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寿星


□ 张建平
寿星
作者:张建平



  有研究说人是从鱼变来的,我一直不信。人和鱼,这怎么可能?但养了寿星后,我信了。
  
  称王
  
  寿星是我养的一条鱼。为什么叫寿星?人们饲养热带鱼的名字大都是根据形状和色彩叫的。比如寿星,它的学名我无从考证,只因它长了一个大奔儿头———额头隆起,就像年画上的老寿星,所以人们叫它寿星(注)。
  那时家里装修要逛家具城,家具城旁边是鱼市,于是逛鱼市,被人“忽悠”买了鱼缸。朋友见了说正好,我有两条寿星,老打架,给你一条。这真是天上掉馅饼,我连忙说好好好。
  这是一条通体红色的寿星,像朱顶红开花时特讨人喜欢的那种艳红,小孩巴掌大小,背部的鱼鳍半透明,从额头起一直快到鱼尾,向后倾张扬着,像一缕轻纱在水中飘逸。两只黑亮亮的眼睛滴溜滴溜地左顾右盼,又总像在看着你。
  寿星生性活泼好动,对这个新世界充满好奇。一会儿哧溜游到这,一会儿哧溜游到那;一会儿沿缸底四周转圈,像找寻什么;一会儿冲到水面,又突然翻转身体,在尾巴露出水面的瞬间猛地一抖,使水花四溅……它的嗅觉异常灵敏。我的缸长120厘米,高70,把小鱼放进缸的左上角,它立刻就从缸的右下角箭一般地蹿了过来,一口一条,直到把嘴塞满。后来,每当我端着盛有鱼食的小盆走近鱼缸时,寿星就会高兴地朝我摇头摆尾;我若不拿鱼食过去,它就盯着我看,然后悻悻离去。寿星是如此聪明,隔着鱼缸,它就能作出判断,靠嗅觉、色彩还是记忆?或是对人的一种感应?我不得而知。
  偌大的鱼缸里只有一条寿星,空荡荡的。夫人起了恻隐之心,说,没伴会孤独,给它找个伴吧。我忘记了朋友的警告,养单不养双,到鱼市买了条同样大小、颜色略深的寿星。
  没想到一场龙虎斗就此拉开了序幕。
  深色的寿星一放进缸,老的寿星就发现了。它一改平常活泼可爱的模样,冲上去照着它的同伴就是一阵乱咬。
  深色的寿星变得惊慌失措。但一会儿,它缓过神儿来,判断出对手的实力后,便掉头开始反击。
  它们头对头,嘴对嘴,鳃炸开,鳍竖立,如同斗鸡似的对峙着。
  买鱼人说这是一条雌性的寿星,但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莫非原来的这条也是雌性?
  鱼缸的中部成了它们自己划定的“三八线”,它们对空间距离的测算惊人地准确。两条寿星各霸一方,谁也不越雷池半步。
  终于,虎视眈眈的对峙演变成一场厮杀。也看不清是谁先发动了进攻。就在“三八线”上,它们的嘴和嘴交错地咬合在一起。它们都拼尽全力,死死咬住对方的嘴,还不时扭动着身躯,就像一场激烈的拔河比赛,你进一点,我退一点,我进一点,你又退一点,谁也不让谁半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