫不学好,嗜赌如命。把家里的钱输光后,就去外面借,借不到了又去抢。结果在一次抢劫时杀了人,把自己的命也赔上了。丈夫去世后,留给姚春花一屁股债,还有一个7岁的儿子和一个瘫痪在床的婆婆。
  姚春花今年不到四十岁,风韵犹存。村里光棍汉不少,却没有人肯接受她。因为,她嫁人的条件比较苛刻——嫁一带二,也就是带着儿子和婆婆一块出嫁。儿子不算什么,无法接受的是她婆婆。长年不断药的一个瘫子,还不把人拖累死?
  唯有陈结巴不这样看。许是因为父母早亡,一个人孤苦怕了,他觉得“嫁一带二”是件非常合算的事。娶媳妇,连儿子和老妈也都有了,多好啊!所以,当有人把姚春花介绍给他时,他立马就答应了。而且还情愿倒插门,“嫁”到姚春花家。反正是一个人,在哪里过不是一个样?
  两人一商量,把婚期定在了农历六月初六,六六大顺嘛。定下日子,一家人开始忙活起来。陈结巴粉刷屋子,姚春花拆洗被褥,婆婆剪福字、喜字,儿子小虎往门上贴。婆婆腿脚不中用,手却巧得很,不但会剪纸,还会做各种小饰物。
  穷人家办喜事简单,没钱摆酒席,也就是图个喜庆热闹。六月初六这天,陈结巴早早点燃了鞭炮,姚春花则备好了瓜子糖块。但是一整天,也没有几个人来看热闹。儿子小虎去外面打探情况,不一会儿跑回来说,今天村子里可热闹了,还有6对青年人结婚呢。
  陈结巴一听,尴尬地说:“难怪没人来呢,原来是‘撞婚’了。可咱这中年人的婚礼,哪比得了小青年有吸引力呀。”姚春花说:“白天没人来就算了,反正咱也没办酒席。可是,晚上没人来闹洞房怎么办?”
  原来当地有个风俗,不管谁家结婚办喜事,闹洞房的人越多,闹得越热闹,婚后的日子就越红火、越幸福。虽然人们明知道这是迷信,但谁家办喜事也都盼着闹洞房的挤破门框,就是图个吉利,图个热闹!
  陈结巴和姚春花也不例外,也盼着有人闹洞房,也盼着婚后日子红火、幸福。然而现实残酷无情,晚上比白天还冷清,一个人也不见来。两人坐在洞房里,你看看我,我瞅瞅你,正觉难堪之际,忽然听见小虎在院子里喊起来:“不好了,我的东西被偷了,快来抓小偷啊!”
  小虎的嗓音很清亮,在夜空里传出很远。乡亲们一听说有小偷,纷纷从家里跑出来。来到姚春花家一看,只见小虎一丝不挂地站在院子里,一只手拿着一把扇子,分别遮住前面和屁股,样子非常滑稽。人们问小虎:“小虎,你这是做什么,到底什么东西被偷了?”小虎一脸委屈地说:“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裤子被偷了,要不我会这样站在这里呀。”人们笑起来,原来是虚惊一场。有人逗小虎:“你的裤子丢了不稀奇,还有别人丢裤子吗?比如洞房里。”
  此时,陈结巴和姚春花早从屋里走出来,笑着接口道:“我们还没睡觉呢,怎么会丢裤子。”有人打趣道:“你们就是丢了裤子也不会声张,更不敢像小虎一样用扇子遮住前后,站在院子里大喊大叫呀。”众人哄笑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