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白木刻的纯粹语言空间及艺术生命力


□ 何 军

内容摘要:本文从创作实践入题,分析黑白木刻的纯粹语言空间与其画面内容空间的差异,并探寻黑白木刻纯粹语言空间的成因及其与创作者情感的关联,论述由此而生发的艺术生命力在黑白木刻作品中的意义与价值。
关键词:黑白木刻语言空间艺术生命力

我们在欣赏一幅黑白木刻作品时,通常会发现这种情况,有些作品虽然其画面的透视三维空间感很强,但整体的黑白关系却多少还存在剪纸的二维平面的味道。究其原因,有两个层面的问题:一是画面内容空间的问题;二是画面形式语言空间的问题。前者可以运用透视来解决,而后者则需要创作者在透视基础上对形式语言的空间进行探索和挖掘。黑白木刻的形式语言,即黑白木刻的纯粹语言,是指在黑白木刻的独特制作方法中所形成的艺术语言,即人们熟知的刀味、刀痕。探究挖掘黑白木刻中刀味、刀痕自身所独有的空间就是本文所要论述的黑白木刻的纯粹语言空间。
黑白木刻的纯粹语言空间,即刀味、刀痕自身所独有的空间感是创作者在同一块版面上,在其思维情感的支配作用下,进行创作与再创作数遍的结果,是创作思维过程的完整记录,是“创作木刻”与“复制木刻”的实质区别,真正体现了以刀代笔的完整创作过程。因为这种过程完全在创作者的思维情感控制之中,因而创作者的思维情感就是其作品的艺术生命力。
具体说来,创作一幅黑白木刻作品,大体有两种方法:即“胸有成竹”与“胸无成竹”。第一种方法“胸有成竹”,是先构思、画草图、定稿,然后刻版、印制、完成。创作的主要阶段是在构思与画稿上,刻版与印制可以说是对画稿复制的结果。由于刻与画的本质差别,在刻版上会出现游离画稿具体细节的情况发生,但整体的构思、总的画稿是不会变的,因而在刻版时可以一气呵成,刻一遍就结束。此种方法是创作黑白木刻作品过程中最正统、最基本的方法,即众所周知的“绘”、“刻”、“印”方法。此方法是初学木刻者的必经之法,也是理性、严谨的木刻创作者经常喜欢运用的方法。此法的优点是作品创作的成功率高,因为刻制是在构思、画稿几乎完美的阶段与状态下进行的;其缺点是刻制总是亦步亦趋地按既定的构思、画稿进行,刻制过程中的创作因素少,即灵活机动、随机应变、出奇制胜、意料之外的创造性、活跃性思维少,而程序、复制的因素多。
第二种创作方法“胸无成竹”是与第一种“胸有成竹”的创作方法截然相反的方法,它的创作过程是在作品的构思和草图相当朦胧、模糊、甚至是似有还无的阶段与状态下进行的,其刻制过程就是创作过程。创作方式不再是传统的“绘”、“刻”、“印”三步走的创作方法,而是只采用“刻”与“印”二步完成的创作方法,但此处的“刻”是与构思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换言之,是“绘”,即构思与“刻”不再是先后统领关系,而是相辅相成的以刀代笔的创作方式。此种创作方式是理性与感性、天赋与实力、修养与技能、严谨与情绪的结合,是创作者综合能力的体现。此种创作方式的优点是创作思维贯穿于刻制过程的始终,画面处处彰显绝处逢生、有惊无险、意想不到的新奇与动态的鲜活感;其缺点是创作者经常在刻制中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即画面感觉未完,又不知该如何下刀,这时需要创作者改变思路,从另一角度或更大的范畴去思考,因而刻刻停停、想想刻刻,创作时间长。此种创作方式不适合于木刻初学者,但它却是成熟的木刻创作者挖掘自身创作潜力、探索艺术语言的一种很好的学习与试验方法。此种方法创造出的木刻作品虽有时会产生意犹未尽之感,但却常常回味无穷。
前文提到的黑白木刻的纯粹语言空间就是按此方法创造出来的,它是创作者用刀在木版上一遍遍地刻过,去捕捉表现自己脑海中稍纵即逝的感觉,但每一次刻画出来的痕迹又都与脑海中的感觉有偏颇,因为刻刀的痕迹具体、实在、细微、简约,且刻制需以渐进的方式完成;而脑海中的感觉则是抽象无形、恍惚不定、聚散无常、变幻丰富、来去突然的,用刻刀捕捉和表达脑海中的感觉,犹如一种捕风捉影的折磨并夹杂着刺激、兴奋与快乐的痛苦。在刻制过程中,头脑中的感觉时而清晰、时而麻木,感情时而高昂、时而低沉,刻刀在木版上也时而顺畅、时而滞涩,甚至“语不达意”、“言不由衷”,种种感受尽注刀间,每一刀呈现一个形象,每一刀呈现一个感觉,每一刀又都是对前一刀或前一个画面的否定,每一次否定其实都是情感、感觉的捕捉与表达离终极感、真实感越来越近的过程。画面就是在一刀刀的否定中建立起来的。画面中刀痕的一次次刻过,像树木的年轮、长者的皱纹,每一道都是一个故事、一次感动,层层堆积,不甚好看,但却沧桑、厚重,让人敬畏。画面就是在此不断复加、堆积中体现了创作者的精神、作品的艺术生命力以及淋漓遒劲的木刻纯粹艺术语言和饱满、浑厚的立体空间感。此种空间感不仅仅是画面中角刀、圆刀、平刀、斜刀等各种刀痕的大小、参差、错落的不同物质层面的显现,更是创作者情感的一次次捕捉、追寻与表达精神层面的显现。黑白木刻作品的艺术生命力就是创作者此种情感在精神层面显现的结果。但创作者不同,其情感的视角亦不同:有的体现了创作者的社会责任感;有的体现了创作者对其内心世界敏感且又细腻的品味;有的体现了创作者对文化的思考;有的体现了创作者对生命的解读与感悟等,凡此种种都是借黑白木刻独特的艺术语言得以实现的。黑白木刻的独特艺术语言是作品的载体、手段、过程,而创作者的种种情感才是其作品的意义、目的与灵魂所在。若在一幅黑白木刻作品中失去了创作者的情感,那么此作品势必如麻木不仁的行尸走肉,因而,有艺术生命力的黑白木刻作品是创作者用“心”刻制的结果,若非如此,黑白木刻作品的创作过程将仅是一种耗时费力的体力劳动。虽然创作者的耐心度(耐心不等于用心)、技法的纯熟度、画面语言的成熟度及其复杂丰富性,都是创作出一件成功的黑白木刻作品所必要的前提与基础,但若仅凭这些而缺少创作者的情感与“用心”,那么此黑白木刻作品将减损甚至失去它应有的价值与意义。
黑白木刻的纯粹语言空间是可以摆脱具体的造型而存在的,其艺术生命力不单体现在视觉上,更体现在心理感受上,此种心理感受不仅是创作者的,也是观赏者的,但是,观赏者的心理感受不一定是所有观者的共识,也不一定与创作者的感觉同一,或许它仅是见仁见智的观者心理再创作的结果。

参考文献:
①谭权书:《木刻教程新编》,中国青年出版社,北京,2002。/ ②周建夫:《木刻技法分析》,漓江出版社,1986。/ ③张广慧:《木版画工作室》,湖北美术出版社,武汉,1999。/④朱良志,《中国艺术的生命精神》,安徽教育出版社,合肥,1998。

何军 吉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