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复刻\爱情与经典3.0种种


□ 苏惠昭

  书店,不论实体或虚拟的,完完全全是一个社会的缩影,但也不只是缩影而已,它也预示了某种集体的不安,而且能够把濒危的理想重新安放在某个位置,让人去发现与反思。书店承载了人的故事以及人的思考,是最没有力量,却也是最有力量的场所。
  书也如浪潮来来去去,生生死死,多数不留痕迹,但有一些书死而复生,因为有了“复刻版”。
  “复刻”,用维基百科的定义,指已经绝版的,或者曾经畅销的作品,或者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产品,在一段时间停版之后又重新出版,内容是模拟的,甚至一模一样的。复刻香水、复刻手表、复刻唱片、复刻手提包……这是一个复刻流行的年代。
  “复刻”其实多为“新版”,但以“复刻”为名,因为多了历史重量的灌注,意义更深沉。
  五月,五月天《下课后,怪兽家晚点名》以“荣耀复刻版”重现,它与初版时隔不过五年,相对于奔腾向前的时光,五年说短也不短,五年后的五月天仍旧牢牢霸占“天团”的位置,用更多的痛快摇滚,更多像控诉之诗一般的歌词,吸住一整个世代,同时完成某种心灵的改造工程。聂永真的视觉设计与五月天的风格,仿佛两造天生就该绑在一起。
  而聂永真《Fw:永真急制》也在绝版九年之后“复刻”。
  聂永真,台湾“最有流行感的平面设计师”,有人说他一个人包下了唱片视觉设计的半壁江山,他设计的书封,总是有魅力到让人对文字移情别恋。九年前,他不过是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小子,新新闻出版了他的毕业制作“社会咪咪档案”:《永真急制》,不过才印1500册,可这1500册的力量却发挥到极致,成为设计界的传奇。九年后自转星球以“谁没有过去?”重新定位“复刻”的《永真急制》。如果两年前的《RE:没有代表作》宣告聂永真的进步与自信,九年后以全新装祯再现的《永真急制》则永远留住了出发时刻的纯白与青涩。
  
  旧书。旧情。旧物。旧日时光。站在“当下”这个浮浮沉沉的点上左右张望,在变动或早已经甚少变动的“现在”,作家对于涌出的昨日记忆,总是有挖掘不尽的幽微细节。
  小说家苏伟贞的散文集《租书店的女儿》,写她私藏的台南府城记忆——是缘由于她如今又回到了这个城市教书、居住?“有些故事是这样开始的,没有任何作用,不教会关于成长修行喜悦痛苦等等,比较像另一个生命依着你内在活出另一个样子”,就是这样的情绪,这样的记忆,一个租书店的女儿,文字的炼金师,开始了多种层次的时光旅行,眷村故事、文友情谊、校园生活、旧址琐忆、生活风景……
  张曼娟的《那些美好时光》是她在联合报专栏“未成年事务所”的结集。那个专栏,她设定了一个倾诉对象“阿靖”,对着阿靖写下那些她深深记得的,对她微笑的脸孔,深遂抒情的眼眸、全心全意的拥抱,以及安慰、鼓励、信任过她的人。所有的美好都短暂,却也因为短暂而美好。记住美好,足以挽救失速的坠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香两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香两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